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黄] 无声

已經超過三年啦!小周生日快樂!!好愛你!!!


--


我在這寂靜孤寂的世界裏不斷試圖發出的頻率,只有你聽見了。

 

 

01.

  「這整我的吧。」黃少天闔上企劃書封面篤定的說道,震撼得連話都變少了。

  「倒不如說是量身訂做?」喻文州呵呵了兩聲,「我覺得很有意思呢。」

  「有意思個頭啊你們想搞反差萌賣噱頭也不是這樣弄的吧,再說憑什麼,」黃少天特別在最後三個字加重了音,手指用力得都快把手上的紙張給戳破了,「憑、什、麼、周、澤、楷、那、傢、伙、的、待、遇、就、這、麼、好!」

  「人家是初次轉換跑道來演戲,總要對新人好一點。」

  「那他就該乖乖站在一邊當花瓶好好一個模特兒跑來這邊攪什麼渾水繼續用那張帥臉呸呸呸我才不承認他帥,他繼續用那張小白臉騙騙無知少女還不照樣天天鈔票數不完,說到底就連他到底會不會演戲這件事都很值得懷疑還讓他演男主角哇靠這有天理嗎?!我可不要為了一個面癱小白臉敗壞掉堂堂黃少天的名字走出去都沒臉見人了!」

  「沒辦法,周澤楷的人氣正如日中天,公司上頭把他塞過來想靠新路線多賺點錢也是理所當然。」喻文州聳聳肩,「至於演技嘛,葉秋……應該說是葉修本人先試過了,大概是沒問題。」

  「葉秋?」耳尖的黃少天捕捉到關鍵字,「那個息影一年不知道跑去作啥都不知道死在路邊了沒的老傢伙?」

  「你剛才都沒認真看?」喻文州無奈的幫他翻開紙本,上面導演的職稱後頭黑紙白字的寫了兩個大字。

  黃少天瞪大了雙眼。

  「哎所以之前那個他要回來的新聞是真的?我還以為是哪個無聊記者隨便亂編的花邊小新聞!泥馬這神馬怪名字啊看了真不習慣誰反應得過來,不對他回來……他回來當導演做什麼?!」

  喻文州對驚呆的小夥伴輕描淡寫的解釋道:「他說演膩了,想轉換跑道。然後他跟我提了這個故事的梗概,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就接了劇本。現在就看你的意願?如果不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再公開試鏡。」

 

  黃少天很糾結。

  他擔綱的主角和喻文州的劇本幾乎已經算是一種招牌,而眾人皆知的是喻文州親手操刀的作品可說是鐵打的賣座保證──儘管出產速度慢得可以──但是觀眾願意等,願意買單,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公司至今仍然把他當寶一樣捧在手心上。

  而且葉秋,天啊,那個葉秋,他到底行不行啊?!還有一個從來沒演過戲的小白要跟他演雙主角?!他想想都快暈了。

  然而喻文州就這麼一直微笑看著他,看著他,好像知道各種利益條件轉過他腦袋一圈後他就鐵定不會拒絕似的。

  黃少天咬咬牙,說,老子跟他拚了。

 

 

02.

  實際開拍之後,黃少天更確定葉修指定他來演是故意來整他的沒錯了。

 

  故事的大綱用一句話說完的話,就是人生正青春美好前途光明無限卻突然生重病雙耳失聰整個人頓時跌入谷底的年輕小提琴家(黃少天飾),遇見同樣生病所以啞了嗓子不會說話的帥氣攝影師(周澤楷飾),一同努力奮鬥救中國……好吧沒有這段,是一起努力前進重新尋找人生方向充滿愛與勇氣和希望的勵志故事。

  重點就是那個不!會!說!話!臥槽你們看見了嗎?!這設定簡直喪心病狂啊是個人都知道周澤楷本來就不會說話好嗎?!好吧我勉勉強強承認他本人還是會悶出個一兩個字的但那根本就跟不會說話沒兩樣啊?!好吧好吧好吧我退三百萬步來說他的演技確實意外的不錯而且學手語學的很辛苦,但這不能改變葉修那個混蛋故意拿這種反正就是要我閉嘴的角色整我的事實!!!你們都看見了沒!!!!!!

  喻文州拍了拍在休息室角落對著劇本發牢騷發個不停的黃少天,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他也是幫凶,呵。

 

 

03.

  下午拍戲時黃少天覺得更不對勁了。

  雖然這是個充滿愛與勇氣和希望的勵志故事沒錯,雖然這場戲據說是很重要的情感轉折重點沒錯,雖然劇本上說周澤楷要抱著灰心喪志甚至一度喪失活下去的希望的小提琴手無聲的安慰他然後兩人首度真正交心朝光明的未來一同跨出重大的一步沒錯,但……

  去你妹的你也抱太緊了吧?!被抱得快喘不過氣的黃少天憤恨的想道。

 

  「黃少痛苦的表請太傳神了,那種悲慟欲絕卻哭不出來的複雜心境演得真是好,不愧是藍雨當家的招牌……」站在片場旁邊的打雜妹子覺得好感人哦,快哭出來了。

 

  劇情的高潮是,周澤楷用著無聲的嘴型對他說了什麼。那是只有他們兩個同樣處境的人才會懂的苦痛,只有他們兩個人才會懂的話語,沒有任何聲音,卻在這個寂靜的世界裏比任何人都還接近彼此傷痕累累的心靈──

  周澤楷抹去他已經紅了的眼眶,近距離微微一笑,對黃少天無聲的說了幾個字。

 

  妹子們掩著嘴屏住了呼吸。

  黃少天騰不出手掩嘴但也屏住了呼吸。

 

  直到「卡」一聲令下,現場緊繃的空氣才鬆懈了下來。妹子們抱在一起痛哭,覺得兩個男人的友情真是太感人了還有奸(逼──),漢子們也抱在一起痛哭,覺得這部戲鐵定能大賣,中途轉職的葉神大大展現了他無與倫比的才華。

  黃少天也好想找個人抱著痛哭,因為他覺得他好像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03.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走他們這一行的,總要認清現實和劇本的差距,一旦踏上不再真實的人生,儘管走在再光鮮亮麗的舞台上也會不住的往暗處跌去。誰也不能保證童話裏的情節會永遠幸福美滿,但現實中的人生往往更加荒謬無稽──只要你願意,就這麼一直陪你演下去也無妨。直到好奇的人們掀去舞台布幕一角,喑啞的貓叫暗自存亡。

 

  黃少天這幾天覺得非常非常的焦躁,滿腹牢騷無處宣洩,自己工作的場所也不好意思對任何人亂發脾氣,只能耐著性子盡可能把每一道指示做好。最終的結果是他只能趁休息時間窩在休息室裏偷扎小人,陰陽怪氣又神經兮兮,被小實習生盧瀚文看到了還特別憂心的跑去跟同公司的大前輩喻文州告狀。誰都知道他和黃少天的私交好得要命,發生什麼事他一定第一個知道。結果喻文州只是溫和的摸了摸他的頭,笑著說,女人一個月中總有那幾天脾氣會特別差……盧瀚文小弟弟非常認真的聽了一場健康教育課,也沒搞清楚這跟黃少天有什麼關係就這樣被隨便搪塞過去了。這樣誤人子弟好嗎?偶然路過片場的製片王杰希聽了十分擔憂孩子的未來。

  當然孩子的未來並不是本文的主軸所以暫且略過不提,我們的周少年此時還在為他的戀情而努力奮鬥著。

 

  又到了固定的休息時間,黃少天聽見休息室門外傳來禮貌而規律的敲門聲,整個人像只貓似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這個人怎麼就這麼煩啊鍥而不捨的每天中午都來煩他到底煩不煩啊!對方不煩但他可是煩得頭髮都快掉光啦!

  黃少天崩潰的扯著自己頭髮,心中瘋狂刷屏,但是礙於同事之間還要共事好一陣子實在不好直接撕破臉,只好硬著頭皮喊了聲請進。

  即使隨便套了件白襯衫也帥氣逼人的周澤楷有些羞澀的朝他點了點頭,手裏緊捏著的劇本有些發皺,充滿磁性的嗓音喊了聲:「前輩……」

  「好啦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第一次演戲很緊張,有很多事不懂希望能利用空餘時間多跟前輩討教演技,如果兩個人能一起多多揣摩劇中細微的感情變化那就更好了是吧是吧我沒說錯吧?隨便啦什麼都好啦放馬過來吧!」黃少天自暴自棄的喊道,周澤楷站在一旁猛點頭,覺得前輩實在太貼心,把他的來意一口氣都講完了。

  天殺的,這個小渾球知道他花了多少天才把他零碎到莫名其妙的句子通通拼湊成完整的意思嗎!黃少天覺得很憤怒,但又不能正大光明痛罵好像真的是來虛心求教的後輩,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職業病上身認真起來,化身成斯巴達教育的典範。

 

  喻文州掛著笑容靠在牆邊,透過忘了掩上的門縫窺探休息室內的情況,一邊隨口問道:「你覺得如何?」

  周澤楷的經紀人兼專業翻譯機江波濤先生正色回答:「氣氛看起來挺好的。」

  「他是認真的?」

  「絕對是認真的。」說至此,江波濤甚至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抱歉,小周有些死心眼,大概喜歡上了就再也不想放手了。但他這個人說實在的除了不太會說話以外什麼都好,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有身高有臉蛋有家產,做人認真踏實又上進,不好女色也不花心……」

  喻文州連忙揚手阻止對方將他的相親說詞一口氣說完,問出最後一個他好奇已久的問題:「你是怎麼看出他暗戀少天的?」

  「啊,這個挺簡單的。」江波濤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道:「小周他現在每天都為單相思所困,吃便當的時候都少吃一顆滷蛋了,看上去怪可憐的。雖然這是我個人無理的要求,但還是希望喻編劇也能額外幫他一把……」

  雖然搞不太清楚滷蛋跟黃少天之間有什麼關係,但是友人的終生幸福還是要考慮的。喻文州點了點頭,就因為這個不明覺厲的理由,輕易的把黃少天給賣了。

 

  休息室內的黃少天不知為何突然打了個大噴嚏,周澤楷立刻體貼的遞上衛生紙,今天也為了刷前輩的好感度而不停努力著。黃少天揉揉鼻子,突然覺得這小子勉強算得上挺不錯的。

 

 

04.

  在很久很久以後──我是說當周澤楷千辛萬苦終於打動了黃少天冷酷無情的心(他自己說的)把人追到手的以後,黃少天在回想起自己過往的人生時,突然察覺有什麼環節挺不對勁的。

  他勾勾手召來有身高有臉蛋有家產性格好又不家暴的男朋友,皺起眉頭質問他:「現在想起來,我怎麼覺得那時候全世界都在給你助攻?」

  而對方只是彎下腰來吻了他一口,回了他一聲:「呵。」

  媽的,他這輩子居然這麼簡單就被那個陰險卑鄙心又髒的貨給坑了!黃少天恨得牙癢癢,只能抄起沙發上的抱枕猛揍,選擇性無視了其實當初他自己也沒堅持多久的事實。

 

  總之時間軸先回到他們還在拍戲的當時。

  那時還圖樣圖森破的黃少天正為了這個只有兩個男人哭過來抱過去的戲總算有了第一女主角而感到雀躍無比,該說不愧是葉修麼,多大的面子啊隨手一揮就請來了圈內第一美女蘇沐橙來助陣,這個棄療的製作組終於迎來一道玫瑰色的曙光。三角戀!曖昧戲!勾心鬥角的男女關係!黃少天緊握著拳頭,腦裏浮現出無數黃金八點檔狗血劇情,感動的只差沒淚流滿面,覺得自己的人生終於要回到正道上了。

  沒想到那兩個狼狽為奸的導演和編劇卻把他們這些主要演員叫過去,說是要先說明一下接下來劇本的走向,好讓他們更好揣摩心境上的變化。黃少天志得意滿的去了,周澤楷面無表情的也跟著去了,蘇沐橙捧著瓜子悠閒的走在最後。後來再想起時黃少天實在感到後悔無比,聰慧如他怎麼就看不出一點端倪,看出這個世界有多麼險惡。

  喻文州笑容滿面說明的劇情大意如下:溫柔的千金大小姐(蘇沐橙飾)周旋於兩人之間幫助得病的他們,來了一段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後終於情定周澤楷,黃少天真心祝福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黃少天聽到這邊還認真的點了點頭,演戲嘛,雖然抱得美人歸的不是他卻也不太重要,更何況那兩個人站在一起是挺上相的沒錯。

  沒想到劇情卻在這邊急轉直下──「最後蘇沐橙出了一場車禍極需捐血,一驗之下才發現他們倆竟是失散已久的親兄妹。康復後得知了這個消息的蘇沐橙黯然出走國外,攝影師和小提琴家留下來繼續追求愛與希望,完。」喻文州平淡的說完了。

  黃少天張大了嘴巴一時說不出話,周澤楷沒有什麼反應,蘇沐橙嗑了一把瓜子後發表了感想:「好感人哦。」

  黃少天怔了許久許久許久許久,終究還是爆發了出來:「這什麼鬼劇情啊!!!!他媽的太喪心病狂了吧!!!!!!!!!」

  葉修一臉好像完全不關他的事似的偏過頭去問喻文州:「編劇啊,我們的男主角之一說這劇情太喪心病狂了怎麼辦?」

  喻文州淡定的回答道:「現在這個世道就是要夠喪心病狂才會有觀眾買單呀。」

  於是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好不容易拍完了這一大段折磨心智的戲後,黃少天覺得這劇組簡直不能待了,就算有喻文州在裏面撐著也一樣──或者更該說他就是放棄治療的元兇之一。他坐在場邊一邊喝礦泉水一邊痛罵葉修,說到激動之處還嗆到自己重重的咳了起來,唯一的聽眾周澤楷立刻體貼的上去幫他拍了拍背順口氣,遠處的江波濤見到便默默幫他點了個讚。

  至於實際播出後不僅收視率一路攀升,還收到了眾多評論例如「腦洞好大,可是蠻好看的」、「我就知道有情人終成兄妹!哈哈哈!爽!暢快人心!喜大普奔!」、「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但莫名的還蠻帶感的」……諸如此類,黃少天已經完全不想管了。

 

 

05.

  「音樂是最準確的讀心術,要了解一個人,聽他拉出來的聲音或是感情就一目了然。」黃少天大聲朗讀著手中的資料,在話嘮的疲勞轟炸下僅存的忠實聽眾周澤楷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跟著點頭,「上頭說不管你是心理不安、準備不足、自信愉快、心情壓抑還是不得要領什麼的只要一拉琴全都聽得出來……哇靠這麼神啊?」

  周澤楷聳聳肩,表示他也不清楚。黃少天也沒指望他能做什麼有用的回答,很順的就自己將話題接了下去:「嗯……小提琴還音樂什麼的我都是門外漢啦,上場也只能拿琴擺擺樣子,真要演奏還是得靠剪接才行。」

  黃少天站起身來大大伸了個懶腰,一邊嚷嚷好啦好啦上工了一邊也不忘喊上周澤楷。後者聽話的小快步跟在他身後,不知不覺這種前輩帶後輩的畫面已成了片場中一道熟悉的光景,站在角落的江波濤看了都快熱淚盈眶了。

 

  周澤楷一直沒告訴他的是,片中那個感動無數人心,失聰的小提琴家重新站上大舞台演奏曲子的名場面,當時的他站在台下看著黃少天充滿架勢的擺弄著小提琴,儘管沒有任何實際的動作,但他依舊可以聽到流暢的樂聲竄入耳中。他是那麼的自信,那麼的不可一世,儘管挫折令他一度放棄了希望,但重新站上了舞台的他曾是那麼的驕傲,彷彿全世界的光芒都該為他一人而閃耀。

  那就是黃少天。

 

  即使身為前輩的他一再叮囑要分割好戲裏戲外的情感,但他依舊不由自主的想,那的確就是屬於黃少天的光芒。結束演奏時黃少天應該興奮的跑下舞台,在那無人會注意到的陰暗角落與一直支持著他的友人會合,周澤楷該按著他的掌心寫下幾個字,微笑著告訴他,你拉得真的很好,非常好。就在那一瞬間,周澤楷忽然覺得該順從自己自胸膛湧出的、澎湃熱烈的情感,於是他就真的這麼做了。他緊緊抱住明顯被這劇本外舉動給嚇得瞪大了雙眼的黃少天,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個字。

  黃少天就這麼一直維持著這個僵在他懷裏的姿勢,直到葉修那聲懶洋洋的「卡」落了下來才迅速掙脫他的束縛。他立刻倒退三步用著有些驚嚇的眼神看著周澤楷,盯得周澤楷忍不住張開了嘴欲言又止,難受的酸楚在胸口蔓延開來。

 

  而製作方正在熱烈爭論著要不要保留這幕,才不管他們兩個人在旁邊上演什麼情深深雨濛濛的對望。爭論最終似乎還是有了個結果,由葉修本人再度懶洋洋的宣布:「嗯──我們剛剛討論了很久,雖然這是預定外的演出,不過真情流露更勝我們之前撰寫出的劇本,因此我強烈建議保留下來。」

  「等等,我反對!」黃少天第一個舉手抗議,身旁的周澤楷彷彿又風化了幾分,「劇本上沒有這個吧!他根本不該講話啊就算聽不到聲音但他還是張開說了啊這不是很奇怪很奇怪非常奇怪好嗎!」

  葉修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少天你這就不懂了,這個叫開放式的自由想像嘛,比起具有實體的無聊句子這樣充滿個人想像空間的發揮才能真正帶出觀眾的浪漫情懷啊。」

  「我──」

  「還是你怕被讀出什麼東西來?」

  黃少天終究還是乖乖閉上了嘴。

 

 

06.

  周澤楷很沮喪。雖然平常他就那副不愛說話又常常看著遠方發呆的模樣,因此沒多少人發覺,但江波濤可是獨自操碎了一顆家長心。喻文州還得微笑著聽他也很沮喪的抱怨說小周最近胃口變得越來越不好了,他和黃少天究竟發生什麼事?殊不知他這幾天以來,天天以心之友的名義被抓去義務性幫人做心理輔導,連續話嘮轟炸下來他也快累感不愛了。

  最後喻文州高深莫測的丟下了一句話:「看著辦就是了。」

 

  劇情已經逼近大結局,近日都在連續趕拍進度,之前片場上那種悠閒的氣氛一掃而空,熟悉的假研究演技之名行讓黃少天快快樂樂廢話個夠之實的二人研究小組也不見蹤影,讓不少女性員工喟嘆了許久。

  事實上除了在工作時間以外黃少天根本就不搭理周澤楷了,公事公辦的態度雖然是某種程度上在預想之內的反應,但周澤楷還是不由自主的沮喪起來。不作死就不會死啊,腦內有聲音在嘲諷的響著,不知道為什麼聽上去特別像葉導演的聲線。

  周澤楷就這麼獨自悶悶不樂的迎接了理當快樂的大結局,雖然是個讓人看了會重新對人生充滿愛與希望的Happy Ending,整部戲又讓他名利雙收,但對本人而言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殺青那天所有人都找到了一個堂堂正正的藉口徹底玩瘋,黃少天的好人緣讓他一向都是人群圍繞的中心,他就這麼站在人群外圍看著他被眾人追著要拿香檳噴滿全身,國中生似的狂歡。他環顧了一圈,似乎沒人會注意到他突然退場,就算真的被發現了也可以用身體不舒服當藉口。下定決心之後他回頭瞟了黃少天最後一眼,邁出腳步便直接溜回了休息室。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外的喧鬧聲漸漸安靜下來。大概是到了要散會的時間了吧?他估算了下時間,江波濤說今天工作結束後會來接他,也差不多該是時候了。周澤楷正要起身離開休息室,房外便傳來啪踏啪踏的腳步聲,伴隨而來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他身體一僵。是黃少天。他頓時慌張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卻悲傷的發現除非他能把自己用力塞進角落的垃圾桶,不然這裏根本就沒有任何藏身之處可言。

  黃少天正大聲嚷嚷著「哎文州啊你說這裏有備用衣服放著是真的嗎你該不會是耍我的吧」一邊打開了門,一踏進休息室內卻立即跟周澤楷對上了視線。兩個人一時都怔了一下──一個人正淋得一身濕瀏海猛滴下香檳味,一個人正拿著垃圾桶不知道要幹嘛。

  「呃──」在黃少天的腦袋發出「要冷淡對待周澤楷」的指令前,他的嘴巴就自己先蹦出了話語:「你拿著垃圾桶是要跳進去看看有沒有時光機嗎?」

  周澤楷紅著一張臉放下垃圾桶,如果有時光機的話他現在倒是真的想跳進去看看了。他看了看一身濕的黃少天,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厚重的大衣,再看看顯然沒有任何備用衣服存在的四周,果斷的脫下自己的外套給黃少天披上。

  黃少天原本還想拒絕,卻不巧的又打了個噴嚏,周澤楷見狀連忙又遞上了衛生紙。黃少天深深看了他一眼,最後自暴自棄的一把將衛生紙搶了過來,摀著鼻子低聲說道:「你應該還有其他話想對我說吧。」

  周澤楷一時之間又手足無措了起來。咦?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江波濤一臉困惑說的「看著辦就是了」是這個意思嗎?

  黃少天斜睨著他,覺得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防備根本都是無用的,這傢伙從頭到尾就只有那麼單純一個念頭,就連節外生枝也不敢。他覺得心好累為什麼自己要這麼白癡跟另一個語死早的白癡兜圈子,正如同喻文州所評價的,先認真的人就輸了麼。

  他勾勾手指,把還是一臉傻的周澤楷叫到跟前來,惡狠狠的說道:「告白不會自己認認真真好好說嗎?你又不是啞巴!」

  剎那間那張俊臉整個都亮了起來。

 

  要說幾次都無所謂,世上那麼多人見證的耳語,只有你聽見了。

 

 

Fin.


评论(2)
热度(51)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