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アイナナ] 段子們

CP很雜,請見前面的TAG自行避雷。

內含989/25/9109/樂紡/41/49



Adventure(冒險) #989 #大家一起來演暮●之城吧paro

「哦,所以你是個吸血鬼。」天饒富興味的說道。日光下的八乙女樂微微散發著光芒,令那張本身就相當有侵略性的臉愈發耀眼,而他撇過頭,深怕刺傷眼前的人似的。

「你不驚訝?還是早就知道了?」

「七成吧。知道你大概不是人類,但不是很肯定到底是什麼……這年頭說是外星人都比吸血鬼可信點。」

樂聞言微微皺起眉頭,不是很意外--他一向知道這個奇怪的人類相當聰明:「既然知道你還來招惹我?」

「這不是很有趣嗎。既然你喜歡我,我也對你挺有興趣的,為什麼不處著試試?」

樂原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肌膚在陽光下更顯蒼白,淡色眼眸危險的瞇起:「臭小鬼,你可別太自作多情。像你這種普通的人類隨隨便便就會死去,根本不值一提……」

天卻笑了出來,「這時候聽你喊小鬼倒是意外挺順耳的,老頭。如果你辦得到的話就試試?嗯?」

他欺上前去咬樂的唇。鋪天蓋地的血腥味令人目眩神迷。

 

 

Crime(背德) #25 #アイナナ學園

來,飲下這鮮血,墮入甜美的黑暗吧。

壯五著迷的捧著對方低垂的手指,眼神朦朧,指尖被它的主人用小刀割了一小口子,血珠汨汨冒出,看上去是那麼的誘人。

保健室醫生低聲笑了笑,「別忍了,喝吧。」

只消飲下這鮮血變會淪為黑暗力量的俘虜,而眼前這名清秀的青年,便是最完美的獵物。

壯五吞了下唾沫,發出難耐渴望的嗚咽。舌尖輕顫著消弭了最後的距離,人類體溫的溫度,連同鮮血的味道瞬間侵蝕了他的意識--

 

「卡。等等,ソウ,別真的咬下去啊。」

「嗚哇哇哇對、對不起……」壯五頓時慌張起來,「大和さん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怎麼可能有,不過是血漿啦。沒事沒事,你演得很好,就是這劇本……到底是哪個混蛋改成這樣的啊?」

 

_人人人人人人_

>  六彌ナギ <

 ̄Y^Y^Y^Y^Y ̄

 

 

Death(死亡) #IDOLiSH7

自家LEADER演的偵探劇即將在下週播出大結局,為此拜託了經紀人請務必將所有行程排開,全員到齊團團坐在客廳前嚴肅的看著電視--雖然當事人好像很想逃走的樣子。

「自己看很丟臉的啊放過我吧?!」「環くん,交給你了,一個國王布丁!」「好喔--」

然而在播放片尾曲的時候已經哭成了一遍。當事人一臉「你們看吧」,然後被哭哭啼啼的七瀨陸抱住糊了一臉鼻涕眼淚。

「大和さん不要死--!」

「我沒死啦!喂!沒死啦!」

 

 

Future Fic(未來) #109

十龍之介一直是個挺踏實的人。

中學時候他曾經喜歡過同桌的女孩,年紀尚輕或許不懂什麼是愛,但確實度過了一段青澀快樂的時光。那時候他總想著幾歲要和這名女孩步入禮堂,幾歲要生孩子,幾歲繼承家業從此安然度過一生。後來那名女孩轉學了,輕易的斷了聯絡,家裏也發生巨變,他才驚覺世界總不如自己想像的平順。

而他的人生似乎至此就脫了軌--畢竟當偶像,和跟九条天談戀愛這件事,從來就不在他的未來藍圖之中。

對此,天只是淡然表示,有天去國外拍外景還什麼的就順便把證給領了吧。

他覺得這念頭實在有些太過瘋狂,然後,乖順的應了聲哦。

 

 

Horror(驚慄) #25

請試著具體形容下逢坂壯五的性格。

「啊,該怎麼說呢,有次和あ兄さん一起做下酒菜的時候,大概是因為緊張吧總之ソウ把原本約定好『這次一定會節制!』的辣醬不小心碰倒了,半瓶都進了鍋裏。那傢伙是真的很誠心的在慌忙道歉,但瞥了眼又默默覺得好像有點開心有點慶幸,同時不禁覺得有著這樣想法的自己很讓人羞恥,想著想著便越來越愧疚了,最後得出了『那麼我只能一個人把這些吃下去了』的結論,認真得相當可怕。不過要我說的話……回想那地獄場景,還真是第一次不想這麼看懂他。」

 

 

Suspense(懸念) #9109 #假設樂是個純正的24K直男

「說起來,」有一天八乙女樂終於恍然大悟,頓時對人生充滿懷疑,「你什麼時候跟龍在一起的?」

「嗯……你猜?龍你閉嘴,不准說。」天端詳著手上廠商送來的蛋糕,認真考慮著要不要現場吃掉它。

「哦。」龍之介乖乖的閉嘴了。

樂挑起半邊眉努力思考這兩個人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不對勁的,「我沒參加的那部電視劇?」

「不對,更之前。」

「去英國拍宣傳照的時候?」

「當然不是,不過那時候正好撞到情人節挺浪漫的。」

「怎麼可能?!」樂震驚了,「在我們錄上一首單曲之前?!」

「呵……你猜啊。龍,你吃草莓嗎?」天用叉子挑起蛋糕上的草莓,笑著遞到人嘴邊。

龍之介雖然對甜食沒特別愛好但還是從善如流的吞下了,露出並不會在宣傳照上見到的溫柔笑顏,「謝謝,天,你真好。」

八乙女樂此時此刻只想殺了他的兩名隊友。

 

 

Tragedy(悲劇) #樂紡 #結婚生子 #9109

八乙女樂原以為自己人生淒慘的巔峰已在經過告白完對方第一句就回答你是個好人(「呃、不是,我的意思是樂さん真的是個很好的人,真的真的很好,好到我怕自己配不上……嗚哇哇哇我到底在講什麼……」),和去對方家提親後(「小鳥遊さん……不,爸爸,請將您的女兒……」「你剛剛說什麼?」)達到頂點,後來好不容易抱得美人歸,生了個漂亮的小公主後再也沒有遺憾,卻沒想到有生之年再度受到了無與倫比的打擊。

隨著年齡增長面孔愈發標緻的女孩抱著爸爸,用著軟軟的童音說:「我長大想跟……龍叔叔結婚!」

晴天霹靂。這種時候不是都該說長大想跟爸爸結婚的嗎。而且妳會被天打死的。

八乙女樂的心中百感交集,最後只好跑去跟孩子的媽哭訴,他頓時理解了當年小鳥遊音晴一副想把他沖進馬桶的心情。

 

紡:??????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41

和泉一織在夢裏見到了小小的四葉環。

身高甚至還不到自己的腰際,小手晃了晃很自然的搭上了他的褲管,抬頭睜著水色的眼睛十分無辜的看著自己,綿軟的童音開口叫道:「大哥哥。」

他感到胸口一陣疼痛。或許是因為男孩似乎許久沒有修剪的亂翹長髮,也或許是因為對方穿著明顯不知從何繼承而來的舊衣裳,破爛的補丁好似他在家政課上因為環要死不活的拜託才心軟幫他完成的作業,一塊一塊讓他的心逐漸剝落。

他下意識的放軟聲調,「大哥哥帶你去買國王布丁好不好?」

男孩開心的點點頭,眼神閃閃發亮,隨後便緊緊抱著他不放。他牽起環的手,想起很久以前這個人似乎對他說過,人終究都會離開的,所以只能盡可能的抓住那些稍縱即逝的好。

想要一輩子留住那雙眼瞳裏的星光,是否只要不放手就好了呢,和泉一織如此想道。

 

 

#49

「啊。」

「啊,是てんてん。」

雖然有些意外,九条天依然迅速的收回了驚訝的表情,頷首打了招呼:「午安,四葉環。」

「てんてん也來排國王布丁的新口味嗎。」環似乎很高興,一掃平時總是有些慵懶的模樣,相當積極的和他聊了起來。

天咳了一聲,點點頭算是默認。想想也是,畢竟是這種場合,這孩子怎麼可能缺席呢。國王布丁新品發表--正確來說是國王布丁和一家同樣具有高知名度的甜品店合作,推出了新的限定下午茶套餐。消息甫一公開,便吸引了大量兩方支持者(主要客群是少女們)的關注。身為甜食愛好者的天算了算日子,開賣的那天正好休息,反正也沒什麼特別的事要做,便戴上了鴨舌帽和口罩,默默加入隊伍之中。

只是他沒想到,眼前這個遠近馳名的布丁愛好者穿著竟如此隨性--還真是只隨便戴了頂帽子便直接過來了,沒看到四周的眼神很刺眼嗎。少年得天獨厚的身高在隊伍之中本來就顯眼,隨性戴著的變裝道具倒是增添了不少青春氣息,讓總是和四葉環在電視台才會相見的天,此刻確實感受到對方是名現役高中生的事實。

環像是渾然不覺周圍少女們灼熱的視線,還在開心的繼續話題:「原來てんてん也喜歡國王布丁嗎?早說的話上次就可以多分你一個……」

雖然單獨交流的機會不多,但深諳少年脾氣的天仍然小小驚訝了一下。他含蓄的點了點頭,「味道是挺不錯的。」

好不容易找到同好(?)就這麼開心嗎。天看著眼睛一亮的環,有些失笑,大概懂了十龍之介在合作過後,對於環「就像弟弟一樣呢」的評價。

「四葉環。」

「嗯?」

「你,低下頭。」

若是平常肯定會直率的拒絕如此莫名其妙的要求吧。而此時環卻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乖乖垂下了頭。像隻大狗一樣,天心想。

天從背包裡拿出原先備用的墨鏡幫他戴上,沒忍住朝那看起來很柔順的水色腦袋拍了兩下。

「下次注意些。」天淡漠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環卻有些覺得心癢癢的。啊,原來這個人是在關心他。

 

 

#25 #黑道PARO #設定見圖→ https://images.plurk.com/CeDPQIhuWluT2JYJgnYP.jpg

「ソウ,你睡了嗎?」

話語落下的同時傳來紙門被拉開的聲音,壯五有些好笑的看著來人:「您這不是問好玩的嗎。」

「我這不是看你房間燈還亮著嘛。」男人似乎毫無愧疚之意,樂呵呵的說道。

「還未到就寢時間,正等著您開完會呢……會議還順利嗎?」

「當然不順利啦,你也知道那群人都什麼德性。老的囉哩吧唆,小的吵成一團,哥哥心好累啊只想趕快溜回房間休息--現正急需ソウ的溫暖撫慰一下我受傷的心靈。」

壯五一臉「又來了」輕輕歎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微笑道:「大和さん。」

「嗯?真的嗎?我只是隨口說說的喔?」嘴上這麼說著,人倒是迅速躺下就定位給自己的腦袋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發出滿足的喟嘆:「啊,人間至福。太奢侈了。」

「您太誇張了。」壯五有些侷促,「畢竟我沒能幫得上什麼忙……只是交涉的話,我倒是挺有自信的,只要大和さん肯讓我去的話。」

「你以前用的那套規矩在我們這行不通的。」大和立刻否決,「再說,我可捨不得讓你去淌那種混水,這點無聊的苦活還是我來吧。」

壯五頗為為難的說道:「但沒事做的話總感覺特別不好意思……」

「你能管管那些成天吵吵鬧鬧的小子們就幫大忙了,ミツ根本管不動他們,只會跟著一起鬧而已。」

壯五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笑了出來,「大和さん真是個溫柔的人。」

「啊?你哪隻眼睛看到的?」

「兩隻眼睛都看到了。」

「哎你這個人真是……算了,這樣也挺好的。」

「我也覺得挺好的。」他溫柔梳理著男人的髮絲,好似在對待著什麼貓科寵物,而不是傳聞中令人聞風喪膽的黑道頭頭,「您累了,好好睡吧。」

「嗯,晚安,明天記得陪我喝酒……」大和困倦的聲音愈發微弱,這是他少數可以安穩入睡的地方。

「晚安,大和さん。」他悄聲道。

评论
热度(34)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