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新社員/雷東] 06

高二戀人未滿\(^ω^\)


--


「離開你就是離開世界--」

激昂的尾音緩緩消散在空氣之中,黑髮少年閉著眼等待熟悉的掌聲響起,深深呼吸著靜候釋放的餘韻消散。然而等候的聲響未到,他睜開眼,只見唯一的觀眾兼伴奏正歪著頭思考著什麼。

「怎麼了嗎?哪裏唱的不好需要改正?」東聲敏有些緊張的問道。打自下定決心參加熱音大賽後全搖研社再也沒有比他們兩個還更熱衷練習的人了,團練後自主留下的日子比比皆是。

「不不不,不是聲音的問題。你的聲音很完美,但感覺就是哪裏怪怪的……嗯……」雷殷甲陷入沉思,搞得一向要求完美的東聲敏有些惶惶不安。他們倆配合的時間不算長,即使社內對他們的表現讚賞有加,他還是希望能做得更好些。

「對,我想到了,就是那個!缺了那個!」雷殷甲突然恍然大悟的叫道,把正緊張兮兮的主唱嚇了好一大跳。

「什、什麼,哪個?」

他突然嚴肅的問道:「社長說你是被挖角過來的對吧,之前是合唱團的還是管弦樂隊啊?」

「……這跟現在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嗎?」

「關係可大了!啊不管你之前是什麼社啦,我們現在是搖研社,搖--研--社--!聲音好聽歸好聽,但握著麥克風架站挺挺唱搖滾能看嗎?不知道還以為你是要唱國歌咧。」雷殷甲玩笑似的拿手肘撞了他一下,東聲敏想想也跟著苦笑了起來。

「的確是之前唱歌的習慣沒錯……」

「是吧?難怪怎麼看怎麼彆扭。」雷殷甲得意的哼了兩聲,別的他不敢說,這方面倒是有自信甩對方兩條街:「我看你唱搖滾挺有天份的啊,肢體也要跟著動起來就是了。」

「我……盡量。」東聲稍微想像了一下自己在台上搖擺手腳的模樣,覺得彆扭無比:「不過習慣要改過來可能沒那麼快……」

「知道知道,比賽前練起來就是了。」雷殷甲大手一揮:「既然軟體改不了那麼快,至少硬體先改一下吧?來來來,感受一下ROCK的氛圍。」

「啊?」東聲敏還沉浸在自己可能會同手同腳的憂慮中。

「動作不到位至少衣服要到位嘛!」雷殷甲說得頭頭是道:「首先是……領帶,我就沒看過哪個人會把領帶繫得好好的上台。」

東聲敏想想也是,就乖乖的站著任由他手腳麻利的把領帶扯了下來,隨意撥了撥領口解放被束縛的頸子,依稀可見白皙的鎖骨。

「再來是……」雷殷甲盯著他沉吟,十足設計師的派頭:「衣服下擺別塞進去,太乖寶寶了……不對,也別全拉出來,一半就好!營造不對稱的隨性感覺!」

東聲敏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還是乖乖的照辦了。

「看起來像話多了。」他盯著眼前的人彎起嘴角:「現在有沒有比較有搖滾的感覺?」

「大概有……吧。」黑髮少年十分猶疑。

「嘿,別緊張。你肯定能做得很好的,畢竟你可是我認可的人!」雷殷甲笑了笑,大手覆上東聲敏柔順的髮絲,毫無章法的亂揉了一通。

知道對方是在為他做造型,東聲敏只能無奈的任由他把自己原本乖順的髮型弄得像剛被七級狂風吹過。

「這不是很好嘛。」雷殷甲在他身邊繞了兩圈,十分滿意:「跟著音樂來一遍?別想太多,跟著節拍和感覺就是了。」

東聲敏僵硬的點了點頭。

 

「說起來你們練習的結果怎樣啦?」隔日社長耳聞他們的特訓目標,特地過來關心一下進展。

「哦……很好啊,東他很有天份,天生該玩搖滾的。」不知道為何雷殷甲趴在桌上,回答的有些無精打采。

雷殷甲沒說出口的是,練完第三次他就躲去廁所了。想他飛揚的黑色髮絲,想他淌著汗水的白皙臉龐,想他隱約可見的鎖骨胸膛,想他翻飛的衣角,想他跟隨節拍擺動的腰肢。想他站在平凡無奇的教室中也耀眼奪人,想他湊過來和他同唱一支麥克風,想他站在身邊清晰可聞的喘息。

我他媽的都幹了些什麼啊……年少的雷殷甲狼狽的逃進廁所,感覺全身都要灼燒起來。

 

完蛋了,全都完蛋了。夏日的戀情正瘋狂發酵著。

评论
热度(4)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