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黄/叶蓝] CWT36无料配布(SEX PISTOLS PARO)

非常感謝大家來場索取!這邊直接放上完整版內文٩(ˊᗜˋ*)و


注意事項↓

.SEX PISTOLS PARO

 原作中譯野性類戀人/狂野情人(by寿たらこ)

 相關背景設定可見WIKI說明→ http://goo.gl/qGrB2k


.私設無數,內含生子情節,請確認可以接受再繼續閱讀


.周澤楷→黑豹(貓又重種)

 黃少天→阿拉斯加雪橇犬(犬神人中間種)

 葉修→美洲獅(貓又重種)

 藍河→哈士奇+博美混血(犬神人輕種/隔代遺傳) 


.關於藍河的狗種設定比較少見,如果可以的話請上網搜尋下Pomsky,小小隻的非常可愛(*´˘`*)♡

 偶像是帥氣的類狼種大狗黃少!





[周黃ver.]


雖然老早答應退役之後幫周澤楷生個孩子,畢竟身為斑類的一員繁衍後代比什麼都還重要--但黃少天一直等到終於鼓起勇氣上網查了雄性懷孕的步驟之後,才真正覺得大事不妙。

……媽呀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他盯著眼前裝著懷蟲的小盒子有些絕望,內心刷滿了「趕快逃走唄就算現在跟周澤楷說不想生了他也肯定會體諒他的」和「認命吧黃少天你這樣還是頂天立地敢作敢當的男人嗎」之間的爭奪實況文字泡,最後還是自暴自棄的想,道具買都買了還能怎樣。

其實把懷蟲放入後穴中養六個小時形成假子宮還不是最令黃少天卻步的地方,不過就是要克服對養蟲的心理障礙,前置清理動作麻煩了些然後得忍幾個鐘頭不能上廁所,再接著就,啪啪啪,真沒什麼大不了。

但問題!就是!他顫抖著拿出和懷蟲一同購買的另一個小盒子,裏頭裝的是外型最簡單粗暴一目了然的情趣用品,一根粗大的假陽具。雖然和周澤楷的尺寸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但黃少天一想到自己得把這東西放進後穴裏好幾天,將後穴擴張成適合假子宮生長的環境,就覺得頭皮都在發麻。

緊閉的臥室外傳來幾聲敲門聲,嚇得正在專心思考人生大事的黃少天差點整個人跳起來:「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周澤楷我不是叫你不要進來嗎我一個人妥妥的你別進來搗亂!」

夾了幾分明顯擔憂的嗓音依舊透過門縫溜了進來:「……黃少……」

好吧,要勉強一個無口多說幾個字實在太困難了,但黃少天還是能聽懂他那聲呼喚究竟代表什麼意思。雖說傳宗接代是第一要務,不過周澤楷從不會勉強黃少天去做任何他不想要做的事,只要開口拒絕,那麼這件事就妥妥一筆勾銷。

一想到對方那無以回報的體貼,黃少天便牙一咬心一橫,自己調了個容易將假陽具納入後方的姿勢,隨後便將玩具緩緩推進經過大量潤滑的甬道之中。

黃少天將臉埋在枕頭中發出小而悶的嗚咽,說真的將這粗大的外來物往腸道塞沒感覺絕對是假的,但人工製造的東西畢竟比不上真人的熱度和尺寸,自己一點一點的推進也能控制侵入的速度和深度,雖說有些不適但終歸無法帶來真正與人做愛同樣的刺激。

好不容易將整根性具納入之後他趴在床上一邊平復著呼吸一邊放空自己的腦袋,結果一靜下來黃少天便絕望的發現,臥槽,好不容易搞定了後面結果前面怎樣也不肯安份。

都到了這個地步還得自己弄好像有點悲哀的過分,反正後穴都塞了根東西了黃少天也早已自暴自棄的將羞恥心從裝備上卸除,想了想便朝門口喊:「喂周澤楷,你還在外面吧。沒事就進來。」

門鎖立刻傳來轉動的聲音,幾乎是快步衝進來的周澤楷帥氣的臉龐上充滿焦慮,結果一踏進房裏就看見黃少天慵懶的躺在床上朝他勾手,一瞬間還有些發怔。

「看什麼看老子全身上下還有你沒看過的地方嗎。」黃少天哼了聲,指了指自己已經半硬的小兄弟:「過來,幫本少解決一下……我警告你別進來啊,不然你就別想抱孩子了。」

 

 ×  ×  ×

 

等到外人終於被允許放行進病房時,藍雨一行人興沖沖的揪了團,雷厲風行的先去了嬰兒用品店一趟,老闆看到將近十個大男人在店裏嘰嘰喳喳的討論那個粉的好還是藍的好,嚇都嚇傻了。

「哎不對。」終於有人發現了問題,「黃少有說嬰兒是男的還女的嗎?」

「沒有啊!」

完了,完了,他們捧著一整籃的嬰兒用品開始發傻。接著很快又有人有了疑問:「我們是該買玩具骨頭還是逗貓棒啊?」

「聽黃少說周隊不是豹嗎!買逗貓棒成何體統啊!」

「你不懂!豹小時候不都長得跟小貓崽一樣嗎!都是貓科動物一家親別計較!」

「不對。」他們終究還是想起了很關鍵的問題:「……黃少有說遺傳了誰嗎?」

「……沒啊。」

「中間種的機會比較大吧?」

「可是也不能這樣講啊。」

「完了完了都快過會客時間啦你們速度點!」

最後還是喻文州出面解決了這個讓他們爭論許久的問題,他微笑著說:「那就都買吧,反正有備無患。」

小隊員們都震懾了,隊長出手果然就是霸氣不凡,土豪的手筆啊。

 

好不容易結束了採購他們又大包小包風風火火的加快速度往醫院奔,大陣仗走在醫院走廊上的回頭率是百分百,路人們頻頻側目這群看起來異常興奮的男人,還互相擠著眼警告對方說話千萬不可大聲嚇著小Baby,跟群幼稚的高中生似的。

緊張兮兮的敲了門之後,出來應門的一如所料是一臉靦腆的輪迴隊長。他似乎也被那人手一袋的辦手禮給嚇著了,拚命搖著手表示不能收下。不過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說,一點小心意你就收著吧,他們大概短年內都很難有這種幫嬰兒買用品的新奇體驗了。

好殘酷啊喻大大。

 

總之一群光棍正賊頭賊腦的圍在嬰兒床邊,也不管躺在床上的黃少天在一旁嚷嚷你們怎麼不關心病人啊你們到底是來幹嘛的啊你們知道我生得多辛苦嗎痛死了痛死了痛死了喂我警告你們這群獐頭鼠目的不准騷擾我兒子啊!

兒子。他們總算捕捉到了關鍵字。

好學生小盧立刻舉手發問:「黃少黃少,兩個小嬰兒都是男的嗎?」

「是是是。」黃少天不耐煩的說道,大概這幾天已經被問到煩了,但依然掩不去神情中的驕傲:「哎我跟你們說生這對雙胞胎可苦死我了,不過你看這兩個小帥哥基因優良長得多可愛鼻子多挺翹啊一看就是未來績優股,醫生護士看過都說讚還有人想直接訂下來當女婿哈哈哈!」

「我怎麼覺得黃少在拐著彎說自己帥。」有人小聲咕噥。

「怎麼看都是周隊的功勞更大吧。」

「還是雙胞胎,真行啊,嘖嘖……」

「你們在說啥?啊?說大聲一點大家一起同樂啊?」黃少天耳尖的捕捉到他們的竊竊私語,笑得很猙獰。

「沒沒沒,黃少你好好休息啊剛生完別動氣。」他們連忙陪笑道,不過還有一個問題八卦黨很想釐清:「偷偷問一下,兩個小帥哥的種族是……?」

「看一下就知道了吧……啊,現在是人類的樣子嗎?剛出生還不會控制,常常變來變去的。」還躺在床上當大爺的黃少天指揮親夫指揮得很順手:「喂周澤楷,你去。」

榮耀第一帥很順從的去了,蹲在嬰兒床邊那個笑得溫柔的模樣一看就是超級傻爸爸預備戶,讓他們看了好生感嘆,這種好男人怎麼就被黃少天這個話嘮給拐走了呢。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只見周澤楷輕輕搔了搔兩個兒子的下巴,還沒幾根毛的小嬰兒很快就變成了也還沒幾根毛的小狗。

兩個軟呼呼的小傢伙湊在一起輕舔著爸爸手指的可愛模樣十分輕易的便融化了眾人的心,一群大男人捧著自己的心肝覺得都化成了一地心水兒,想必要是霸圖的韓大隊長站在這裡的話也會為之動容。

 

沉浸在溫馨氣氛難以自拔的藍雨隊員們覺得自己面前真是有兩個小天使,直到他們未來的棟梁天真無邪的問了個問題:「既然是小狗的話就代表他們長大會像黃少吧?」

天啊。他們如夢初醒的從小天使的夢回過神來,冷汗直流。

「長大會像黃少也就是說……」

「又多了個話嘮……」

「不對不對不對,是兩個啊,雙重聲道……」

他們想像了一下1+2的黃少天音軌直播,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同時也覺得周澤楷未來的生活太不好了。

「壓力山大。」鄭軒為此下了相當完美的註解。

 

 





[葉藍ver.]


清晨時分,還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葉修在床上翻了個身,敏銳地感覺到了平時在身邊那股熟悉的味道消失了;不是以魂現狀態而是以人類的姿態醒了過來的葉修伸手摸上了一旁的被褥,感受到上方還有些許的熱度,表示平常睡這個位置的主人才剛離開不久。於是葉修輕輕地在床上翻了個身,不意外地看見枕邊人正站在臥室的一隅,頂著一頭顯然是因為剛睡醒而有些雜亂的短髮,身上還罩著自己的襯衫,衣襬隨著對方略微彎下腰的動作而上提,看似春光乍洩的一幕讓還躺在床上裝死的葉修差點兒沒忍住就要撲上去。

不過他還是忍住野性的本能了,深刻地覺得自己實在是新好男人代表怎麼小藍就老是要唾棄我呢的葉修大神一邊感嘆一邊在心中這麼安慰著自己──畢竟藍河現在所站的位置就在一張嬰兒床的前方,床上還躺著他們剛滿一歲的兒子,就算葉修再怎麼沒下限,也知道此時此刻千萬不能招惹母性本能全開的藍團長。於是他只能對著眼前美景乾瞪著眼,看著藍河伸出手指逗弄著剛睡醒的小傢伙,小小的手咿咿呀呀地在空中揮舞著,試圖捉住媽媽的手。

後來小傢伙不曉得是揮得累了還是怎麼了,突然間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藍河見狀便將孩子給抱了起來,安慰地輕拍他的背;處於幼年期的斑類通常沒有控制自己魂現的能力,葉修看著被藍河抱著還在啜泣的兒子頭上突然冒出了一對小小的獅子耳朵時,差點兒沒忍住笑意。好險還在專注哄著手中小獅子的藍河並沒有發現床上那頭大獅子的情緒起伏,不然葉修覺得自己說不準又得過上和母子兩人分房睡的日子了;這年頭當爸爸怎麼就這麼苦呢?在榮耀裡頭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結果所有點的技能擱在和兒子有關的一切面前通通都不管用,體驗到現實和網遊裡之間巨大差異的榮耀大神惆悵地險些就要點根菸來抽以排解內心的空虛寂寞和被忽略的寒冷了。

 

就在葉修胡思亂想過了幾分鐘後小傢伙終於停止了哭泣的BGM,讓原先背影看起來還有些兒緊繃的藍河也放鬆了下來,葉修看著他的側臉笑意盈盈地望著忽然間就冒出了耳朵和短短的鬍鬚的孩子,隨即在兒子的臉頰上吧唧地親了一下,小傢伙破涕為笑,小小的手掌貼在藍河的臉上,母子倆相視而笑,伴隨著窗戶外頭微微透進的晨光就像一幅溫馨的畫。

上一秒還在憂愁著我的未來一片黑白的葉修突然間就這麼感受到了有股暖流流進了自己的心中,和藍河身上那股好聞的味道以及巨大的幸福感一起將他緊緊地包裹住。早些年葉修還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此生和『家』這個字是無緣了,但直到和眼前這個溫柔的人相遇後,對方不但承諾與他共度下半生(中間無數坎坷的追求過程以及葉修沒下限的相識開頭被大神一併略過)甚至還替他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從此過著一家三口溫馨的育兒生活……

不過一開始是真的很辛苦啊,葉修心想。還記得藍河當初怕羞得要命,每次在接吻過後要進行到下一步的前一刻總是會突然魂現,讓兩人的關係遲遲無法進展;直到後來藍河終於克服了心理障礙,偶然一次葉修在藍河耳邊低語,說小藍啊你幫我生個孩子好不好,然後葉修在擦去藍河臉上因被進入的疼痛而產生的生理性淚水時聽見後者回答了聲好,雖然聲音很微弱,卻緊緊地揪住了他的心臟有些發疼。

隔天兩個遊戲宅也不管打不打榮耀了,直奔婦產科抓了醫生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諮詢過程;葉修甚至還記得當懷蟲在藍河體內作用的時候後者即使身體不適但還是硬撐著不讓自己擔心的模樣,還有直到確定成功受孕的那一刻兩個人一起懸著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然後他看見藍河的眼睛閃亮亮的好像有著無盡的光芒,他拉著他的手貼上腹部,低聲說葉修你感受到了嗎,我們的孩子的魂元正在發著光。

他當然感受到了,甚至還感受到了他們三個人的心跳同步跳動的頻率,撲通撲通的聲響敲擊著他的耳膜,讓幸福的感覺更加踏實了些。

 

 ×  ×  ×

 

於是當藍河轉身打算回到被窩裡頭繼續補眠的時候,看見的就是葉修半撐著頭側躺在床上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還笑得有些沒下限(?)的樣子,讓他實在不曉得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的丈夫(法律定義上的)。

「瞧你笑的,醒了還不來幫忙哄孩子?」掀起被子的一角鑽了進去,藍河在葉修將他順勢給摟進了懷裡時還不忘記唸個幾句,「一點父親的樣子都沒有,貓科動物都這樣嗎……喂你一大清早的發什麼情啊?我警告你孩子還在睡覺呢你趕快放開我啊?」

「想你了。」

藍河瞪大了眼睛直盯著眼前明顯在惡意賣萌的葉修大神,加上大腿被硬物頂著讓他直覺不妙地努力想要掙脫開葉修的箝制,但輕種斑類的力道原本就不及重種,而葉修也沒有想要放開藍河的意思;在張口輕咬住後者的肩膀時他聽見對方倒抽了一口氣,隨後葉修舔了舔藍河的耳垂,壓得略低的聲音輕得像是蠱惑似的:「等會兒叫小聲一點,我怕把小傢伙給吵醒了。」

知道會吵醒孩子你還做?藍河實在很想這麼吐槽正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腳的大神,無奈嘴也被封住了連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藍河在透過葉修的肩膀望向窗外漸漸泛起鵝肚白的天空時無奈地心想葉神啊你的下限到底走失去哪了怎麼就這樣一去就是好幾年啊你的家人在家裡等著你啊,然後在腦袋被快感攫住以後便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剩下的只有兩個人都壓抑著的低喘,還有不遠處孩子睡著所發出的均勻而規律的呼吸聲。

 

「我說小藍……這樣做感覺還……還挺刺激的,等會兒再來一發好不?」

「……滾!」

 

 ×  ×  ×

 

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夢見自己被一顆巨石壓在下方動彈不得且呼吸困難,夢中的主角藍河一邊掙扎扭動著身體想要離開那顆惱人的石頭、一邊努力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個夢而已──沒錯,他就是經驗豐富到只要看見巨石往他所在的位置滾來,就可以知道自己又在作夢了,而且還是那個他最不想要夢到的惡夢。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了巨石的壓制,重新獲得新鮮的氧氣的同時藍河也從惡夢中醒了過來;他暗自慶幸著自己的重獲新生,然後轉過頭惡狠狠地瞪了那個害他又作了相同的惡夢的罪魁禍首一眼:一頭正在自己身後熟睡著的美洲獅。

想想就覺得來氣,葉修明明就對於他們這些『斑類』一到夜裡的睡眠時間就會魂現的這種現象心知肚明,卻總是無視於自己的抗議,堅持每天晚上一定要和他同床共枕才行。難道就不怕我被你這頭大型生物壓死嗎?和自己眼前這隻貓科動物體型相差甚大的藍河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緊接著便是一個發洩怒火用的拳頭結實地招呼在了正打鼾打得起勁的美洲獅身上。

……毫無反應,還是一頭熟睡的美洲獅。藍河再一次體會到大自然界的殘酷無情,哈士奇混博美的體型基因影響之下造就了他註定魂現以後是一隻小型犬的命運,而且不偏不倚還遇上了葉修這個貓又重種;想到各種辛酸無奈兼血淚的過往,讓本來就在氣頭上的藍河又是忍不住一個巴掌巴了過去,但仍舊沒有驚醒挨揍的對象,對方甚至連個翻身的動作也沒做,僅僅只是躺在那裡呼呼大睡,而且看起來還睡得挺香甜的,讓幾分鐘前差點沒被體型和自己差了一大截的葉修壓死的小型犬藍河整個人羨慕嫉妒恨得不得了。

不過壓下想要謀殺親夫(以關係上而言他們已經算是實質的伴侶了,想到這一點藍河突然又覺得一陣被拐騙的悲從中來)的念頭以後,單就這麼看著葉修的睡顏,竟然就有一股莫名的滿足感和幸福感在心頭滋生,令藍河有些無奈地檢討起自己難道就這麼不爭氣麼居然會覺得葉修魂現以後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糟糕啊?默默地嘆氣,變回了人形的藍河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葉修的頭和那一圈有著極佳觸感的鬃毛,輕巧的動作帶著明顯寵溺的味道,嘴角微微勾起,他想起那段返祖現象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日子,是眼前這個人不顧一切地執起了他的手,願意陪伴著他練習如何隱藏魂現,甚至適應自己是個斑類的事實。

 

你雖淡漠卻也溫柔,帶著像是不在乎的笑容俯視著這世間的悲歡離合。但我卻能看見你眼中的點點光芒,然後聽見你輕輕地告訴我,你是我此生當中最為執著的執著。

 

不知不覺間藍河覺得自己又睏了,撫摸著獅子鬃毛的動作也慢下了不少,索性把自己變回了小型犬的型態以後窩進了那團看起來很舒服的毛圈之中,伴隨著一個大大的呵欠藍河眨了眨有些沉重的眼皮,再度進入了睡眠之中。

而鬃毛的主人卻在小型犬睡著了以後微微地睜開了眼睛,獅子雄厚的手掌以不算太輕但溫柔的力度將對方給挪進了自己懷中;然後葉修滿意地笑了笑,輕輕舔了一口藍河的臉頰以後也回到了夢鄉裏頭。

 

與你共枕共眠,於是互道一聲晚安,相擁著直至黎明的來臨。







參與小夥伴感謝:

[ 圖 ]

大野夯子 http://www.plurk.com/oonohan

呼呼花 http://www.plurk.com/huhuflower

[ 文 ]

復活節 http://www.plurk.com/easter207

依邏 http://www.plurk.com/euterpesix  @Cantus 

评论(16)
热度(249)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