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新社員/ALL CP] 微小說練習

.題目感謝:http://blog.yam.com/shingo/article/23205151

 超過很多字對不起!

.因為想來練習寫寫雷東以外的CP,所以裏面什麼都有,注意TAG避雷。為什麼還是很多雷東這種事就不要吐槽了。

.RPS那題因為略敏感所以被我吃掉了。倒數兩題因為不想上R18的TAG所以內容很清新。

.第一次一次性寫這麼多CP,不管哪個寫起來都很愉快,謝謝新社員!ヽ( ´∀`)人(´∀`)ノ

 

--

 

Adventure(冒險) #廣安

細數了對方沉眠中輕顫的睫毛,裴世廣一時情動,忍不住低下頭吻了睡夢中的男友。

結果被昨天熬夜寫曲子的安啟凡揍了。

 

Angst(焦慮) #三吾

老闆身上的白制服沾了一個汙點他卻不能馬上把它脫下來清洗。

 

Crackfic(片段) #八莉

「小八小八!你覺得新刊就寫老師和教官的五十道陰影啪囉如何?怎樣怎樣很帶感吧?」

師葉月稍微想像了一下,委婉的說道:「我覺得……有點雷……」

啊,連小八都會說雷這種用詞了。

 

Crime(背德) #雷東

曾經在他年輕的時候,有許許多多的人問過他:你後悔嗎?

那一張張的面孔至今依然在東聲敏的腦海裏印得清晰,有帶著苦澀笑容的妻子,有幾近崩潰的母親,有面帶怒容的父親,有怯生生而悲傷的學生……可是那個男人始終沒有問過他。無從知曉心底交雜的些許欣喜些許難過是什麼,夕陽下拖得好長好長的影子釀成漫長的僥倖和驕傲,千言萬語也只能說聲他知道為什麼,答案如此肯定。

不後悔。怎麼能夠說後悔。

 

說了後悔就得把他們之間的愛恨癡嗔全都一筆勾銷。

你甘心嗎?不甘心吧。

 

Crossover(混合同人) #小八 #月刊少女野崎君

「怎麼辦怎麼辦?今年的情人節巧克力我該送給小八同學還是鹿島同學?」

「都送!都送!」

「那男生的份呢?」

「誰還想管男生啊。」

 

Death(死亡) #八莉

安啟凡看到來電顯示標明小八便毫不猶豫的接了電話,結果對面傳來的沉痛嗓音嚇了他一大跳:「小安,能幫我一個忙嗎……莉莉絲她、她……」

「怎、怎麼了?你們吵架了嗎?還是出了什麼意外?妳、妳不要緊張,我馬上趕過去!」

「她……喜歡的角色領便當了。」

「啊,那的確是比分手還嚴重的事。」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傳說中的

在甯常夏的鼓催下一口氣追完黑執事的師葉月有個疑惑:「所以我們當初為什麼要cos成兩個謝爾?一般出cos不都是要出搭檔角色的嗎?」

甯常夏用一種夢幻又飽含無限遺憾的口吻答道:「這個嘛,因為我們認識一個只要戴上假髮就能完美cos成賽巴斯欽的人……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哦……」

「……的確是呢。」

 

Fantasy(幻想) #雷東

依稀在夢境中回想起高中時的生活,想起你的笑容,想起你的擁抱,想起你的喘息,想起你的溫度,想起你和我(不存在)的未來。

想你頭髮被風拂起的模樣,想你對著架上牛奶的價格煩惱,想你看著電影安靜的掉淚,想你站在紅毯的那一頭。

你說十二年來夢境的主角都是同一個人是什麼概念。

 

Fetish(戀物癖) #三吾

理所當然的,都衍吾所有的制服領帶都由完美執事伺候的妥妥貼貼。

將最後一點皺折熨燙的完美無暇,筆直的線條無可挑剔。顧培三清了清喉嚨,看著那條領帶似是即將踏上演講台的學生:「老闆……呃不對。」

搖搖頭,重來一遍:「老吾……還是不對。」

揉了揉僵硬的臉頰,再接再厲:「衍吾……我……嗯……我……」

抱著頭對領帶懺悔,只有這件事怎樣都做不好。

 

First Time(第一次) #八安

天台上的告白是我第一次對你說謊,也是最後一次。

 

Fluff(輕鬆) #八莉

甯常夏看了一眼空白的分鏡,鼓起勇氣說:「小八,請給我一段甜蜜蜜的告白!」

勾下巴之類的事二年九班的班草做起來簡直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在煩惱什麼呢我的公主殿下?妳的腦海裏應該只想著我才是啊。」

「嘿、嘿嘿……好蘇喔。」甯常夏倒覺得腦海一片空白,體溫極速升高,簡直像醉了一樣。

 

Future Fic(未來) #八安

國中的畢業紀念冊上寫了重要活,小學的畢業紀念冊則很俗的寫了友誼長存,還用誇張的曲線將四個字串連起來,結尾附了個愛心。

師葉月看著咯咯笑個不停,那是他們牽著手也不覺得奇怪,也不用思考未來該何去何從的美好時代。

 

Horror(驚慄) #廣安

安啟凡做過無數次關於「假如裴世廣看恐怖片會是什麼樣的類型」的猜想,瞧他一副隨時不知道會飄到哪裡的模樣,應該是完全無感的那種?或者會怕的話也不賴,就是俗稱的反差萌吧,到時候分給他衣服一角也無妨。

而當他喜孜孜的拉著人進電影院後,才發現對方在鬼怪出場前就安然進入了夢鄉。

 

Humor(幽默) #廣安

「小安,我問你一個問題喔,胡……」

「好的盛夏光年謝謝慢走不送。」

「等等!我什麼都還沒講耶!!!」

「因為老吾三分鐘前才剛講了這個笑話然後一個人哈哈哈的走掉了。」安啟凡冷冷的回道。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三澤

顧培三至今偶爾還是會收到何意澤寄來的演唱會門票或是專輯,每首歌他都聽了,不得不說何意澤的音樂在他跟裴世廣分手後更臻完美了,全然不是高中生該有的高度。

一百個戀愛中的人聽何意澤的音樂就會有一百種欣喜甜蜜,一百個失戀的人聽何意澤的音樂就會有一百種苦痛悲哀,他的音樂就是如此有魔力,顧培三很不想承認自己也聽懂了。

大概在他曾經還很天真的時候問過:「和阿廣分手你難過嗎?」

抱著吉他的少年輕聲說,很難過呀。然後他笑了,低頭撥弄了幾個和弦。

是的,他是天之驕子,唯有依靠音樂和愛才能活下去。

 

Kinky(變態/怪癖) #雷東

甯常夏在校門口觀察了好幾天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試探:「老師,請問教官的上班時間是……?」

雷殷甲回答的漫不經心:「嗯?通常都會在七點半前到校,大概21分會拐過那個街口,禮拜四的話因為附近的早餐店有特餐優惠所以會特別繞過去,晚個5分鐘左右吧。」

「……老師,這樣真的有點變態耶。」

「嘖,小孩子不懂啦。」

 

Parody(仿效) #小安

安啟凡從睡夢中驚醒,急急忙忙的衝到書桌前把寫好的旋律全都抹去。仿聲鳥模仿的不只是聲音,還有始終放不開的眷戀回憶。

--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自己筆下的旋律全都是你。

 

Poetry(詩歌/韻文) #廣安

今天

被小安

罵了

 

裴世廣 寫於 一個憂鬱明媚的午後

 

Romance(浪漫) #廣澤

有時候只是在夕陽的餘暉下聽你唱完一首歌,沒有交談,節拍落下,最後一絲光芒也消弭在你的呼吸之中。

那是他們愛情最純粹的時刻。

 

Sci-Fi(科幻) #三吾

不知道為什麼在都衍吾看完新的動畫片發出「好想開鋼彈喔」的感嘆後,所有人的第一個反應都是撲上去攔住顧培三。

 

Smut(情色) #雷東

雷殷甲最近從學生身上得到了靈感。

他不動聲色的盯著蹲在玄關綁鞋帶的東聲敏,彎曲的腿將緊身布料勒得更加緊繃,線條很美。

「下次我幫你捲褲管吧。」

「啊?你腦袋撞壞了?」

 

Spiritual(心靈) #三吾

都衍吾最近迷上了數碼●貝,還一直嚷嚷什麼「無印才是王道!」之類的話,顧培三聽不太懂,但只要老闆開心就好了。

一開始是被迫跟著追進度,到最後就連原本興趣不大的顧培三都可以下意識哼唱那首貫穿全劇的進化曲。而當結局粉紅色的帽子在風中飛起,都衍吾抱著抱枕嚎啕大哭的時刻,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眼眶也跟著酸澀起來。

如果可以一輩子不要長大就好了。

 

Suspense(懸念) #廣安

安啟凡覺得他的男朋友以前一定用過「卐乂Oo ↙罪i墮落★煞氣a廣㊣↗oO乂卍」之類的暱稱,但他不好意思問。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小八

黑暗中有無形的人影對著她說,給妳一次機會吧?讓妳回到誰也無法阻礙的童年,好好的對喜歡的人告白。

師葉月沉默了下,最後拒絕了。她說,時間會讓我們遇見更好的人,她不想失去那種可能。如果過了很久很久,有天我們發現彼此還是最好的,那就會在一起了。

微弱的光閃爍著,光的那頭有著一模一樣面容的師葉月對著她笑。

比誰都還認真的妳會得到幸福的。

 

Tragedy(悲劇) #八莉

「好的小八,我們就從最基本的開始訓練吧!你覺得這個男主角是攻還受呢?」

「呃……攻吧?」

「不對不對!那這個呢?」

「……應該是受?」

「嘖……再試一次,你覺得這名偽娘到底是攻還受!說!」

「唔……呃……我想想……大、大概是……受吧?」小心翼翼。

「啊啊啊啊啊不行!完全不行!我跟小八的攻受觀完全不一樣!逆CP是沒有未來的!我不活啦JOJO!」

 

Western(西部風格) #雷東

「這劇本要求怎麼這麼囉嗦啊……首先我先約東出門釣個魚?」

「啊啊啊不要!!!不!!!!老師住手!!!!!那是死亡FLAG!!!!!!」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廣安 #雷東

「說起來為什麼只有老吾有聖誕老人啊?我也好想要……」

「小安!」

「好的阿廣你不用激動到站起來,我很開心,但這樣會失去驚喜感。」

「老師我也好想要聖誕老人喔……」

「老師,醒醒。」

居然被學生集體憐憫了。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八莉

師葉月曾經以為自己見過無數次女孩子告白的大場面並且身經百戰,直到她到了販售會現場充當一日小精靈,才發現自己錯了。

莉莉絲老師,真是,好受歡迎,啊。

收了一整日告白卡片(大大嫁給我!)、精緻禮物和手工甜點的她忽然感到了敬畏和一絲絲無以名狀的嫉妒。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ALL #HarryPotter

師葉月甫一踏入葛來分多交誼廳就感到一陣濃濃的愁雲慘霧感迎面撲來,彷彿一打的催狂魔剛進來巡禮過。該說真不愧是普等巫測等級的壓力嗎,即使距離考試還有一整週,就已經讓大部分的學生接近崩潰邊緣。

不遠處的都衍吾癱在扶手椅上對著身邊的人喃喃道:「三三,你說我現在跳上鷹馬逃離學校還來不來得及……」

「容我提醒,老闆,你上次才被鷹馬咬了。」

嘖嘖。師葉月搖搖頭,瞥見裴世廣坐在安啟凡身邊用著一臉恍惚的神情瞪著水晶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占卜。用安啟凡的說法就是「與其讓他占卜還不如讓他直接去跟未知生物交流比較快,感覺有共通語言」,看來前景堪憂。

而目前唯一看起來能全身而退的好學生安啟凡正拿著魔杖專心的戳著茶杯,把它們變成一隻隻毛茸茸的倉鼠,看上去有種莫名的治癒感。

師葉月在一旁拉了張扶手椅坐了下來,好心提醒道:「記得把牠們變回去啊,不然通通會變成東教授養的貓的糧食。」

「你說得對……教授那隻貓實在夠胖啦。」

 

哦對了,師葉月突然想起她特地從圖書館跑回交誼廳可不是來找小安閒話家常的,她和甯常夏約好了要交換魔法史筆記來著。

四處尋找著女孩的身影,她終於在交誼廳角落找到了正振筆疾書著的甯常夏。眼角餘光可以瞥見上頭大大寫著「驚爆!葛來分多學院導師和史萊哲林學院導師間不可告人的地下戀情?!二十年前我遇見了你,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最美的奇蹟……」之類的字眼,她知道那是學校裏相當流行的地下報紙,風靡全校謎一般的客群。

總之,她不用水晶球也可以遇見一個禮拜後甯常夏哭著對她說「早知道不寫獅蛇特刊了!」的未來,嗚呼哀哉。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吾三

只見都衍吾邪佞一笑,勾起顧培三姣好的下巴問道:「不是說好只當我一個人的執事嗎?嗯?是誰給你這個勇氣去跟阿澤說話的?」

「不……老闆,你誤會了……」

「解釋就不必了,讓我直接問問你的身體吧。」

 

師葉月顫抖著闔上手中的《邪佞總裁俏執事》,覺得今天自己起床的方式一定有哪裡不對。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雷東

雷殷甲抱起眼前愈發秀麗的小女孩,淚水幾乎就要淹沒視線。這種得到了全世界的喜悅是什麼,那般失去了一切的失落又是什麼。嘿妳肯定不會知道吧,因為妳要永遠幸福快樂的活著。

這是他世上最喜歡的人所生下的孩子,所以他也會用一輩子去愛她。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小八

「師燁岳,性別男,身高188公分體重68公斤,八月八號獅子座,大男人主義但願意為了幼馴染小安放下自己不可一世的尊嚴,因為太帥太完美特別追加了會把泡麵煮爛的笨手笨腳屬性。憂鬱的時候會去湖邊吹小喇叭,雖然很吵但因為是美男子所以可以被原諒。暗戀小安多年卻抵擋不過天降系的威力,雖然是攻但為了小安連『正面上我!』這種台詞都說得出!嗚嗚!好虐心!」

「不對,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性轉了吧!」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三吾

在滿十八歲前顧培三大概沖了一輩子的冷水澡。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雷東

當紅髮男人欺上前咬他的脣時,東聲敏就知道一切都毀了。那些他一直以來堅持的矜持轟然倒塌,理智斷裂,最直白的慾望流淌在血液之中叫囂,令他全身麻癢難耐。

你知道的,只要你還肯吻我,一切都無從拒絕。

评论
热度(7)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