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06

※灑糖,已交往結婚向

※葉修已退役轉幕後,藍河還在藍溪閣工作但搬來H市同居的設定

 

  作網遊這行時常沒日沒夜的,作息幾乎沒有規律可言,又或者是半夜睡到一半睡眼惺忪的被公會那邊打電話硬叫起來也不是什麼稀奇事。適逢慶祝特殊節日的大型活動,分別為不同公會效力的兩人都幾乎沒闔眼的連拚了三天,午夜時分的活動結束通報響起,所有還在比拼排行記錄的人都大大的鬆了口氣。結局有人歡喜便有人傷悲,但那些都是擺到事後再檢討清算的事了。此時此刻,再也沒有什麼比好好吃一頓再睡到自然醒還重要。

  藍河伸展了下僵硬的四肢,桌面上還有未收拾的方便麵,殘餘的氣味提醒著他已經一連好幾天沒好好吃過正餐了。找點什麼墊墊肚子就先去睡吧……他琢磨著冰箱裡還有什麼糧食,打開房門的瞬間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明亮的客廳,多令人懷念啊!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慨。

  打開冰箱確認裡面的內容物還足夠做一頓兩人份的宵夜後,他很自動自發的走到了同居人的房前。他用腳趾甲想也知道大神這麼懶的人怎麼可能會自己動手尋糧,肯定是叼著煙一臉欠扁的等待餵食吧話說回來他根本只要有煙就能活下去管他做啥呢──即使如此藍河還是認命的敲了敲門。有豪門公會當後盾能輪換的他休息的時間自然比葉修多上很多,草根戰隊的待遇就沒有那麼好了。就算是葉修,也不是那個能連續三十多個小時專注在螢幕上不闔眼的年紀了。

  不出他所料,本來就十分無精打采的虛胖臉看上去比平常更頹廢了幾倍,不知是不是錯覺,就連臉色也蒼白了不少。唯有那雙眼睛還是那麼清亮,直勾勾的盯著他看。藍河想起排行榜上君莫笑的大名究竟排在第幾位,不甘不願的承認了對方眼裏那點炫耀的意味。想看我炸毛嗎,都幾歲了。想要稱讚嗎,你又不缺這點東西。藍河下定決心這次絕不會讓對方佔到任何一點便宜,正要開口問說你想吃點什麼,就被一把攬了過去。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已經熟悉卻依然不能適應的煙味竄入口腔,溫熱的脣貼上來時他腦內只飄過一句話:啊,果然。

  雖然住在同一片屋簷下,但三天過去了似乎連話都沒好好對上過。競爭時當然就要好好競爭,這是他們彼此之間不言自明的默契──對敵人心軟什麼的怎麼行!藍河如此堅持,就算在這三天葉修餓昏在自己房裏他也管不著,還想帶頭在藍溪閣裏放鞭炮慶祝。

  但好不容易卸下了工作的身分,他們就只是冷戰了整整三天的普通情侶罷了。

 

  一想到這他的心又軟了。原先被動推拒著的舌尖主動迎了上去,他按著葉修的後腦杓將原先已過分親暱的距離拉近至零,下巴卻感受到一陣扎人的麻癢感。藍河皺起眉頭推開似乎還意猶未盡的同居人,葉修揚了揚眉,不太滿意久違的充電被打斷:「怎麼?」

  藍河緊盯著對方已被青灰色佈滿的下頷,視線上移至亂糟糟的頭髮,最後冷冷的說:「你幾天沒進過浴室了?」

  「哎,小藍啊,你也知道這是必要性的交換……」在對方似乎越來越冷的注視下他無奈的擺了擺手:「我猜下句是沒弄乾淨不准踏入臥房半步。」

  「是!」藍河乾脆的答道,順便惡狠狠的撂下一句:「在把你的鬍渣弄乾淨之前也別靠近我。」

  「太麻煩了,不幹。」葉修一臉明擺著就是“哥好累哥要休息哥一秒十幾萬上下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做這種麻煩事”的態度,十分欠扁。

  藍河簡直就想把人抓著往牆上掄。

 

  有那麼一個人說過:生命就是不斷的妥協。在一路走過風風雨雨步履闌珊跌跌撞撞終究海闊天明,藍河覺得自己終有一天也能把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那一套學得很好,因為偉大的愛告訴他,反正你就是放不下。

  於是他只是歎了口氣,把人用力踢進浴室,說:「你先搞定你自己就是了。」

  葉修站在門口環著手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我真愛你。」

  「我一點都不需要這句話。」藍河繃著臉果斷的拒絕。

  於是葉修又忍不住欺上前去親他,還調情似的蹭了兩下,剛長出來的短鬚刺得藍河再度皺起了眉頭,只想用力踢對方兩腳報復。

 

  成功換得大神一聲痛呼,他心滿意足的溜回沙發上待命,就算接下來會被當作召喚獸似的召回去當苦力也很爽。不過就是刮刮鬍子嘛,沒什麼大不了,這麼簡單……不會自己做啊!藍河覺得果然還是想把刮鬍泡糊他一臉洩恨。

  「哥都幾天沒睡了,一恍神把自己刮的血流滿面怎麼辦?」當事人倒是挺理直氣壯的,完全沒有自己動手的意思。

  藍河勉勉強強能同意這個理由,只是怎麼看怎麼不爽。

  認認真真的捧起對方的臉,剛浸過熱水的肌膚摸上去溫溫熱熱的,讓藍河忍不住捏了葉修臉頰一把。

  沒等對方放出固有技能嘲諷,他就先用一句「瞧你雙下巴都要長出來了」把所有話都堵了回去。

  心髒啊,葉修在事後看了鏡子好久,確信自己絕對沒有任何雙下巴的跡象後才有些遲的感歎。

 

  儘管活到這個歲數對刮鬍子這事已十分上手,但在自己臉上作業到底是和幫別人服務很不一樣。下手的力道難以拿捏,深怕自己一時抓不好就要見血,藍河覺得自己拿出了十足十PVP時的專注力,葉修卻像個沒事人似的放鬆得要命,只差沒閉上眼睛倒頭就睡。

  這時候抱怨出口就輸了吧,藍河偷偷腹誹,反正他總能想出一千萬種讓人感到難為情的句子反駁。

  好不容易戰戰兢兢的剃刮完,用溫水把泡沫清洗乾淨後,葉修才懶洋洋的說道:「打榮耀都沒這麼近距離的看過你認真的模樣。」

  「靠,你以為我喜歡這麼近看你的大臉?」藍河沒好氣的說,語落之後悄悄別過了頭。

  比毫無間隙更致命的是那近在咫尺之間的呼息,他們共享最深入最親密的距離,卻從未如此認真的,把每一寸隨時可能打破平衡的風景盡收眼底。在蒸發的濕氣中逐漸降溫的肌膚,你溫暖的指尖,一切繾綣美好的愛意。

 

  「我認真覺得,」葉修把額頭抵上藍河,輕聲說:「這種事以後都讓你來好了。」

  「你妹的,我要算時薪。」

评论(2)
热度(26)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