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09

※灑糖,已交往結婚向

※葉修已退役轉幕後,藍河還在藍溪閣工作但搬來H市同居的設定

 

  「來,抱一個。」

  藍河用一種特像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站在他書房門口,大大朝他敞開懷抱的葉修。

 

  「大神您今天又吃錯什麼藥啦,沒事就快點休息睡覺維持正常好作息才能做個有抱負有理想的好青年……」他用一種幼教老師的口吻柔性勸導。

  「嗯?冠軍拿到了,理想也拐回家了,沒比哥更有為的愛國好青年了。」見藍河張著一張嘴說不出話,也不知道是被那種坦然的無恥氣著了還是害羞了,估計兩者都有。葉修又朝他勾了勾手,「過來。」

  「叫狗呢。」抱怨雖抱怨,但他還是站起身來朝對方走去,「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啥,就是當你在埋頭寫公會報表的時候,哥搶BOSS剛好遇到霸氣雄圖的人馬,也沒說幾句話對面就惱羞全殺過來了。唉,累死人了,年輕人啊,就是沉不住氣。」

  藍河一時無語。不用描述他也能想像出霸圖的人看見老仇家──特別是這種仇恨值極高的混蛋──一個個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畢竟就連他都常常想掐死葉修洩憤。不過嘛,反正氣到的是霸氣雄圖的人,就算全被君莫笑殺回老家他也樂得開心。

  所以他也只是歎了口氣,拉過葉修的手幫對方做起手操。

  他不是職業選手,所以並沒有固定做手操的習慣,只是待在葉修身邊久了自然也上手了起來。主要還是葉修喜歡抓著他的手玩,覺得比他短了半個指節的小手掌特別可愛(他氣死了),做著做著,最後指尖總會糾纏在一塊兒。

  於是他很自然的低下頭親吻他。

 

  藍河的身上總有一種很好聞的香氣,儘管他們的沐浴乳洗髮乳甚至是洗面乳都系出同源,但他依舊如此認為著。對此藍河只是有些無言的指出,那只是你太懶得洗澡了,像話麼。有什麼關係,他想,能讓人安然入眠的氣息,只消一種便足矣。

  他眷戀的埋在藍河的頸窩間,輕輕啃咬著對方白皙的頸子。寬厚的手掌攬過腰際,從衣縫間用著指尖的薄繭細細摩挲敏感的肌膚,他感受到懷中的人竄過一絲顫抖,猶豫了下旋即又放鬆下來,抬起手臂回應了這個過分親密的擁抱。

  「回臥室?」葉修輕聲問道。

  「……」只見藍河皺了皺眉,攬著對方的雙手又像是確認般緊緊抱了一下,最後沉痛的問:「大神……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呀……?」

  太殘酷了,他無語望蒼天……天花板。「小藍啊,做什麼在這種時候提這種事呢多破壞氣氛,春宵一刻值千金……」

  「靠,不要以為可以就這樣混過去!你有多久沒運動沒曬太陽……不對,你多久沒出過門了!」

  「我有出門買菸。」特別理直氣壯。

  藍河無言的摸了摸他線條逐漸圓潤的下頷,剛長出來短鬚手感有些扎人──但這不是重點。

  「大神啊。」

  「聽著呢。」

  「雖然我覺得抱著挺舒服的──但你很快就要被人嘲笑不是虛胖是實胖了啊。」

  「哦,幸福胖,聽起來挺不錯的,可以嘲笑那群光棍。」

  他樂意藍河可不樂意了。什麼高血壓糖尿病心肌梗塞的名詞從他的腦袋飄過,媽啊要是大神毀在他手上他不就成了千古罪人。

  最後他厲聲宣布:「從今天開始,沒有宵夜了!」

 

  晴天霹靂。葉修久違的感到了人生危機。

评论(15)
热度(29)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