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新社員/雷東] 03

#

我曾以為愛能令我們無所畏懼,後來才知曉那是無知而帶來的無謂。

原來我們不是不夠愛彼此,只因愛什麼都無法克服。

 

#

每個平凡無奇的早晨都該有個與眾不同的冒險。

也忘了是從哪一本書上看到的話,已過不惑之年的東聲敏倒是覺得自己在好幾十年前(這個單位真可怕,他想)就已經丟棄了這種浪漫。生活在這個都市的人類興許都是吧,畢竟他們都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人類,成天庸庸碌碌煩惱著煩惱不完的瑣碎小事,365天漸漸變得機械而漫長,每日升起的日光像是解脫的倒數計時。

當內心浮現「人生也不過是這樣」想法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變成很無趣的大人了。

 

眼前的男人大概不這樣想吧。

剛睡醒的腦袋尚有些昏沉,動了動手指僵硬的不像是自己的手似的,印入眼簾的是太過熟悉的臉,此刻卻陌生的像夢境一樣。三十年前他大概也做過類似的夢,把所有美好的憧憬都劃入世界,小心翼翼捧著生怕一覺醒來就化為泡沫。

東聲敏輕歎了口氣,鬼使神差的撫上了枕邊人的臉,細細描摹著歲月帶來的稜角。大概在剛回到原東寺高中的那段日子裏,自己甚至沒能鼓起勇氣好好將那張依稀只記得年輕輪廓的臉看得仔細。多看了一眼便怕留戀,而如今他卻留了好多好多日子去給他眷戀一輩子。

他想,雷殷甲大概遠比他看得通透,卻比任何人都不願承認罷了。

 

無聊的大人們也是需要一些浪漫的呀,可不是麼。

 

窸窸窣窣的小動作終究還是吵醒了沉眠中的紅髮男人,甫一睜開眼便發現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著實把他給嚇了個半醒。

「東?」他試探性的喚了聲,沒有回應,溫軟的唇卻直接貼了上來。

只是嘴貼嘴的輕柔廝磨,偶爾磨磨蹭蹭的咬了一下唇瓣,作為早安吻很合適,但雷殷甲不介意再更深入一些。

主動的那方卻先後退了一步,眨了眨眼睫,如墨的瞳閃爍著輕快的光芒。

「心情很好?」他想欺上前去吻他,卻被抵在唇前的食指拒於千里之外。

「我有個大發現。」東聲敏難得用種很孩子氣,發現新大陸般的口吻說話。

「啊?」腦袋還不是很清晰的雷殷甲愣了一下。

「你有白頭髮啦。」

 

東聲敏的語氣的很平淡,說的也只不過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小事。可是他懂,他也會懂,那對他們來說是付出了多少代價才換回來的可能。

心臟被緊緊揪了一下,泛著些許酸楚而疼痛的甜蜜,原來幸福的輪廓如此簡單而清晰。

那首歌是怎麼唱來著。

 

#

「我愛你」和「我喜歡你」都已經聽膩了吧。

然而最動人的情話卻是「你願意和我過一輩子嗎」。


评论(2)
热度(7)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