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全职/多CP] HP paro 09

※只有喻王ԅ(¯﹃¯ԅ)

※HP paro(相關系列設定前提可點標籤進去閱讀)

※葛來分多→興欣、嘉世

 雷文克勞→藍雨、微草

 赫夫帕夫→雷霆、百花

 史萊哲林→霸圖、輪迴

※學生時代設定的十年後、兩人都是暫時代理教授


--


說是愛屋及烏大概也沒錯,冬天的確是喻文州一年之中最喜歡的季節。理由之一當然是每個人都喜歡的聖誕節假期,學校的教職忙得要命,聖誕節是難得能在城堡中過段清淨時光的日子,無聊的話也可去活米村晃晃,小酌幾杯溫暖身心的酒。

而更大的理由是,能抱著毛茸茸的雪狐過冬實在是種至福。

 

儘管學校配給每位教授都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和宿舍,但王杰希的房間大部分都被當事人拿來堆雜物了,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功能。兩人的關係在教職員中幾乎算得上公開的祕密,因此王杰希也就大大方方的和喻文州過起了沒羞沒臊的同居生活,柔軟的標準四柱大床揮揮魔杖就變成了超大尺寸雙人床,生活愜意得很。

對王杰希來說,比起在壁爐點火,更方便的取暖方式便是乾脆直接化獸。一身厚重的雪白皮毛是最佳的禦寒利器,懶得走路的話,喻文州也樂得抱著移動暖爐到處走,基本上是個互利互助的優秀方案。

更何況,夏日就幾乎見不到前輩這個樣子了呢。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喻文州依舊有些可惜的感嘆,被王杰希冷冷哼了一聲你大熱天的披件羽絨外套試試,我奉陪。

總之,這是冬日限定的福利。

 

難得的假期兩人都睡得有些晚,被窗外的貓頭鷹信差吵醒時腦袋還迷迷糊糊的。喻文州睜了眼發現雪白的狐狸還在他懷中窩成一團安然睡著,忍不住伸手幫他順了順毛,等不到人開窗,外頭的貓頭鷹敲得更大聲了。

再眨眼,懷中已是熟悉的人打著呵欠,一雙大小眼還帶著明顯的困倦,王杰希有些恍惚的問道:「怎麼不去開門……」

「這就去了。」喻文州親了親他的額,權當早安吻。

窗戶終於打開時貓頭鷹似是怨念極深的把腳上綁的包裹一股腦丟進屋內,接著在喻文州的手上狠狠啄了一下,迅速飛走了。喻文州吃痛的低喊了一聲,無奈的發現手背上多了個嶄新的傷口,新鮮的血液汩汩流著,只好拎著包裹爬回床上和戀人討拍。

「真是的,多大事啊。」王杰希無言的摸索著自己的魔杖,這點小傷口喻文州當然有能力自己處理,就算理解那點小心思也忍不住唸上兩句。

「這不是為了給你拿聖誕禮物麼。」喻文州勾著唇角,將小巧精緻的包裹遞到王杰希眼前,「喏,聖誕快樂。花了點時間調貨,沒來得及在平安夜給你。」

王杰希的表情稱不上意外,和喻文州交往這些年來他大概什麼禮物都收過了,即使每次都表明了不用特地送他東西也沒關係,對方依舊很堅持,這習慣直到成了枕邊人而失去驚喜感也沒有改變。

就這樣接連互贈了十年,昨日剛送出嶄新領帶的王杰希只覺得自己的創意快被榨乾了。

 

像是要掩飾害羞似的迅速吻了他一下作為感謝,在對方殷切的期待眼神下,王杰希只好當下拆起了包裹。包裝相當精美,看起來是專門的高級店家代為寄送的。喻文州方才提到花了一些時間調貨,只是就連魔術師也想不透最近他有缺了什麼如此貴重的東西。

見到內容物的瞬間王杰希有些怔住。那是一顆看上去極為普通的水晶球,但作為一位占卜學造詣極高的巫師,他當然知道外行人乍看之下都差不多的水晶球會依功能的類型和等級作分類,價錢也有所差異。而眼前這顆水晶球絕對算不上非常高檔,但散發著的色澤實在太熟悉了,如果他沒猜錯,這的確是顆得花上時間去尋找的稀有貨,因為它早在好多年前就已停產。

而他有幸在十年前的聖誕節就擁有一顆,當時,也是從眼前這個人手上接過。

 

王杰希抬頭看著喻文州,難得有些說不出話。喻文州笑了笑,按著他的手說:「我看你好幾年前就把它收起來了,雖然對現在的你來說應該算是看不上眼的等級,不過對當時的窮學生而言的確是物超所值的經典型號吧。」

「只是刮痕多了,我有點捨不得,想說雖然用得順手也還是收藏起來好了。」王杰希懷念的轉著手中的球體,而他擁有的那一顆還好好的保存在倉庫裏:「你實在是……這很難找吧?大概兩三年前我也有想找一顆代替品來用,停產太久沒找著就放棄了。」

「動用一些人脈,多花點時間就是了。」喻文州輕描淡寫道:「還好有趕上聖誕節,你喜歡就好。」

都處了這麼久,如今王杰希鮮少有真正被眼前的人堵得無話可說的時刻,而這一向是喻文州擅長且熱衷的把戲,直到把心底最後一丁點空白的餘地也攻下才心滿意足。

王杰希放棄抵抗似的把頭倚在了喻文州肩上,手中還在不停把玩著那顆水晶球,裏頭白霧瀰漫,穿梭旁人無法參透的過去與未來:「有件事我很想知道。」

「不妨一問?」

「你那時侯存了多久的錢才預謀買了那顆水晶球?」

喻文州朗聲笑了出來。的確,對當時還是學生的他來說,那確實不是一筆小數目。而那時候他們的關係遠沒有現在那麼好,甚至只是稍微熟了一些的前後輩。現在想來那時的舉動充滿了年輕的自以為是和衝動,把魯莽當作勇敢,把膨脹當作自信,可誰沒年輕過呢。他也沒想到王杰希就真的這麼藏了一輩子。

「別說,我那時候還被前輩狠狠拒絕了呢。」

王杰希瞇起眼睛,努力一起憶當年:「那是……四年級的事?還是三年級?」

「你四年級的聖誕節。」喻文州吻了吻他的髮旋,「我可是努力追了一整年呢,更正確來說還得再拉長一些。」

王杰希斜睨著他,嘴角不住的掛上揶揄的笑意:「喻大教授也有失手的一天,現在想來還真是懷念得緊。」

「這不是,沒經驗麼。」喻文州咳了一聲。即使被揭黑歷史而感到些許不好意思,但結果是好的不就行了。「想想那時就送出對學生而言算得上貴重的禮物確實是有些唐突……」

「你是看準了就算我拒絕你根本沒打算說清楚的試探性告白,大概也不會退回你的禮物吧。」王杰希殘酷的戳破他。

「哎,被發現了。」喻文州毫不心虛的承認,和王杰希談戀愛就是聰明人間的攻防:「但單就結果來說,那時我的確是被拒絕了呀。用麻瓜世界的說法,就是被發好人卡了。」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王杰希小心翼翼的把水晶球擺上一邊的櫃子,翻過身去吻他。

冬日的嚴寒令人們比平時更急切的想從彼此身上汲取體溫,早晨的吻卻是溫柔繾綣的,帶著些許說不出口的懷念和無法言說的情感。人啊,總是在回首之際才能把當初的認真和心驚膽戰笑說成過眼雲煙,誰不是這樣走過的呢。即使有幸被允許擁有了窺探未來一角的能力,但在這條路上,王杰希也不曾比任何人走得更遠。

而他依稀想起,即使在大雪紛飛的日子被拒絕了,於半年後的盛夏,有個人卻依舊固執的說要陪他走一輩子。

 

唇舌分開之後喻文州還試圖和他解釋:「我沒跟你說過麼?這是一種流行於年輕麻瓜間的說法,適用於告白的場合中……」

 「你閉嘴。」王杰希有些不滿的咬了上去。


评论(4)
热度(5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