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全职/周黄] Hello Mr.Bow Wow 02

※前篇在這→ http://easter207.lofter.com/post/c1f28_b10cb5

※私設多,傻白甜

 

 

  其實日子一久了黃少天也開始覺得送隻狗讓周澤楷養著挺好的,雖然一開始只是打著讓那個悶騷的傢伙多少身邊熱鬧一些的主意,不過效果似乎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超出預期。儘管他已經很習慣自己主動挑起話題連續說上好幾句話都不帶標點後換個嗯啊喔回來,性價比低得可怕,但想想對方也從沒嫌過他煩還附贈好看得令人生氣的微笑,就覺得好吧其實也還挺划算的,至少把心賠上去也不算虧得太差。

  然而養了狗之後這樣的情況似乎大幅改善了──槍王大大似乎很認真(且毫無自覺)的扮演起了傻父母的角色,三不五時就發來照片搭配簡潔得過分的字句向他照三餐報備養狗心得,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新手上路的歡喜,全都鉅細靡遺到他都快懷疑自己是在看小學生的暑期觀察日記。自己跟老家那隻狗相處時也沒那麼誇張一副癡情得要命的樣子啊?黃少天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養狗經,得出大概是周澤楷這種類型的是個特例的結論,其餘樣本數不足,無從驗證。

  算了,這樣也挺好的,他想。至少對方看起來真的很喜歡這個禮物的樣子,那就比什麼都好。

 

  全明星賽時藍雨和輪迴的位置被排得近,眾人見狀都很識相的把相鄰的位置給讓了出來,要不是活動上不允許,他們更希望離自走閃光彈三個身位格以上更好,眼不見為淨。當然,就算頂著所有「燒燒燒秀死快」的目光也無法阻止黃少天正大光明的湊上去看周澤楷的手機,他正盯著螢幕上所展示的小黃最新靚照,表情有些為難。

  「我說牠……」他努力斟酌著用詞,試圖不傷害傻父母的心:「牠是不是比我上次看到的時候還胖了一大圈啊?」

  周澤楷很認真的搖頭否認。

  「這個嘛,雖然讓狗吃飽飽健康快樂過生活也重要,但是每天運動維持正常身形也不能忽視啊?是吧槍王大大?我以為你是這圈子裏最懂這個的啊?來來來你這就是標準的每天都看到牠所以毫無所覺的類型,自己翻翻小黃……我去這名字我還真是怎麼叫怎麼彆扭……啊反正你自己看看牠自己的照片,牠再胖下去不行啊!周澤楷你面對現實啊!」

  周澤楷的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

 

  黃少天沒法子了,只好喚來公正無私的隊長(大概)來評理:「隊長隊長你看啊,這狗是不是胖得有些過分啊!」

  喻文州接過手機端詳了一會兒,最後笑了笑說:「皮毛看起來很柔順,照顧得很好的樣子。」周澤楷聽了眼神都亮了。

  呸呸呸顧左右而言他,打太極也不是這樣打的。黃少天朝喻文州投去了鄙視的眼神,收到了笑咪咪回答別拿家務事來煩隊員的訊號。鬱悶。

  朝藍雨的求救不成,他立刻就拉了無辜的輪迴副隊長一起下水:「江波濤你摸著良心評評理,別護著你們隊長,誤狗一生啊!」

  江波濤也瞧了一眼,有些為難的說道:「看上去是有些沉……」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我看看。」坐在後邊的孫翔純粹想來湊湊熱鬧,好奇的一把搶過手機,隨後驚嘆:「誰家的狗啊,看上去真肥美。」

  肥……周澤楷的表情露出一絲驚恐,接著眼神就沉了下來。

  黃少天看了只想撲上去大喊:「別別別,別激動別衝動,他不會吃掉你家的狗啦!」

  哎,所以說護短的人怎麼這麼難搞。

 

  等真正再次見到小黃本尊的時候,已經是賽季結束後的事了。中間為了應付季後賽中高強度又頻繁的比賽,連周澤楷都不得不忍痛把狗暫時長期安置在親戚家。下定這決心似乎讓他沮喪了好幾天的樣子,連以遙遙領先的積分進入季後賽這件事似乎也沒能讓他興奮起來(但後來想想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還真令人生氣),在QQ上還破天荒的連發了三個哭喪的表情給黃少天,讓對方覺得明天G市可能就會開始下雪了。

 「這次夏休我過去吧?」在比賽真正開始前黃少天給他發了消息,反正他也挺想看看那隻小短腿到底胖成什麼樣子了,也算是給即將來臨的夏天一個期待。

  周澤楷給他回了個大大的笑臉。

 

  對於周澤楷在S市的老家黃少天幾乎已經可以算是熟門熟路了,當人把他從機場領回來的時候還能輕快的走在對方前頭,經過沒人注意到的角落時還能翹著嘴角給他一個吻。一路上膩膩歪歪花了比正常路程還長的時間才摸回家,鑰匙插進門孔轉動時就能聽見屋內有興奮的狗叫聲。

  「牠平常就這個樣子嗎?」黃少天有點納悶。

  周澤楷聳了聳肩。

 

  小短腿看到進門的主人便開心的吠了兩聲,不過見到後面還跟著個陌生人進來時就很明顯的愣了起來。牠盯了黃少天好一會兒,才邁起小小的步伐在他腳邊兜起了圈子,左嗅嗅,右聞聞,汪汪兩聲。

  周澤楷比了比牠只短暫相處過一天的另一個主人,再次認真介紹道:「黃少天。」

  「得了吧牠記得才有鬼呢,本劍聖可比視訊上的帥多了。」黃少天聽了簡直想翻白眼,蹲下來勾勾手,用比主人還熟練得多的姿勢把狗抱了起來。

  「哎這小傢伙還真沉,重得我的手都快斷了……早跟你說要讓牠減肥啊,胖出病來怎麼辦?我看牠胖得腿都快不見了,雖然柯基就是這點可愛啦,哈哈。我跟你說啊我老家那隻大土狗撲上來簡直就能把個成年人壓倒……」黃少天搔了搔牠的耳朵,隨便摸兩把就讓狗舒服的都瞇起了眼睛。

  周澤楷看了好生羨慕,也不知道到底在羨慕哪方。

 

  盛夏的S市簡直熱得可以看見熱氣從馬路上一點一滴的蒸騰出來,黃少天的運氣不太好,剛到的第一天正興沖沖要去開冷氣時,只聽見機器發出可怕的巨大轟鳴聲,他有些慌張的看向同樣也一臉問號的屋子主人,雙手舉高以示清白。最後機器運轉結束在啪啪兩聲清脆的宣告,確定徹底壞死。

  「我發誓我只是按了個開啟鍵,人真的不是我殺的。」黃少天特別嚴肅的說。

  周澤楷只是表示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接著蹲下來拍了拍小黃的頭,一身毛茸茸的柯基淒淒慘慘戚戚的嗷嗚兩聲,似乎已經認知到他們即將沒有空調作伴的悲慘未來。

  屋子裡悶得慌,高溫似乎把黃少天最後一點幹勁給掃了個精光。周澤楷常常從電腦桌前回過頭來,就看見一大一小全坦著肚子躺在沙發上發呆,小短腿只能伸著舌頭猛喘氣散熱。黃少天嫌那個小毛團老愛趴在他的大腿上熱得要命,周澤楷向他提議去附近的網吧玩榮耀卻也捨不得。

  「我們兩個一起去?」黃少天嗤笑道,「你傻啦,別全副武裝出門還從街頭被追殺到街尾就不錯了。」

  周澤楷想了想,提出一個更靠譜的建議:「輪迴?」反正挺近的,冷氣也很涼。

  黃少天聽罷只是揚揚手拒絕了:「別別別,我這要是大搖大擺走進敵軍陣營還不成眾矢之的啊,你別害我。算了算了,我還是留在這邊玩狗吧,欸我說你是不是這兩天該把牠抓去剃毛啊,屁股這邊的毛就給他留兩把槍的形狀好了哈哈哈看我還不笑死牠……」

  周澤楷心想,不過是作個客,這理由真是找得挺差的。不過他還是很開心的看著狗在黃少天的褲子上流了一大灘口水。

 

  平時除了定期上上線幫戰隊打材料以外黃少天實在有些閒得發慌,因此他很快就將主意打到了那隻小短腿的身上。他估計周澤楷這麼無趣又沒經驗的人大概也不會教些把戲來玩,因此自告奮勇的說要來充當臨時導師。

  周澤楷聽了對方興沖沖的提議後偏頭想了想:「握手?」

  「對對對就是那類的你知道嘛,握手坐下等一下都是基本的啊,我想你很忙應該也不會教對吧?來來來這次算你買到賺到,本劍聖親自調教出來的狗都是那個專業又乖巧……」

  「牠會。」

  聽見對方如此篤定的說道,黃少天倒是一下子怔住了。這麼專業啊?該不會是騙人的吧?他捲起根本不存在的袖子,決定要以專業人士的角度好好鑑定下。

  「來來,小黃,坐下。」

  「嗷嗚。」

  「根本沒坐啊這傢伙?!算了反正腿短的也看不出來,換一個,握左手。」

  「嗷嗚。」

  「握右手。」

  「嗷嗚。」

  「換……不對換個頭啊?!牠根本不鳥我啊?!周澤楷你唬我的吧!」黃少天瞪著那隻用著無辜小眼神看著他還喘個不停的狗,充分表現牠的無動於衷。

  周澤楷也很無辜的看著他,讓黃少天覺得自己有種莫名的罪惡感。不對啊他又沒做錯事他在罪惡個什麼勁,這就是傳說中的寵物都會像主人嗎?!

 

  正牌主人走上前來決定自己親身示範,黃少天不服氣的抱著胸站在一旁準備看這個啞巴能搞出什麼名堂。要是真是吹的,他非要狠狠笑話他一頓不可。

  只見周澤楷蹲下來和小黃四目相交,他看牠,牠看他,然後狗就乖順的坐下來了。

  黃少天震驚了。

  槍王贊許的摸了摸牠的頭,伸出右手,繼續十分認真的看著牠,接著狗就乖巧的遞出了小短手搭在掌心。

  黃少天震驚得嘴巴都闔不攏了。

  最後周澤楷晃了晃手,朝狗深情一望(黃少天稱),小黃就汪汪兩聲相當配合的自己換了隻掌,動作標準,迅速簡潔,完美無缺。

  黃少天覺得自己三觀都不正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剛剛那是什麼?!本少剛才見證了什麼心靈感應的奇蹟嗎?!其實周澤楷你會超能力嗎?!還是你不會講人話只是個假象真相是你是個會講狗話的天才嗎?!」

  黃少天劈哩啪啦的胡言亂語了起來,周澤楷卻只是依舊那副乾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也不知道該解釋什麼好。就是,自己學會了嘛。

 

  當然,即使是將近四十度的高溫也無法阻止兩名一年見面不知道有沒有滿兩個圓缺的成年男子快快樂樂的搞在一塊兒,但黃少天很快就發現屋子裏的第三者存在感簡直高得嚇人。打個比方好了,你能忍受自己好不容易放開羞恥心沒羞沒臊的呻吟起來時,旁邊有個人……好吧,是有隻狗在旁邊喘得比你還大聲嗎?!是人都不能忍好嗎?!

  「周澤楷……周……靠周澤楷我說你別親了好嗎!」黃少天忍無可忍的推開了正伏在自己身上東啃西啃的傢伙,後者意猶未盡的在已經有些紅腫的肌膚上吮了幾下才抬起頭來,眼底寫滿了明顯的不情願。

  「你妹啊別那樣看我搞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你就不能處理一下你家那隻狗嗎?!我被看得都萎了好嗎本少對被視姦這檔事半點興趣也沒有!」黃少天猛力指著正坐在不遠處的狗,牠很乖巧的沒有踏入沙發半徑三公尺內,只是搖著尾巴散播著「那兩個人類好奇怪在沙發上幹嘛啊好好奇」的訊號。

  「呃……」周澤楷從喉嚨中發出類似被魚刺梗到的聲音,大腦有些空白,難以運轉。

  「例如把牠關進臥室之類的……」黃少天試圖提出可行的建議。

  周澤楷聽了馬上猛搖頭,可憐巴巴的說:「虐待。」

  「我又不是要虐待牠,只是暫時讓牠待著……」

  「很小。」

  「房間不過就是小了點!你光丟給它那隻塑膠玩具牠就可以高高興興玩上大半天……」

  「不行。」他似乎一點也不介意旁邊還有隻狗看著的樣子。

  討價還價了半天也沒結論,黃少天不禁有些無奈的看著天花板,覺得這時候揪著周澤楷的領子質問他「你到底要我還是要那隻狗」實在太有失人類尊嚴。下身還漲得難受,被撩撥到一半的情慾無處宣洩──不作死就不會死啊,黃少天,居然淪落到要跟自己送的狗爭寵。

  最後他自暴自棄的說:「那把我們關進臥室裏,行吧。」

  雖然句子聽上去很合理,但總覺得有哪裏很奇怪啊。

 

  所以說,很多事不是窮擔心就能避免──例如突如其來的愛情,例如另一半實在不太會講話,例如對方最近看上去越來越傻了。黃少天覺得自己的人生一定有哪裏走得不太對勁,在他人可能在煩惱「對象結婚之後是否會有暴力傾向」之類的戀愛問題時,自己正看著一人一狗坐在地上用眼神傳送正常人類無法理解的無聲電波,然後莫名其妙就開心的在地上滾成了一團。啊,心好累。周澤楷應該是那種有了小孩後會變成怪獸家長的類型吧,雖然不太會養可能隨便亂放著吃草但一有事就大驚小怪那種。話說我煩惱這做什麼呢,對方可是那種會抱著狗飛高高──的人啊,這麼認真的自己不是顯得很蠢嗎。

  黃少天正托著腮無邊無際的發散著思維,周澤楷似乎注意到他的視線,抓起懷中小黃的腳掌揮了揮,勾起唇角開心的說:「一輩子。」

  狗是人類一輩子的好朋友──嗎。

  即使聽起來有些虛無縹渺,嘴上空談,但總覺得這三個字由他來說聽上去就特別順耳,特別有說服力,就連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也會被毫無理由的相信所攻陷。

 

  黃少天突然決定大發慈悲不跟這個拖低他智商的傢伙計較了,露出毫無陰霾的爽朗笑容,和佔據了他的世界好大一角的一人一狗揮起手來。

 

Fin.

 

 

--

原本只是個突發賀文超出預定字數好多,害我寫到一半簡直想把狗狗抓去燉肉湯(喂)

還有小小一篇番外(吧),會塞進本子裏就不貼了,還請多多指教!


印調在這ㄚ打打廣告(乾)↓

http://easter207.lofter.com/post/c1f28_af3f4a

评论(4)
热度(3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