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15

※新年快樂!好久沒更新(好意思講)第一篇就給葉藍了,希望2014產量能多一點&治好拖延症!(宏願)

※噗浪上抽到的題目→一起下廚並且互相餵食

※葉修已退役轉幕後,藍河還在藍溪閣工作但搬來H市同居的設定

 

 

01、

  當天氣冷得藍河終於搬出塞在衣櫃深處已久的羽絨被時,葉修所做的最大掙扎就是動動手指點開淘寶,最後涼涼的問了一句:「小藍啊,我給咱們的拖鞋換個刷毛的好不?」

  「啊?隨便啦都行你不幫忙就別來煩我。」他正努力跟漫天飛舞的灰塵奮鬥呢。

  既然得到了一家之主(是真的,別懷疑)的首肯,葉修便爽快的按下了結帳,在家裏翹著腳等快遞上門來。

 

  於是當藍河傻眼的看著一對粉紅粉藍的卡通造型小豬毛絨拖鞋時,他百般後悔的想著自己怎麼就這麼蠢這麼不思進取,他都被這麼整過幾遍了啊真是夠了他好想回家不對這裏就是他的家啊乾脆回G市去好了。

  葉修還特別認真的跟他說明:「特價嘛,情侶款一起帶還包郵。」然後自己很自動的就穿著粉紅色那雙跑走了。

  藍河想想,特價的東西還特地退回去也挺麻煩的,反正穿在家裏除了那個死不要臉的傢伙以外也沒人會看到,只好認命的自己穿上。嗯,還挺暖和的。

 

  當他正打算踩著那雙毛絨拖鞋回去幹活時,葉修便從書房裏探出頭來,嘴上滿是揶揄的口吻:「哟,這不是挺適合的嘛,哥的眼光真是好。」

  藍河想也不想回頭就給他一記中指。

 

 

02、

  葉修認真拉著他已凍僵的手,深情款款道:「小藍同志,咱們今晚煮個鍋可好。」

  藍河無語和他對望了幾秒,突然覺得還是有那麼點道理的。天冷啊,手都凍的沒法打榮耀了。

 

  當然,藍河是個認真踏實過生活每天為家計煩惱的有為好青年,跟某個腦袋裏只有煙和榮耀的人有著絕對性的不同,因此他在提出計畫後第一件事便先去確認了冰箱,葉修踩著他的粉紅小拖鞋在一旁探頭探腦,然後一同發現了備用糧食完全不足以煮個熱騰騰的火鍋這個悲傷的事實。

  「出門吧。」他篤定的說。

  葉修倒退了幾步,像是一出大門就會死掉想立刻鑽回被窩的家裏蹲,最後還是被鐵面無私的藍大大給殘酷的拖出了門。冷空氣撲在臉上有些刺痛,他愁苦的哀了幾聲。藍河實在看不下去,只好牽起對方的手塞進自己的口袋裏,十指交纏,掌心貼在一塊兒很快就捂熱了。

  這不是藍河第一次對葉修這麼做,他可寶貝葉修那雙手遠勝於當事人滿不在乎的態度。還記得有次陪興欣的老闆娘出門辦年貨時這個習慣性的小動作被那幾個漂亮妹子看到,他還來不及臉紅害臊,葉修就被抓去耳提面命數落了一番。例如說你看看人家多貼心啊你怎麼就不學著點戀愛是這樣談的嗎,例如說這麼優秀是個人都想嫁好嗎不好好看著沒准下秒就被追走了,例如說大冷天的你怎麼捨得男朋友像個老媽子似的幫你暖手啊。

  藍河臉皮薄,站在一旁聽得有些手足無措,支支吾吾的說:沒事,真的沒什麼,我就想對他好。

 

  我就想對他好。妹子們聽了妳看看我,我看看妳,識趣的聳聳肩就朝下一家店鋪前進了。

  葉修一路上難得沉默,只是猛往藍河懷裏塞好吃的,直到回家才語重心長的說:小藍啊,我這個人讀書少是說不出什麼好聽話,但還真沒想到你說起情話來還挺有天份的。

  藍河眨著眼睛想自己是說錯了什麼嗎,回過神來就被按在床上一通亂親。哎,魚可還沒放進冰箱裏冰啊。

 

 

03、

  其實到外頭店家吃火鍋也是可行的選擇,但臨近月底,藍河堅持省著點總是好的。葉修搔了搔頭,表示他有的吃就沒啥意見,而且還有圍裙可看挺好的,最後被施以慘無人道的肘擊。

  即使如此他還是厚著臉皮鑽進了廚房,劈頭就是一句:「藍大團長下副本需要幫忙嗎,可奶可T可輸出貼心服務隨叫隨到!」

  藍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想想對方也是難得說要幫忙,於是用一種哄小孩的語氣說:「那就麻煩葉神幫忙打顆蛋吧……」

  「打蛋嘛,小事小事。」他輕快的應了下來。葉修拿起雞蛋朝桌沿俐落的敲了兩下,不同於藍河腦內充滿了破碎蛋殼的想像,意外的打得還挺漂亮的。

  藍河趕緊收回自己詫異的失禮眼神,輕咳了兩聲,結果葉修朝他比了根大拇指:「常泡杯面練來的。」

  也就是除了這個什麼都不會對吧。

 

  儘管煮火鍋其實也不需要什麼技巧,把食材一古腦全扔進去就是了,但交給葉修來用的話總覺得就是莫名有種會爆炸的預感。藍河深思熟慮後還是決定讓人去旁邊盯著火侯,等湯滾了之後再叫他就是了,他先去旁邊弄點額外的下飯菜。

  難得對方什麼嘲諷也沒放就這麼乖乖的站到一邊去了,藍河實在覺得有些膽顫心驚,這麼乖應該不是葉修吧?!他被什麼髒東西附身了嗎?!還是腦袋終於被天氣凍壞了嗎?!

  面對藍河頻頻投射過來的憂慮眼神,葉修終究還是無奈的開了口:「看什麼呢,又不會把你的廚房炸了。」

  被說中而有些心虛的藍河反射性就回嘴道:「『我們』的。」

  葉修聽了忍不住把站在身邊的人拉近懷裏用力摟了一下,「我就喜歡你會認真糾結這種事這點。」

  自認已經聽慣了對方沒臉沒皮的情話的藍河還是淺淺的紅了耳廓,眼角餘光瞥到已經沸騰的火鍋才大驚失色的掙脫葉修的懷抱:「我不是叫你看著火嗎──真是的湯都噴出來了多浪費……」

  「多熬幾下才好喝啊。」葉修悠閒的邁著步子過去,順手就撈了顆肉丸起來塞進藍河的嘴裏:「喏,應該全熟了吧。」

  藍河被燙得一時說不出話,胡亂嚼了好幾下才硬是吞了下去,眼眶都被逼得泛起一層水霧:「葉修你妹的想燙死我不成──而且中間根本還是生的!」

  「哎,我哪知啊,你看湯不是滾得挺歡快的嘛。」葉修聳聳肩,收到自家戀人兇狠的瞪視,只好補上一句:「不然你再餵我一顆唄,公平交易,禮尚往來。」

  藍河看了他一眼,總覺得他圖了一整天就是在圖這點事兒。但他最後還是認命的撈起火鍋料,不放心的吹了兩口,才餵進那張嗷嗷待哺的嘴裏。

  「怎樣?」

  葉修三兩下把它吞了下去,勾起嘴角答非所問道:「挺暖的。」

评论(4)
热度(62)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