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刀剑/小狐三日] 一点点段子

你=審神者

一個兩隻我都沒有的悲傷故事

已經連段子都快說不上了只是普通的記梗而已

 

1.

小狐丸剛來到這個古老的宅子時,第一件事是攏了攏自己蓬鬆的狐耳,第二件事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毛,第三件事是繞著審神者嗅了一圈,打了個帥氣禮貌的招呼,然後飛奔而去。

是狗嗎?是狗吧。你忍不住這樣想道。

 

2.

讓人(刀)跑走之前你還是義務性關心一下新隊員的目的地。

他瞇起狹長的眼睛,活像隻前去捕捉獵物的大型野獸,答道:「有熟悉的味道。」

 

3.

主屋內傳來一聲長長的「咦──」,你想了一下,大概是三日月的聲音吧。現在是爺爺的下午茶時間呢。

一壺茶,一些煎餅,摸摸孩子們的頭,好不悠閒。

 

4.

有點擔心他們兩個會不會處不好的你緊張的跑向主屋,結果看到人一臉愜意的躺在人家大腿上給搔耳朵。

……真的是大狗啊?

 

5.

呼嚕呼嚕。

 

6.

根據三日月心平氣和的說法,這傢伙似乎從以前就很喜歡這樣──的樣子。原來是熟人啊。

「不過這麼快能在這裏看到小狐丸確實有點驚訝呢──我也好久沒這樣幫人順毛了,實在是有點手生。嗯?舒服嗎?」

……可惡,好羨慕。

 

7.

礙於審神者的身分你是說不出口好羨慕大腿什麼的。雖然真的很羨慕。但你沒有耳朵也沒有尾巴啊。這麼一想你就心情平衡了點……才怪,還是很羨慕。

儘管你說不出口,但一旁的短刀們才不管那麼多呢。立刻淚眼汪汪抓著爺爺的袖子撒潑打滾力求爺爺分一點大腿來疼愛他們。

 

8.

大狐狸皺了皺眉頭,還沒說話就被三日月笑盈盈的盯著。

哎,被這樣盯著誰都會投降的,是吧。

 

9.

被冷落的小狐丸在一旁蹲著,看上去沒有特別不滿但不知道為什麼傳來了濃濃的委屈氣息,你總覺得有些可憐。雖然眼睛本來就是漂亮的赤紅色,一瞬間你感覺看起來更紅了。錯覺吧。

 

10.

「說起來,」三日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開了口,「雖然這麼久沒見了,總覺得毛皮看起來更漂亮了呢。晚上再幫你梳梳?」

 

11.

啊,開心了。你感覺小狐丸看上去整隻狐都蓬鬆了一圈,純白的毛閃亮亮的,刺瞎你的眼。

 

12.

結果你還是沒說出口好想躺爺爺的大腿。


评论(2)
热度(41)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