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蓝

※拿微小說題目隨便跳著填坑

※灑糖,已交往結婚向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那天他站在偌大體育館的一角,身旁的人興奮地又叫又跳的,名為狂喜的浪潮席捲了觀眾席上的每一個人。是的,第十賽季總冠軍,無論他們是否喜歡興欣這支隊伍,至少他們目睹了奇蹟誕生的一刻。呵,想必那個人對奇蹟兩個字是不屑一顧的,他只會說:那是理所當然。

  藍河沒有跟著身旁的觀眾一起尖叫,一個人孤伶伶地站著,彷彿與這個世界隔絕。他凝視著好遠好遠的頒獎台,一群人又哭又笑的,捧著得來不易的獎杯狂歡。他看見那個人只是笑吟吟地看著他的隊友,看著台下的觀眾,這是第四次見到這般風景,他稱之為會上癮的景緻。

  沒有聲嘶力竭,藍河只是勾起脣角用力地鼓掌,打從心底為他感到開心驕傲。這一刻的他是那麼地光彩奪目,全世界的榮耀都加諸在他一人身上……而就在那一瞬,藍河的目光與之交會。他怔了一下,懷疑只是自己自作多情的錯覺,而那個人卻直勾勾地看向這個方向,悄悄比了個代表勝利的V。

 

  那一刻他突然有股想流淚的衝動。

  即便在萬千人群裡,你也讓我見到了最獨一無二的榮耀。

 

Death(死亡)

  當葉修從陳果那邊輾轉得知藍河出了車禍(「三百年前就叫你辦手機!」),慌慌張張衝往醫院時,對方已經好整以暇地坐在病床上發了半天的呆。他看著似乎已經半輩子沒做過跑步這種激烈運動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葉修,嘴巴怔怔地一開一闔,最終還是閉上嘴沒有說話,只是輕聲歎息。

  他從未見過那張總是波瀾不驚的臉這麼慌張害怕過。而他卻也清楚死亡之於葉修而言有多麼地真實。

 

  最後他只好笨拙地將人抱在懷裡,安慰道:「沒事啦,只是右手要上石膏大概一個月不能動……我是左撇子嘛,挺好的,只是動作慢了點反正只要管管公會就好工作還是能繼續做……哎我說你別動啊疼疼疼。」藍河用左手輕拍著他的背,一邊感歎明明自己才是傷患卻是安慰人的那個:「好了,別哭了,真的沒事的。」


评论(4)
热度(26)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