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黃 06

※從都市來到小農村教書的人民教師周澤楷x沒讀過書的陣頭青年黃少天……不要問我這是什麼鬼東西!我也不知道這個莫名其妙的農村paro怎麼出現的!(笑哭)

※總之就是莫名其妙亂寫一通雷雷的片段……藥不能停救命

 

  周澤楷沒有給孩子們排課的時候,便會一個人沿著田間小徑慢慢的走,路的盡頭有他一直在等的人。遠處傳來年輕的喧鬧聲,聽上去是在爭什麼剛成熟的瓜果吃,他側耳聽著,大概是王杰希家的小孩們吧。近日天氣很好,沒過多久作物就可以收成了,總看老天爺臉色過活的人們自然也開心了起來。而風雨無阻的藍雨最近練得更勤了,他知道黃少天在這個時間總會排開所有人,獨自找個有樹蔭的角落練習。

  黃少天聲稱這是為了他獨一無二的節奏感所必須的準備,他只覺得很好,很好,在那靜謐的空間裡,惟有黃少天在他眼中獨自舞著。

 

  等他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黃少天已經開始了練習,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似乎已經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周澤楷稍稍憶起他第一次跟著鼓聲尋來此地時,對方對著他毫無間斷的痛罵了一個小時,直到自己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黃少天狠狠瞪著那個似乎毫無退卻之意又不吭聲的外來客,沒輒了。

  「要不是小盧對你稱讚有加的話,我早就叫上兄弟把你攆出這個地方了。哼,大爺好日子不過特地跑來我們這種鄉下地方也不知道在圖些什麼,看上去就一肚子壞水,什麼高級知識分子,我呸。」

  即使面對如此直接明白的厭惡,周澤楷也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於是那天他就站在老榕樹下看著黃少天練習了一整天,目不轉睛。

  摸清了黃少天的作息後,他特地把這段時間的課給排開,自己從簡陋的教室裡拎了個凳子到樹下坐著,然後等黃少天結束練習之後再乖乖的拎著凳子沿著小徑走回去。第三次,第四次,直到黃少天終於厭煩的開口說:「你就放著吧,大熱天的每天拎來拎去你不嫌重麼我看了都嫌煩……啊啊話說回來你這個人本來就挺煩的還不早點收拾家當滾回老家去吧。」

  他規規矩矩的點了點頭,為了表示友好淺淺的笑了一下,黃少天別過頭去。

 

  與大熱天也整整齊齊的穿著得體的套裝,和這片山清水秀的背景特別格格不入的周澤楷相比,黃少天顯得正常多了。他向來就是隨便套著一件單薄的背心,熱了就隨手往上撈,露出精實平坦的小腹,拿著破爛的紙板就是一陣猛搧。即使特意挑了樹蔭下多少可遮蔽炎熱的日光,但一整天蹦跳下來,通常也都汗濕的跟條抹布似的。原本想爽快的脫了光著胳膊就走,但一想到周澤楷就跟在身後,最後黃少天還是憤憤然的把背心套了回去,乾爽的白底早就濕成一片透明的黏膩。他老覺得背後的視線特別灼人──但每次一回過頭去,那傢伙總在看路邊的小花小草,好像多有興趣一樣。

  裝!讓你再裝!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結實的上臂,很滿意的確信自己絕對可以把那傢伙一拳撂倒在地,揍得他哭爹喊娘。

 

  其實他也不是真沒動過那點心思。

  周澤楷喜歡他充滿活力的吆喝聲,喜歡他緊繃漂亮的肌肉線條,喜歡他滿嘴垃圾話唸個不停,喜歡他總是不經意的朝他笑出酒窩然後又擺回一張臭臉,最喜歡的是他充滿爆發力而朝氣蓬勃的靈魂。

  他就是能在黃少天的身上,看到那在水泥叢林中見不著的,獨一無二的景致。如太陽一般的耀眼,儘管刺目卻又忍不住去朝熱烈的光源望去。

  他看著黃少天抹去頸間的汗水,皮膚比他們剛認識時還黝黑了一些,如燃燒一般的落日餘暉正好映在他淺色的髮上,碎成一片片豔紅。

  周澤楷想,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


--

我想了又想還是決定在文章裡就出賣夯子大大的性感小背心黃少!

繪者原噗:http://www.plurk.com/p/j61t0n



小周:……<●><●>

评论(4)
热度(17)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