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黃 07

※試著把周黃衝到跟葉藍一樣的篇數?嘛不過要開學了……

※平行架空,學paro

 

校園三十題/7.第一名與第二名

 

  其實黃少天對安排一個啞巴坐他旁邊還是挺有意見的。

  儘管已在同個班級裡待上了一整年,他對周澤楷這個人還是沒什麼印象──哦,真要說的話還是有的,因為對方硬生生把他從班草的寶座上給擠了下去。黃少天很不服,無視於周澤楷就算放到校際也鐵定是能笑到最後的等級,正想上前去噴幾句垃圾話挑釁,卻馬上就被一群嘰嘰喳喳的女生給擠走了。他看著被女生圍在中央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點了點頭,搖了搖頭,最後靦腆的笑了一下,女生們此起彼落的小小驚呼著。

  黃少天在心底給他狠狠打上了鄙視的標籤。

 

  周澤楷這個人成績算不上頂好,勉勉強強攀在中上的邊緣,但總是安安靜靜的,在老師眼裡就是個認真向學的好孩子,最多就是語文老師頭痛得要命。作文一篇一篇的退回去,雖然已比口頭表達好上很多,但還是簡潔得不知所云。同樣被一篇一篇退回去的還有黃少天的得意之作,理由當然是,廢話太多。

  黃少天氣呼呼的領回自己的作業時,旁邊就站著周澤楷。他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覺得什麼都看不順眼,而對方只是眨了眨眼,似乎毫無所覺。

  於是就這麼一整年過去了,他們也沒能談上幾句話。

 

  在新學期開始之際,導師終於想到一個兩全其美──又或者是兩敗俱傷──的辦法。把一個奔放過頭一個寡言過度的孩子排在一起,他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先上了。

  搬來新座位的黃少天唉聲嘆氣著,怎麼旁邊就坐著一個死啞巴,以後上課誰陪他一起作打混摸魚聊天的小夥伴。他正毫無顧忌當事人心情的大聲抱怨到一半,周澤楷便拍了拍他的肩,遞給他一瓶牛奶。沒有說明,然後人就走了。

  他愣了好久,也沒搞懂對方到底想表達什麼。後來的後來,他才從周澤楷那邊得知那是他為了想表達示好的心意特地去買的。黃少天聽了有些感動,但又依稀想起,那牛奶似乎在抽屜裡放得有些久──發酸,鬧肚子,照整點跑廁所,往事不堪回首。

 

  黃少天痛心疾首的趴在床上搥枕頭,當年的自己真是好傻好天真,怎麼沒把對方立刻拉黑加入永久拒絕往來戶,否則他現在也不會躺在這邊腰痛肩痛屁股痛。

  比當年抽高許多的挺拔青年特別無辜的幫他順了順毛,也不知道黃少天突然就發起什麼瘋。

评论
热度(10)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