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黄] Summer will be gone

小周!!!!!男神!!!!!!!男神生日快樂!!!!!!!!男神我愛你啊!!!!!!!!!!

這輩子作夢都沒想到會如此喜歡這麼一個屬性的角色,太意外了......但無論如何都還是喜歡!!!!!!!!

覺得新的好像寫不完(。於是先來貼貼存稿好了,肉貼湯不熱大家還看得到麼......?


--


Kiss me in the summer day gloom, my love.

 

 

01.

  他記得很清楚,那一年是藍雨主辦的全明星賽。

 

  那一天黃少天特地在曉川場館裡待得很晚,直到連最後一絲被粉絲撞見的可能性也散去,才踱著慢吞吞的步伐獨自一人走出這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一走出大門,就看見一個全身緊緊包著厚重衣物連臉都矇了起來,行跡十分可疑的人站在屋簷陰影處等他。他心中警鈴大響,正想呼喊保全,對方便一個抬手拉下口罩阻止了他。哟,仔細一看,這可不是周澤楷嗎。黃少天好氣又好笑,瞧這穿得跟要去搶劫似的。

  難得沒有出聲嘲諷,光是周澤楷出現在這裡,他就足夠了解對方究竟想表達什麼。或許有些兒女情長了,但不能說他不感動。

 

  於是他只是抹了下鼻子,擺出自認最帥氣的角度說:「走,哥帶你逛藍雨去。」

  周澤楷點點頭,手很自然的牽了上去,黃少天猶豫了下,稍微把對方再握緊了些。

 

  於是他們就在這個夜深人靜,渺無人煙的詭異時間點,牽著手沿著藍雨的場館外圍慢慢的走。

  一向聒噪成性的黃少天居然超過五分鐘沒說話,傳出去給別人知道的話,或許都能上電競之家頭條了。周澤楷也沒表現出任何疑惑的意思,只是盡可能的放慢自己的腳速,配合黃少天幾乎可算是停滯的步伐。

  他多希望要是時間能就此凍結,該有多好。

 

  最後還是黃少天歎了口氣,打破了凝滯的寂靜:「哎,果然不說話就難受,這樣不符合本少的風格。」

  周澤楷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作聲。

  「事情就是在QQ上跟你說過的一樣啦,基本上不會改了──喏,不過今天又瘋瘋狂狂的鬧了一場倒是滿爽的。這是第二次跟你在賽場上打配合對吧?第一次──呸呸呸,我揭我自己瘡疤做什麼。不過這次倒是挺成功的啊你說是吧,平常PK沒白打了看對面那群被殺的人仰馬翻真是痛快!」黃少天笑了幾下,隨後又噤了聲,眼裏露出有些懷念的神情。

  「說真的,這時候有你在真好。」他說。

 

  於是周澤楷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過一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黃少天,緊緊抱在懷裡。

  「哎我說,好好一個大男人你怎麼這麼膩歪啊,哎──」

  「冷。」

  面對對方吐出的理由,黃少天有些無奈,「從北方來的好意思說G市的冬天冷你能找個靠譜點的藉口嗎能嗎能嗎不過既然是非常時刻本少就大發慈悲很好心的不跟你計較了。」他閉上了嘴,沒有說破其實周澤楷這個舉動,受惠者當然是他。

  即使不能和S市比,但夜晚的溫度依舊滿是涼意的。於是黃少天在對方將凍得有些冰涼的嘴唇湊上來時,報復性的咬了回去,他們分開時周澤楷露出有些受傷的眼神,他則咧出小小的虎牙得逞似的笑。

  黃少天看著他,黑得深邃的眼睛映出自己的身影,突然覺得也沒什麼好遺憾了。我把最光榮的歲月都留給了你,所以映在你眼中的我永遠都會是最好的。

  他把臉埋在周澤楷的肩上,喃喃說了幾個字。

 

  周澤楷記得很清楚,那是從來都嫌太過矯情不肯拉下臉的黃少天第一次切切實實的說,他喜歡他。那一年他們繞著藍雨的場館慢慢的走,黃少天難得不說話,而他努力擠出的每個字眼,都是滿滿的愛意。分別時他對他說,下次比賽上見。他吻了他輕聲說好,覺得整個世界都被他捧在手心裏。那一年是藍雨主辦的全明星賽,也是黃少天的最後一個賽季。

 

 

02.

  我曾以為收藏了夏日最嘹亮的蟬聲陽光便會永遠熱烈溫暖,而當它從指尖一點一滴的褪去溫度抹去痕跡,竟是那麼的──那麼的,令人茫然失措。

 

  周澤楷再次收到黃少天的訊息時已經是夏休開始兩個星期後的事了。照例大長篇幅的噓寒問暖(即使大部分都是廢話)外加些嘿嘿嘿今年我們拿了冠軍呀厲害吧厲害吧開心的都睡不著覺啊的句子,尾末有些突兀的附了句想想這些年也沒真正到哪好好玩過,第一站就先到你那邊歇歇腳啊要去哪玩晚點再說。周澤楷怔了一下,花了好幾秒才確認對方的確是在說要到S市來玩的樣子。

  他有些意外,不過仍然快速的打上了「好,等你」,想了又想,又補了句「再恭喜」才發送出去。

 

  在正式退役前再度替藍雨拿了個冠軍,黃少天確實是離開得風風光光。即使是作為被打敗的一方,周澤楷還是忍不住悄悄為他開心了一把。伴隨著令人歡欣鼓舞的賽季冠軍一起而來的是藍雨俱樂部正式發佈的黃少天退役聲明稿,劍聖的名號以驚愕的姿態佔去了大篇幅的報導,狂喜與訝異的轟動過去後,只餘悵然、祝福、和人們表示的不意外。

  「黃金一代也都退得差不多了,留我一個怪寂寞的。」他記得他是這麼說的。當時的黃少天朝他眨了眨眼,語氣輕快,「你還想再多拚幾下,對吧?啊啊,反正技術夠硬就沒什麼問題啦,想想葉修那個老怪物在聯盟裏待了多久啊真是禍害遺千年,就算改變了打法還不是把其他人虐過來又虐過去……呸呸呸,我滅自己氣燄長他人威風做什麼啊?反正你加油啦,拿個什麼五六冠之類的把那傢伙的紀錄壓下去就是了!我看好你啊!」

  他爽快的拍了拍他的肩,周澤楷也忍不住彎起嘴角。他們相識的晚,錯過的多,即使到最後一刻也以相互敵對的身分站在賽場上,鮮少有這樣的機會談論未來,抑或是夢想。無論那有多天馬行空,光是談論這件事本身就珍貴至極。那讓他有種無以名狀的踏實感──關於黃少天,關於那個他們即將並肩而行的未來。

  你一定不曾想過吧,你無心的言語隨口帶過的字句,全是晦暗無光的路上綻放的花,搖曳著溫暖的光源,把每一個角落都照得熠熠生輝。

 

  螢幕上映出大大的榮耀時除了有些發怔以外周澤楷終究還是鬆了口氣,場外的觀眾席想必正歡聲雷動,大聲呼喊著新科冠軍的名字。悵然所失的是一個賽季的努力就這麼付諸流水,歡欣的是他們打了一場足夠精采,激烈的足以在榮耀歷史上刻下一筆的比賽。誰也不喜歡輸,誰都想要不計一切代價獲得勝利,誰站在這個賽場上都永遠不會滿足,這就是榮耀。周澤楷從不為那個提前結束的第八賽季感到些許罪惡感,但依舊覺得有些可惜。你可以打得那麼好,卻什麼都看不見了。

  曾以為會就此錯過,然而在等了那麼久的時間後,他們終於還是在冠軍殿堂前,來了場暢快淋漓的比賽。

 

  列隊握手時黃少天朝他咧嘴一笑,握手的力道比平時還用力了一些。周澤楷突然覺得那就跟捏住了他的心臟似的,心跳聲震耳欲聾,隨著血液的鼓動胸膛不由自主的生疼,觸電般的麻癢蔓延到了微顫的指尖。

  因為勝利而神采奕奕的驕傲神情。由於狂喜和緊張而有些汗濕的額角。修剪整齊而圓滑的指甲輕輕搔括著他的掌心。周澤楷突然意識到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黃少天會以這麼迷人的姿態站在他的面前,耀眼自信,彷彿整個人都在發光。你得到了天天希冀盼求的榮耀,笑得那麼好看。

 

 

03.

  記者招待會後周澤楷先行離開了場館,琢磨了下,還是先發了恭喜的短信給黃少天。沒有多花時間等待對方回應,他直接把手機扔進了口袋裏,心想冠軍隊伍的訪問大概還會持續很久很久,更何況他是打算在這個時機順便宣布退役的。

  周澤楷稍微想像了下勢必會掀起軒然大波的會場,苦澀的笑了。黃少天沒把這件事瞞著他而是一開始就攤開了說,說實話這讓他有些開心,但這不能阻止他為他惋惜。

  當然,他們也知道,惋惜從不能改變什麼。他們只能奮力去掙扎,在僅存的時間之中盡可能的把最後一點力量也消耗殆盡,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和歲月賽跑,拚命賭上無論如何也想實現的夢想。他們很幸運,都在這賽場上站到了最後。

 

  約莫一個小時後他接到了黃少天的回訊,看上去似乎打得很倉促,句子異常的短少。裏頭只有簡潔的感謝了他的恭喜,然後說明了為何難得收斂了話嘮的理由──隊裏那些人正抱著他又哭又笑的,實在不好意思摸著手機太久。黃少天沒說的是,打上最後一個字時盧瀚文正邊哭邊把鼻涕抹在前輩身上,他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按下了發送。

  晚些再聯絡周澤楷吧。在徹底享受這份獨屬於藍雨的快樂之前,他什麼都不願去想。

 

  夏天開始後的兩個禮拜過得異常充實(如今的他也無法正大光明的說出夏休了)──來自媒體的訪問,和俱樂部辦理手續,慶功宴,二度慶功宴,好多好多的慶功宴,歡送會,二度歡送會,沒完沒了的歡送會。

  每天都忙得一躺上床就癱得無力動彈,黃少天就連動動手指摸出手機打幾個字都嫌懶。好吧好吧好吧這都是藉口他承認,怎麼可能忙得連打封短訊的時間都沒有,說到底都只不過是在逃避現實罷了。他有些罪惡感的想,周澤楷大概也能理解他的處境吧,所以就這麼無消無息的斷聯了整整兩個禮拜。

  周澤楷在等他。等他真正整理好心情了再去找他──怎麼就這麼貼心的讓人心煩。黃少天瞪著天花板許久,最後還是咋了下舌,坐起身來翻出他的手機,傳了晚些到S市那邊找他的訊息。

  好不容易把該道的別都道完之後(「黃少你有空要記得回來看看喔!」「好啦好啦不要說那麼多遍!」),他草草收拾了簡便的行囊便上路了。反正這些年來丟在周澤楷那邊的東西也沒在少的,日常用品缺的話也可以去買──黃少天望著窗外發怔,有一瞬間突然想不起自己是為何出走的。G市的風景隨著飛機的升空而逐漸變得如塵埃一般細不可見,那個他曾經待了那麼多年的城市。巨大的引擎聲在耳邊轟隆作響,像是咆哮的夢靨,一點一滴蠶食他僅存的人生。還會回來嗎?會啊,屋子總是在那裏的。可是「回來」這件事突然變得不是那麼必要了,那已經不是一種例行事項,因為這裏不再有人急切的等著他,做訓練、討論戰術、切磋PK……

  黃少天猛的拉上連身外套的帽子,過大的帽沿遮蔽住了他的視線。這樣很好。他曾以為自己早已做了足夠的心理建設,事實證明誰也不能徹底斷絕那樣的悵然,無力阻止蔓延的悲哀。那是必經的過程呀,沒感覺的話才奇怪吧,就像……就像……成長的陣痛期,那類的東西對吧。他如此說服自己,掩著刺痛的眼眶,決心在見到那個人之前,絕不露出一絲破綻。

 

 

04.

  從機場回到周澤楷家的路上,黃少天很安靜。

  即使在旁人眼裏只是從「非常多話」到「很多話」的轉變,客觀來講都是吵得要命,但周澤楷還是看出了他有些不對勁。話題不著邊際,像是在避開什麼似的,說一說又自己停下來露出些許迷惑的模樣,絞盡腦汁想了句子哈哈兩聲便硬著頭皮接了下去。不是以為他不會發現,只是也說不出口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周澤楷輕歎了口氣。他早已做好心理準備黃少天不可能無動於衷,每個在這行待過的人都不可能雲淡風輕的接受別離。但對方從來也不是什麼脆弱的需要拍拍抱抱的姑娘家,在同情與安慰的分寸間要如何拿捏,說實在的,他從來就不是行家。他只知道,黃少天現在這個樣子他看了很難受,胸口一點一點的發疼,彷彿窒息一般的苦痛。

  車子還在行進間,如果可以的話他很想不顧後頭的車潮,解開安全帶緊緊擁抱他,親吻他。物理條件不允許,但這不影響槍王的實幹派之名。周澤楷伸出修長的食指,按住那總是喋喋不休的唇,不顧對方有些驚愕的神情,輕聲道:「別說。」

  如果覺得難受,就別說了。如果覺得痛苦,那就什麼都不要說也無所謂。在這裏沒人可以逼你說話,就算一路無聲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但如果你想流淚想吶喊,我也會一直在這邊陪著。

  黃少天微微張開嘴巴復又闔了起來,像是在囁嚅著什麼,最後還是放棄似的笑了出來。「謝謝。」黃少天乾澀的說道。他靠著椅背,舉起手臂遮住了漫天日光,連同駕駛座的身影也遮去了。

  「嗯。」但他聽見讓人如此安心的回答。

 

  在踏進熟悉的空間後黃少天大大鬆了一口氣,趁周澤楷把他的行李拎進房間放時整個人就直接攤在了沙發上,過分壓抑的空氣似乎終於得到了釋放。但是還不夠,還不夠,他想。有什麼是他不惜逃離那個一直以來視為歸宿的城市也想見到的,比那無處宣洩的焦躁還更重要的……他撫了下乾燥的下唇,喉結乾渴的鼓動著。

  於是周澤楷一回到客廳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個場景──黃少天仰著頭,露出小小的虎牙衝著他笑得漂亮。他維持著倒錯的角度直勾勾的看著他,眼底有跳動的火花:「你會陪我的吧?」

  周澤楷想,他大概懂他的意思了。儘管有些手足無措,但他還是安靜的點了點頭。

  「……多久?」

  「唔──我想想,一個禮拜差不多吧?一個禮拜後再來考慮之後要來做什麼吧,不管是決定去哪旅行還是找點工作什麼的。老子現在可是有不會結束的暑假呀,揮霍一個禮拜應該算不了什麼吧?總之那時候再來想正經事,現在先放鬆下,人生果然還是開心最重要嘛。」

  「好。」他毫不猶豫便應下了。

  「這麼乾脆啊。」黃少天眨了眨眼,朝他勾出愉快的笑容:「那──來做吧。」


後面請→ http://easter207.tumblr.com/post/103388853770/summer-will-be-gone

评论(6)
热度(9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