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13

※灑糖,已交往結婚向

※葉修已退役轉幕後,藍河還在藍溪閣工作但搬來H市同居的設定

※回來……清些欠債(ฅ'ω'ฅ)♪

 


相戀十年三十題/26.瞞著你抽煙


 

  十年不長不短,足以成就一個人榮耀的一生。

 

  那天葉修歸得晚,好不容易從一群老朋友的聚會上折騰回家時已過了午夜,一回家就看見客廳燈火通明,可是哪也找不著藍河的人影。他摸索著對方可能的去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藍河絕不可能在這個時間點不留下任何消息就無影無蹤,那麼答案就只剩下一個了。

  他走到陽台的紗門前悄悄往外看去,果然見到一個削瘦的背影藏在陰影之中,叼在嘴上的火光於清寂的黑暗中明明滅滅。藍河沒有發現葉修的歸來,只是有些茫然的看著外頭發呆。他吐出一口煙,隨後重重的咳了起來,不一會兒又把菸管放回嘴裡。

  葉修終究還是按耐不住,走上前去挾走了那支菸。「小藍同志你這是鬧哪樣呢,不會抽菸還硬抽是想折騰人還是折騰菸啊。」

  藍河見到突然出現的葉修也沒驚訝,只是似笑非笑的問:「你心疼?」

  「當然當然,簡直痛心疾首。」

  「人還是菸?」

  「兩邊都是心頭肉。」見對方回答的理直氣壯,藍河倒是很理解的笑了笑,墊起腳尖就去咬他的唇。

 

  他們在漫天大雪飛舞的夜晚交換了一個充斥著煙草味的吻。

 

  「你喝酒了。」分開之際葉修很篤定的說。

  「天冷。」他聳聳肩,略顯鄙視的表示誰跟你一樣一杯倒。

  「天冷還來這裡吹風?」藍河一下子就被堵得沒底氣了,轉過身去就一個人悶著頭不說話。

  葉修無奈啊,這是啥,過了這麼多年人都好好的突然就得憂鬱症的節奏?他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好揉了一把藍河的腦袋。

 

  最後還是本人歎了口氣,自暴自棄的開了口:「我們認識那一天正好是你從嘉世正式退役的時候。」

  葉修揚了揚眉,他以為藍河不是會在意那種事的人,一起渡過的十載光陰也沒見他提過半次,怎麼突然就多愁善感了起來。

  藍河苦笑著回答:「你人都被找出去了。」

  也是。葉修想了想,即使當事人有著用幾千萬字也無法敘說的複雜情感,但對很多人來說,那就是從網遊崛起,榮耀最輝煌的一段傳奇萌芽的一天。那時候君莫笑還尚未被世人知曉,只是靜靜的在新區世界頻道一角刻下他的存在,換來十八條鍥而不捨的因緣。而相隔十年之後,想做採訪的找上門來,想敘舊的老選手們也相約而來,葉修就這樣忙乎乎的暈頭轉向了一整天。

  那天似乎也是同樣的雪夜,他依稀想起。

 

  「很多話我懶得說,不必說,而你也不想聽,不需要聽。」厚重的雲層掩蔽了月光,但已習慣了四周黑暗的眼睛可以看見對方嘴角帶著柔和的笑:「可是日子一久就覺得,有些話還是要說出口才行。偶爾傷春悲秋一下也沒什麼不好,怕錯過了就什麼都沒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特別亮,清澈的葉修都不忍心吐槽一句,你還喝酒壯膽。但是沒關係。沒關係,這點小心思都是他最值得珍惜的寶藏。

  葉修一手攬過藍河的肩頭,另一手捂著他被凍得有些僵的指尖,抱著他說:「高手,保護手指第一要項啊,有沒有職業素質。」

  「我又不是什麼榮耀大神,計較什麼。」

  「大神也老了,那你也別計較了。」

  「那可不行。」他斷然拒絕,隨後又笑了笑,親了下他的鼻尖。被不熟悉的煙草燻得嗓子有些啞,卻是令人足夠品嚐一生的繾綣:「葉修,認識你真好。真的。」

评论(8)
热度(31)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