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黃 03

※測驗→今天為周黃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擁抱②冷冷的吻③沒有更好的藉口了嗎

※我覺得平常太膩歪了該平衡一下

※總之已經在交往了

 

  他記得很清楚,那一年是藍雨主辦的全明星賽。

 

  那一天黃少天特地在曉川場館裡待得很晚,直到連最後一絲被粉絲撞見的可能性也散去,才踱著慢吞吞的步伐獨自一人走出這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一走出大門,就看見一個全身緊緊包著厚重衣物連臉都矇了起來,行跡十分可疑的人站在屋簷陰影處等他。他心中警鈴大響,正想呼喊保全,對方便一個抬手拉下口罩阻止了他。哟,仔細一看,這可不是周澤楷嗎。黃少天好氣又好笑,瞧這穿得跟要去搶劫似的。

  難得沒有出聲嘲諷,光是周澤楷出現在這裡,他就足夠了解對方究竟想表達什麼。或許有些兒女情長了,但不能說他不感動。

 

  於是他只是抹了下鼻子,擺出自認最帥氣的角度說:「走,哥帶你逛藍雨去。」

  周澤楷點點頭,手很自然的牽了上去,黃少天猶豫了下,稍微把對方再握緊了些。

 

  於是他們就在這個夜深人靜,渺無人煙的詭異時間點,牽著手沿著藍雨的場館外圍慢慢的走。

  一向聒噪成性的黃少天居然超過五分鐘沒說話,傳出去給別人知道的話,或許都能上電競之家頭條了。周澤楷也沒表現出任何疑惑的意思,只是盡可能的放慢自己的腳速,配合黃少天幾乎可算是停滯的步伐。

  他多希望要是時間能就此凍結,該有多好。

 

  最後還是黃少天歎了口氣,打破了凝滯的寂靜:「哎,果然不說話就難受,這樣不符合本少的風格。」

  周澤楷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作聲。

  「事情就是在QQ上跟你說過的一樣啦,基本上不會改了──喏,不過今天又瘋瘋狂狂的鬧了一場倒是滿爽的。這是第二次跟你在賽場上打配合對吧?第一次──呸呸呸,我揭我自己瘡疤做什麼。不過這次倒是挺成功的啊你說是吧,平常PK沒白打了看對面那群被殺的人仰馬翻真是痛快!」黃少天笑了幾下,隨後又噤了聲,眼裏露出有些懷念的神情。

  「說真的,這時候有你在真好。」他說。

 

  於是周澤楷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過一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黃少天,緊緊抱在懷裡。

  「哎我說,好好一個大男人你怎麼這麼膩歪啊,哎──」

  「冷。」

  面對對方吐出的理由,黃少天有些無奈,「從北方來的好意思說G市的冬天冷你能找個靠譜點的藉口嗎能嗎能嗎不過既然是非常時刻本少就大發慈悲很好心的不跟你計較了。」他閉上了嘴,沒有說破其實周澤楷這個舉動,受惠者當然是他。

  即使不能和S市比,但夜晚的溫度依舊滿是涼意的。於是黃少天在對方將凍得有些冰涼的嘴唇湊上來時,報復性的咬了回去,他們分開時周澤楷露出有些受傷的眼神,他則咧出小小的虎牙得逞似的笑。

  黃少天看著他,黑得深邃的眼睛映出自己的身影,突然覺得也沒什麼好遺憾了。我把最光榮的歲月都留給了你,所以映在你眼中的我永遠都會是最好的。

  他把臉埋在周澤楷的肩上,喃喃說了幾個字。

 

  周澤楷記得很清楚,那是從來都嫌太過矯情不肯拉下臉的黃少天第一次切切實實的說,他喜歡他。那一年他們繞著藍雨的場館慢慢的走,黃少天難得不說話,而他努力擠出的每個字眼,都是滿滿的愛意。分別時他對他說,下次比賽上見。他吻了他輕聲說好,覺得整個世界都被他捧在手心裡。那一年是藍雨主辦的全明星賽,也是黃少天的最後一個賽季。

评论
热度(22)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