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新社員/雷東] 01

最後一次寫文是八月的事,我好方。(然而再上一次已是半年前)

夢想中的台東民宿結局!(完全聽不懂在說什麼)


--


雷殷甲甫一踏進房間就見到東聲敏十分難得的直接在尚佈滿灰塵的地板上席地而坐,盯著角落內容物不明的紙箱傻愣著,那模樣竟是讓他讀出了一絲失魂落魄的味道。哦哦,有戲。心中的警鈴騷動了起來,說不好奇是假的,畢竟那樣子像極了每次對方惱羞成怒一時做了衝動事後都不自覺懊悔的標準反應。啊,不過要他來說的話,無論是發紅的眼角還是翻飛的領口都讓人特別心動就是了。

尚未裝修完成的新居四處擺滿了還未拆封安置的家具和生活用品,雷殷甲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翻山越嶺來到男人身邊,小心翼翼拍了拍對方:「怎麼啦?」

東聲敏瞥了他一眼,到口的「沒什麼」想想又吞了回去,畢竟目標物實在太顯眼了。他指了指那個謎一般的紙箱,一臉生無可戀。

憑藉著二十年以上交情的份量,雷殷甲大概也猜了個七七八八:「路邊推銷?」

「郵局前面。」

「刷卡付現?」

「分六期。」

完成了相聲一般的資訊交流,雷殷甲忍住笑出聲的衝動(會被揍吧),盡可能讓自己的口吻充滿關懷:「看來遇上了讓你覺得特別棘手的類型?一般推銷員都會被你嚇走吧,難得看你腦波弱一回。」

「我只是不想讓家裡有太多無謂的雜物。」

「我覺得你對雜物的定義太嚴苛了,像我覺得上次那個大型盆栽就很好,有助風水,保護視力,還標榜百分百招財……」

「那個就是垃圾的範疇。」東聲敏冷酷的打斷了他。

「那全自動咖啡機?」

「你喝咖啡嗎?」

「跑步機咧!難得上次特價七折還送一整年份的報紙!」

「出門就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你不會自己去外面跑啊!」

雷殷甲覺得自己輸了,時過境遷如今連東聲敏都能說笑話了,顯然自己的抗爭是毫無意義的。


「好吧。」他清清喉嚨,「所以這個『不是垃圾』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東聲敏有些心虛的轉開了視線,「因為那個推銷員十分鍥而不捨……」

「說重點。」

難得被句點一回的男人嘖了一聲,「你知道嗎,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就是你的口水吃太多……」

不得不說,這句話對雷殷甲還是很受用的。

「大不了我陪你去退貨嘛。」溫柔的循循善誘。

「唉。」東聲敏歎了口氣,動手拆起箱子,「這是……豪華狗屋。」


全世界的氣體分子同時凍結了十秒。

「……東,我們沒養狗喔?」

「我知道!不用提醒我!」惱羞。

這反應倒是讓雷殷甲想起了很久遠很久遠的事,像是對方老家小時候養了條狗,感情好得要命,歲數好像也超過十歲了吧?一直到東聲敏高二才安然壽終正寢之類的小故事。

他想,既然都難得腦波弱一回了,何不就一起繼續弱下去呢。

畢竟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新生活。


--


後來他們就真的一起去領養了一隻狗。

「所以這隻狗的名字是?你想好了?」

「犬夜叉。」

「……這是冷笑話?」

「並不是。他有耳朵耶。」

耳朵才不是重點哩。這是報復的一種嗎?雷殷甲最後還是心情有點複雜的接受了。


评论
热度(14)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