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12

※圖書館戰爭paro

※只是先寫個段子,所以關於這部的設定沒有解釋很多,如果有機會長篇化(會有麼)會再寫詳細些……話說回來這段根本沒啥CP味啊(挫敗)

 

  藍河在踏進建築物前深深吸了一口氣,無以名狀的不安和興奮讓胸口微微發熱,指尖不住的發顫。別緊張,深呼吸,千萬不能在面試時出糗,不然就前功盡棄了。他在心裡一遍一遍的叮囑自己,把所有預想的口試考題答案都複習了一次,盡可能的把衣服上任何一點皺紋都拍平。最後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大大的洋甘菊標誌──圖書隊隊徽,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就近在咫尺。藍河的嘴角不自禁的上揚了起來,這裡有他最熟悉的書本,有最憧憬的目標,一切都沒有問題的。

  被喊進面試的小房間時他緊張的走出了同手同腳,看不過去的館員有些好笑的提醒了他,他才嚇得連忙回了一聲是。還好還好,還沒見到面試官,別緊張,別緊張……作了最後一次的深呼吸,他敲敲門,終於踏進命運之地。

 

  桌子前坐了六名隊員,估計都是準備要成為新進隊員教官的人吧。藍河快速掃了一下,最左邊兩位正讀著手上的資料,綁著小馬尾的那位想到了什麼就附上去對著旁邊咬耳朵。往右一位,一大一小的眼睛令人印象非常之深刻,藍河略心虛的想千萬不能承認自己被嚇到了這是對長官的不敬啊大不敬。大小眼的右邊則坐了一名坐姿特別懶散的男人,頭髮也亂糟糟的,那邋遢的模樣令藍河有些訝異:圖書隊居然存在這樣的人?太不像話了。男人左手邊的眼鏡男倒是最符合藍河心裡圖書隊應有的形象,全身上下整整齊齊一絲不苟的,是個十分富有書生氣的人。至於最右邊的人,他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那位邋遢男你也行行好啊,這麼恐怖的人都在用眼角餘光瞪你了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面試官自然不會給他時間在心裡慢慢吶喊完,大小眼清清喉嚨,清晰有力的問道:「藍河是嗎?先說說你為什麼會想進入圖書隊。」

  「是!」藍河坐挺了身子,面對這個預想中的問題,他特別特別的有把握。絕不是什麼為了考試而編出的理由,每一字每一句,自五年前開始,就一直是指引他前進的明燈。

  「在我高三的時候,良化審查員闖進了我家鄉的小書店,強硬的要進行審查。那時候有一本我無論如何都想閱讀、想要好好保存的書,卻被良化隊員給硬搶了過去……眼見所有書都要被銷燬時,有位圖書隊員站了出來,宣布要收藏整間書店的書,阻止了良化隊員的暴行。」

  王杰希皺了皺眉,掃了一眼桌上的資料,打斷說得正起勁的藍河:「你是從G市來的?」

  「是、是的!」藍河惶恐的說:「有什麼問題嗎?」

  「沒事。」他的左眼都快瞇得跟右眼一樣小了,藍河看了很是心驚:「你繼續。」

  「好、好的……我那時候就覺得,那位圖書隊員真是特別的帥、特別了不起,整間書店的人都非常感謝他,那些寶貴的書就這麼被搶救了下來。我就是從那時起,開始認為圖書隊員是個十分偉大的職業,他們奉獻自己,為守護書本而奮戰。為此我改變志願選擇就讀有圖書管理課程的大學,並立志進入圖書隊,向當年那位圖書隊員看齊。」藍河流暢的說完了整段話,覺得整顆躁動的心都平靜了起來。無論結果怎樣都無所謂了,他已講出了他的真心,他一直以來為之努力的,最真誠的理由。

 

  而那位綁著小馬尾的教官卻不知道為何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張佳樂瞄了一眼左手邊,原先只是在努力憋笑,最後終於忍俊不住笑到只差沒整個人翻過去。孫哲平斜睨了他一眼,拿起手上的厚重資料便毫不留情的朝張佳樂的後腦杓用力拍了下去。

  面對捂著頭齜牙咧嘴的張佳樂,他只是冷靜的說了一句:「注意素質。」接著就轉過頭去,肩膀也可疑的抖動了起來。

  中間那位看起來還算嚴肅的大小眼教官嘴角似乎在抽搐著,看起來有些蛋疼。

  我……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藍河有些茫然。

 

  而在藍河眼裡只有莫名其妙四個字評論的葉修只是默默的從口袋裡摸出一支菸,翹著二郎腿目光縹渺,點上的同時望著遠方說了句:「造孽啊。」

  韓文清這時再也無法忍受了,厲聲說:「這什麼場合,給我把菸熄掉!」

  「哎老韓,你怎麼這麼狠心,連讓我感嘆一下青春的流逝都不肯……」

  眼見場面就要火爆起來,張新杰咳了幾聲,用著藍河幾乎就要痛哭流涕的模範口吻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你的經歷我們會列入參考。那麼,如果你成功進入了圖書隊,你想進入什麼部門?」

  「防衛部!」藍河立刻答道。

  「將防衛部擺在第一志願的人很少。」張新杰推了推眼鏡:「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部門有一定的風險存在。」

  「是、是的。」藍河握緊了拳頭,一雙清澈的眼閃著堅定的光芒:「但我無論如何都想向當年那位圖書館員一樣,勇敢的站出來保護書籍。他是我一輩子的目標,也是我進入圖書隊最大的理由。」

 

  翹著椅子笑個不停的張佳樂終於整個人倒栽蔥翻了過去。

 

--

設定上就是當年救了藍河的是葉修,葉修甚至為了這次事件被降職。不過小藍基本上不記得他的長相,後來陰陽錯差以為是黃少所以很崇拜他,葉修本人也沒說破……差不多這樣XD

這事當時在隊裡很有名,但因為不太光彩,所以後來的新生大概都不知道。藍河每提一次就是對葉修的羞恥play。

還有樂樂嗚呼哀哉。[蠟燭]

评论(11)
热度(3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