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黄

※題目出自#夜間卡片# 155 牛奶/男朋友/習慣

※夏休期跑去S市玩的黃少

 

  黃少天一下飛機把行李通通扔進周澤楷的房間之後就爽朗的說,咱們去逛個超市吧補點糧食半夜配著榮耀吃正好!完全一副已內定要PK一整晚的樣子。周澤楷從來不會在這種小事跟黃少天唱什麼反調,被拉著手就往門外衝。一直等到見到了不遠處的紅綠燈才緩緩放慢腳步,黃少天對著他微揚的嘴角眨了眨眼,慢了好幾拍才猛地放開了他的手。

  黃少天這個人掩飾害羞的方法就是,很聒噪,更聒噪,比平常還要聒噪三倍。即使是路過的旁人都不禁為那驚人的語速而側目,周澤楷卻覺得聽上去挺悅耳的,愈發上揚的語尾像是要飄起來似的,就如同他的心情一樣。

  周澤楷在對方把家庭號牛奶丟進籃子裡時詫異了一下(儘管他沒有做出任何表示),黃少天倒是第一時間反應了:「幹嘛?不是要住你那邊好幾天嗎?我一個人就夠喝了,甭擔心過期。」

  他沒說話,就按著黃少天的手,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就踩到什麼關鍵字的黃少天哇哇大叫你發什麼神經啊也不放。

 

  暑期的S市就連夜晚也瀰漫著一股無法消散的熱氣,才出門一趟就熱得滿身大汗,黃少天直嚷著要沖涼澡抓著換洗衣物就衝進了浴室。身為主人的周澤楷看著一時安靜下來的屋內有些寂寞,只好打開榮耀進了PK場之後就發起了呆。

  所幸黃少天並沒有讓他等太久。踏出浴室時上半身已換成單薄清爽的無袖背心,還未擦乾的髮尾滴了兩滴水珠在剛淌過熱水還有些發紅的鎖骨上,讓周澤楷看得眼神有些發直。

  黃少天太懂他那些顯而易見的小心思,只是哼了一聲問:「你家的杯子在哪?」

  周澤楷回過神來,給他指了個方向。黃少天哼著有些走調的小曲逕自就甩著濕答答的髮,給自己倒牛奶去了。等他回到周澤楷身邊一屁股坐下時,對方已備好鬆軟的毛巾蓋了上去,接著就是一陣亂揉。

  黃少天舒服的瞇起了眼,拿起馬克杯一口氣就是乾了半杯下去。

  「呀──果然洗完澡就是要來杯冰牛奶才爽!」

  「感冒。」周澤楷小聲提醒他。

  「屁,現在什麼天氣?你不熱我都要熱死了!」黃少天絲毫不領情,卻沒有說對方仔仔細細擦著他的頭髮的動作倒是讓人挺享受的。

  好不容易把水珠都給吸盡,周澤楷很順手的接起了吹風機──黃少天眼睛一亮,拍拍他說我就喜歡你這點,自動自發,有前途。得到稱讚的槍王看上去似乎更有幹勁了,捻起濕潤的髮絲接下幫對方弄乾頭髮的大業。

  黃少天很自然的往他的懷裡更靠近了些,撥弄頭髮的動作既輕柔又舒服,弄得他都不禁想打起瞌睡。差點失去意識時他的頭重重點了一下,驚醒時只好猛拍自己的面頰,決心要胡亂說點什麼廢話來提振精神。

  反正不管他說什麼周澤楷都會好好聽著。

 

  「是說這個牛奶啊也是小時候養成的習慣了感覺每天喝這個很好笑吧,但那時候就老想著要多長點個頭電視上也說要長高就得喝牛乳才行,傻傻的就每天一杯喝到現在了戒都戒不掉,哇靠我說你不准笑啊說起來你還比我高半個頭也不准俯視我!」黃少天恨恨的說,突然有種自掘墳墓的感覺。

  周澤楷搖了搖頭,笑說:「不會。」

  「啥?你說啥?我又不會通靈哪知道你在回答哪句?」毫不反省完全是自己講話都不帶段落的問題。

  槍王用力思考著要怎麼回答才好,最後認認真真的說了一句答非所問的話:「挺好的。」

  接著就低下頭吻去他唇邊的牛奶漬。


评论
热度(21)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