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11

※灑糖,已交往結婚向

※葉修已退役轉幕後,藍河還在藍溪閣工作但搬來H市同居的設定

 

  在藍河為葉修做的所有保姆工作中,只有一件他是真心樂在其中且充滿期待的。

 

  每隔幾天就在對方出浴室時遞上乾淨的大毛巾,把一頭濕髮擦乾,接上吹風機。藍河的動作既輕柔又熟練,在熱風的吹拂下葉修忍不住打了個大呵欠,腦袋都一頓一頓的。藍河覺得他好像在養隻有些胖的大黑貓,特別懶得洗澡的那種,抓進浴室都要哇哇叫。

  好不容易把前置作業都搞定了之後,在藍河充滿期盼的眼光下,葉修懶洋洋的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多漂亮的一雙手。

  藍河可以向上天發誓他絕對對手指沒有什麼特殊的癖好,但葉修的手,真的是光看著就會忍不住欽羨感嘆,這的確是一雙打著榮耀的手。更何況這雙手曾經捧起過無數他仰望著的光芒,他虔誠的看著,把每一道光束都好好收進心底。

  那雙手薄而修長,蒼白的指尖僅留著短圓的指甲,幾乎可見底下的軟肉。一看就知道是經常修剪才會有的長度,掌心觸感溫軟良好,藍河每次握起時都忍不住多摸兩把,然後又深刻的反省起自己像個變態似的。

  葉修倒是不怎麼介意,大大方方的把剪指甲保養指尖的工作交了出去,自己當大爺真是樂得輕鬆。

  「我說小藍啊。」他輕搔了一下對方的掌心,麻癢的感覺像搔在心尖兒上似的:「要剪就快,指甲剛泡過熱水等下就不軟了,你待會要慢慢摸多久哥都不介意啊,看在家屬的份上不收費的。」

  藍河紅著一張臉拿起指甲剪,什麼也沒說。他太熟悉對方那調情似的搔刮,儘管經歷了無數次也習慣不了。

 

  仔仔細細的把多餘的指甲全部剪掉,最後塗上保養用的指緣油,這大概是全身邋遢的葉修唯一會花心思注意的地方了。而自從這個工作被藍河接過去之後,對方似乎比他還小心翼翼一百倍,捧著都像是在捧什麼易碎的珍寶,讓他好氣又好笑。

  見藍河專注的盯著自己的手,彷彿剛完成什麼藝術品大氣都不敢屏一下的樣子,葉修忍不住調笑道:「這麼喜歡的話,讓你舔幾下也行啊。」

  「怎麼可以!這可是要打榮耀的手!」藍河一臉憤慨,似乎完全理解錯方向。

  「哦,我倒是覺得沒差啦,反正連你那邊都進去過……」

  「閉嘴閉嘴閉嘴!」他痛心疾首的阻止大神說下去,這種話說起來都沒羞沒臊的。

  不過他剛剛說的提議倒是挺讓人心動的。藍河在內心掙扎了好久,好久,好久,久到葉修都快靠著沙發睡著了,才小聲的憋出一句:「……真的可以?」

  「啊?」葉修從模糊的夢中驚醒,「什麼……可以啊,請便請便。」敢情他根本沒搞清楚是什麼事就隨口應下。

  藍河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小心翼翼的拉過他的食指,張開嘴就含了上去。舌尖滑過指腹帶來異樣的麻癢感,深怕咬到對方因此半鼓著臉頰不敢用力,直到吞沒了指根才用軟舌輕柔的舔弄了起來。

  最後他睜開眼,那雙漂亮的淺色眼眸直勾勾的看著他,在這距離下顯得特別分明纖長的睫毛搧了幾下,含糊的喊了他的名字:「……葉修?」

 

  他只覺得心臟劇烈的震了一下,整個人都不好了。

 

--

同居的老夫老妻總有一天會寫到閨房情趣的(大概)……但我現在想睡覺!所以強制拉燈!哈哈哈哈哈!

评论(18)
热度(36)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