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食戟/创塔] 借给你的书

校園30題

20.借給你的書

 

幸平創真最近從網路上學到一個高端洋氣的詞,叫做中二病。

釋義:中二病(又稱初二症或廚二病)是源自日本的網路流行語,是一種自我認知心態,用以揶揄人仍存在青春期少年過於自以為是或自我滿足的特別言行,青春期特有的思想、行動、價值觀的總稱。雖然稱為「病」,但和醫學上的「疾病」沒有任何關係--摘自維基百科。

於是他開始回想,自己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呢--正胡思亂想到一半,隨意扔在一邊的手機便開始瘋狂作響起來。他一邊咕噥著難得悠閒的連假誰那麼性急啊,一邊懶洋洋的接了起來,連來電顯示都沒瞧一眼。

話筒另一邊傳來的嗓音他倒是熟悉得很,當下就連對方來電的目的都了然於心,再少個十歲大概也可以去加入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金髮美少年朝他大喊:「幸平!我已經在極星寮樓下了,你快下來--」

「是、是……你等一下讓我換件衣服好嗎……」幸平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說起來自己為什麼要在難得的黃金週假期伺候這個祖宗啊。

 

對隨時都在高強度競爭下學習的遠月學生來說,黃金週連假的確是不可多得的珍貴假期。照慣例回去幫幸平餐館透透風,並確認了商店街維持著平穩的發展後,閒來無事的他就這麼又晃回了學校宿舍。本來就和鬼屋有幾分相似的極星寮此時更是接近人去樓空,該回老家的都回老家去了,除了加班的十傑第七席和文緒阿姨以外,大概只剩快接近每天來串門子的義大利少年。

「你不回義大利去啊?」

「時間太短啦,大概等暑假再回去吧。」輕快俐落的打發了對方的疑問,塔克米格外期待的問:「幸平,下一集--」

「是是,這就去給您準備……你先自己泡杯茶吧?嗯嗯,來了這麼多次應該知道東西放在哪裏吧。」

「知道知道,你快去!」幸平抓了抓頭,有點想說你別用那麼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我啊,搞得我想拒絕也狠不下心。

 

過沒多久他便抱著一大疊書回到房間,塔克米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對著那一大疊的,漫畫。

沒錯,這名雖然日語說得特別流利但骨子裏依然是個土生土長義大利人的少年,最近的黃金週假期正沉迷於漫畫世界中,特別是日本的少年漫畫。

也不知道他是從誰那裏打聽到極星寮收藏了一大批漫畫,臉皮薄的塔克米還在提出拜託前扭捏了好幾天,沒想到幸平一口氣應了下來--這個嘛,機會難得,有專業的義式料理大師在,不趁火打劫一下都對不起自己。幸平有稍微反省一下自己上次似乎也是用漫畫來換取薙切繪理奈的協助,搞得極星寮好像是專門漫畫出租……但是美食在前自然不能錯過嘛,嗯嗯,反正極星寮的住戶也跟塔克米挺熟的應該不會介意才是。幸平煞有其事的點點頭,非常輕易的便說服了自己。

然而塔克米對漫畫的熱情似乎遠遠超乎他的想像,瞧對方恨不得整個黃金週假期都泡在極星寮的專注模樣,幸平也是特別感慨。是因為以前在義大利所以沒什麼機會接觸嗎?然後因為混血兒的緣故特別喜歡日本文化?啊,來那麼多次似乎連泡茶的手藝都變好了呢。

雖說自己的確是不用特別作什麼事,就能以一日一道義大利料理教學的代價受惠,但自己邊喀著美味的下午茶(塔克米手作),一邊漫無目的的看著對方埋首書堆,偶爾發出好聽的笑聲,該怎麼說呢,有種說不出的空虛寂寞感。

雖然在五月的氣溫中不至於覺得冷,但他還是決定沒事跟對方閒扯幾句:「那幾本我前幾天剛看過,挺好看的啊。」

「……什麼,」埋首於緊張劇情中的塔克米遲了好些秒才意識到對方是在跟自己講話,「喔,嗯,我這兒正緊張呢,你別劇透我。」

「你看得挺快的嘛。」幸平稍微伸長了脖子,能大致看到對方閱讀的進度,「啊,我可喜歡這兒了,拿新絕招作結束什麼的可真帥啊。」

「是挺帥的--話說我都說正緊張了你別跟我聊天行不行!」

哎,被兇了。幸平自討沒趣的摸摸鼻子,不就看個漫畫嘛,何必這麼入戲呢。不過他就喜歡塔克米特別認真的模樣。

 

實在閒著沒事幹的幸平只好繼續發散思維,偶爾歪頭關注一下塔克米的進度,適當插幾句點評,金髮少年有一下沒一下的應著,他也覺得挺快樂的。

「話說戰鬥漫畫使出招式的時候一定要喊出聲到底是哪來的慣例呢?感覺喊出來特別厲害不過實際上更容易被對手識破吧?」

「畢竟是少年漫畫,這是必要的環節。」塔克米哼了一聲,經過幾日漫畫文化的薰陶後他現在講話特別有底氣:「在熱血是必備要素的前提下,氣勢就不能輸人。想想只是拔刀出來,卻少了句卍解,多不帥氣啊。」

「哦……」幸平拖著長長的尾音,試著想像了一下:「但你不覺得喊出來就特別有種……啊對了,中二的感覺嗎?」

「中二?」十三歲才正式踏上日本土地的義大利少年表示困惑。

幸平興致勃勃的跟他解釋了他也才剛學到不久的網路名詞,塔克米陷入了沉思:「你要這麼說是有點……但我想這還是戰鬥漫畫必要的元素,就像變身系作品假使少了變身咒語就跟少了調味料的料理沒什麼兩樣了。」

「嗯--但是用日語說出來的話果然會感覺有點恥的是吧?」幸平湊過去用平板的聲音唸了幾句台詞,倒是逗笑了塔克米:「感覺像是正在打蛋的時候還要特意大聲宣告『我在打蛋!』一樣。」

「你不會嗎?」

「什--我才不會呢!」

「嗯嗯,我懂,用日語說出來果然感覺怪怪的吧?如果這時候用大家都聽不懂的語言說的話感覺更帥了,例如義大利語之類的。」

「我才--」塔克米像是想到了什麼,頓時噤語了。啊,就是這個,幸平創真愉快的想,話說皮膚白就是好,臉紅什麼的全都一覽無遺。

「呃,讓我想想那個該怎麼講?Fa……Faco?」

「是Fuoco!音差太多了吧!不對,你記這種東西記這麼清楚幹嘛!」

「啊--這不是覺得很帥就記下來嘛--」幸平呵呵笑著,一邊閃過了對方惱羞成怒丟過來的漫畫。這下他倒是確定了,這傢伙完全就是對異國漫畫過分著迷的產物,文化接觸方向錯了好麼!嗯嗯,其實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啦,但就是不知不覺本能性的想取笑他,幾個月前的黑歷史依舊是黑歷史。

「是說,我一直很好奇,踩腳挑釁這招你是從哪看來的?這年頭少年漫畫都不屑用這招啦,該不會是少女漫畫吧?」

「閉嘴--!」

 

快樂的下午茶閱讀時光依舊會持續著,大概吧。


--

然而這篇純粹是我對原作的吐槽而已......這孩子後面怎麼看怎麼有禮貌!想不透前面發生了什麼事!初登場怎麼看都是黑歷史 好萌(毆

评论(7)
热度(52)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