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叶王] 寻人启事

大眼兒生日快樂!!!!!!!一輩子大眼蘇!!!!!!!!!!!


--


但願歲月的河磨平了粗糙的世界,我會張開我雙手,撫摸你的背。

我多想找到你。

 

 

 

 

 

              尋 人 啟 事

 

 

 

 

 

如果可以的話,葉修還真想弄個尋人啟事貼在大街小巷:身高一百八十一公分,三十歲上下,髮色微淺接近褐色,性格溫和有禮稍嫌嚴肅,有些挑食,吐槽人起來意外得狠,專長是打榮耀,好像還會看面相什麼的--對了,最大的特徵是有雙大小眼,初見有些詭異看久了卻意外的魔性。請勿拍打餵食也不可以摟摟抱抱,找到的話請聯絡葉先生,或者送回興欣網吧,必定重金酬謝。

但想必當事人不會允許的吧。葉修稍微想像了一下,他會皺起好看的眉頭,批評道葉先生你可以別老做這種無聊事嗎,還有送回興欣網吧是怎麼一回事,我可不記得有在那裏定居過啊。

嗯,明明只是個王大眼,對我卻異常的不溫柔呢。葉修無限遺憾的想。

 

再說,人能不能順利帶回H市還真是個問題。退役後立刻就跑了個沒影,葉修還真不知道對方演的是哪齣戲。現代的通訊工具多如繁星,但只要真的有心,整個人要人間蒸發也是輕而易舉。自己對搞失蹤這套總是特別有心得,現在想來,這大概是種無言的報復也說不定。面對蘇沐橙投來的「No Zuo No Die」眼神,葉修也只能一邊苦笑一邊舉起雙手投降。

問了遍身邊所有認識的人,也只得到「好像說要去哪裡旅遊吧」、「王隊好像投資了不少房地產的樣子說不準就挑了個別墅養老去了」之類模稜兩可的答案,就連微草的隊員也面面相覷的表示隊長口風緊得很也不是一兩天的事,誰都不知道在隆重的內部歡送會結束後,王杰希究竟去了哪。

啊,現在可不能喊隊長了。高英杰左右飄忽著眼神,最後還是下定決心開了口:葉神不該是最清楚的麼?

哎,小小年紀的,都學會拐著彎損人了,後生可畏啊。葉修揮了揮手和他們道別,留下一句向來都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嘛。

更何況誰也沒有真的給過承諾。

 

其實葉修挺懷疑人可能真的買了一張機票就直接飛國外去了,沒有回程票,一場無須回頭的旅行。他甚至也不需要帶上任何行李,因為他將自己的一切都留在了微草。孑然一身走得瀟灑,他相信王杰希就是這樣的人。不,畢竟是魔術師嘛,得換個思考方式才行,說不定對方就這樣利用葉修這種思維反其道而行,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但人都退役了啊還搞什麼戰術呢,三次元生活還囉嗦這麼多,又不是賽場上的心髒PK還是諜報戰。繞了一大圈回來,還是一樣的死胡同。

想來自己也曾幹過一模一樣的事,那時他怨懟了麼?

 

大抵是沒有的吧,就算有了也不會讓他發現,所以葉修決定厚著臉皮就當作是沒有。初次躍上國際舞台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過了好些年,除了螢幕上代表勝利與榮耀的大字,他只依稀記得王杰希在他身邊迷糊睜著眼,一同迎接的晨光。

「蘇黎世的風景還真是沒話說。」他喃喃感嘆。

「喜歡啊?等退役了就過來買棟屋子等養老啊。」

「和你嗎?」他倒是記得清,王杰希那時笑了,笑得清淺迷人,帶著清晨陽光和露水的味道。

當時他就沒忍住吻了下去。

 

哦還有,王杰希還講得一口流暢英文,堪稱宅男奇蹟,嚇壞一票隊員。中輟生領隊大大受到的驚嚇尤其嚴重,捂著胸口直喊看不出大眼兒你還真是多才多藝人不可貌相啊,我看你就別回去了乾脆留在蘇黎世擺個算命攤算了肯定很賺。

當時好像被面無表情的踹了一腳吧,真是不給領隊面子。

 

綜合以上理由,他想王杰希大概是真的很有條件去國外開個算命攤度過餘生的。

但他們之間又該怎麼辦。葉修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想不起當初自己是怎麼回答的,所有的言語都消融在那個過分甜膩的親吻裏。這樣是否未免太不負責任──我還沒給你個答案,而你的答覆又會是什麼。

在你於照片一端逐漸褪去顏色之前,我還想再見你一面。

 

蘇沐橙過來喊他起床時葉修才驚覺自己一路睡到了下午,隨著年紀的增長愈發標緻的聯盟女神端詳了他好一會兒,用著有些輕鬆的語氣問道:「你失戀啦?」

葉修一怔,睡前盤旋不去的念想又一窩蜂擁了出來。他細想著過去每一個細節,最後慢吞吞的往床頭櫃上摸出菸盒,蘇沐橙也不急,就這麼坐在床邊看他不疾不徐的點著菸。

最後他吐了一口白霧,自信的微微笑道:「才不呢,哥是什麼人,這麼容易被甩的嗎。」

 

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約莫是在一個月前,季後賽,興欣對微草。兩人的關係在職業圈裏從來就不是秘密,至少隊友和老一輩的大神們都是知情者。勝負固然重要,但在慣例的「今天我們打得不錯,但對手發揮的更好」之後,隊友們都很識趣的放人約會去了。那之後做了些什麼?哦,想必就是一起吃了頓好的,然後回高級酒店開房間。

比床伴更親密一些、距離伴侶又僅差一步之遙的關係該怎麼定義?儘管外人從來就搞不清楚其中曖昧模糊的差別,他們也就任憑誤會變成一種理所當然。你取走一份安心,我借走一些愛戀,聽起來美得很,可不是麼?可是,唉,他又怎麼會不了解王杰希。

 

夏休期留在戰隊的人本來就不多,葉修作為指導教練暫時也沒把人通通喊回來加訓的打算,他向蘇沐橙和陳果報備了下後就一派輕鬆的晃出了門。猶豫了下,還是從口袋中掏出終究是被老闆娘硬塞進過來的手機,撥出許久未聞的號碼。

「喂,葉秋啊,幫我一個忙……」

所有奢侈浪費的籌碼都為你而出,滿意了麼?

 

第三賽季時他認識了剛出道的小王杰希。那時的榮耀聯盟沒有當今如此興盛,註冊選手比起現在也是少得可憐,對於每一個看起來挺不錯的新人,葉秋大神可是滿懷善意的全都親自關照過──當然是透過網路──作為當季最耀眼的一顆新星,王杰希沒少被競技場一對一欺負過。

而當年輕的他於第四賽季當上隊長時,第一次在休息室見到葉秋本尊,第一句埋怨就是:「前輩對我們知根知底,自己卻總躲起來不覺得很不公平麼。」

葉修一聽,樂了:「喲,我這不是自己跑來給你看了嗎?怎麼,還滿意吧?不過你挺不錯的啊,人都還沒說話你就知道是誰了,很關注我嗎?要不要給你簽個名?」

那般熟悉的聲音,少了透過網線跨越的漫漫疆土,帶上瀰漫著淡淡煙味的嘶啞,他怎麼可能聽不出。但當時只能算是資歷尚淺的小魔術師只是抿了抿唇,沒有回答--那是王杰希青澀的曾經。

葉修一直在想,他是不是老忘了告訴對方,那樣的小動作實在是性感非常。

 

現在想來,那傢伙大概也只有那時候肯乖乖喊聲前輩了。年輕的魔術師氣勢如虹不可一世,該有的禮貌倒是挺到位。儘管真要說起來他也只比王杰希大上一些年歲,葉修卻總覺得這份特有的距離感挺好玩的,老愛上門逗逗他;等到後來真的好上了,微草的一隊之長卻少了當初那份小心翼翼,都能帶著全隊上門來跟他討價還價了,實在是非常的不可愛。

人啊,總是等到失去了才能體會當初的好。但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葉修只可惜沒早一些參與到魔術師年輕的歲月,儘管將來還有很漫長的路可以一起走過,可誰又不希望能在短暫的緣份潮汐間隨波起伏之際,於人海中緊緊握住那雙只屬於自己的手。

但想多也是枉然。葉修從不為自己做的事後悔,他們很幸運,能相遇在彼此最好的年歲。

 

上飛機時隔壁坐的是一位老婦人,臉上滿滿的倦意,卻始終盯著手上捏著的信紙瞧個不停,一遍又一遍,像是把此生所有的珍愛都捧在手上。這年頭還手寫信的人真不多了,葉修無意探究別人的隱私,但順手幫老婦人從行李艙拎下背包時還是不經意的聊到了目的地。

「我要去找我兒子。」她看上去十分開心的說,整個人瞬間年輕了好幾歲似的:「出國工作好多年了,好不容易排到假期,說什麼也要去見一趟……小夥子你呢?」

「我?我也要去找個人。」葉修一派輕鬆的笑了起來:「一個特別特別想念的人。」

 

葉修一直以為自己看得挺開,沒臉沒皮沒肝沒肺(王杰希說的),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人生已經足夠波瀾起伏,心臟練得和藍雨的宋曉一樣好,可當人真的一走了之,心底某處軟肉還是一點一點的抽痛著。

他不怪王杰希,別人聽了或許會覺得對方絕情,但只有葉修知道,那是因為王杰希待他夠好,或許該說感謝都來不及。

 

對王杰希來說,談戀愛是一回事,過日子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他很認真的在和葉修談感情,卻決口不提接下來的人生該怎麼辦。

好像也曾經聽對方抱怨過吧--微草隊長就是改不了那種老愛耳提面命的習性,只是比平常帶了點無奈,加上一些些的寵溺。

「你在榮耀賽場上無所不能,但總不是每件事都可以靠遊戲實力解決的。」

「哦,例如說?」他倒是清楚憶起王杰希當時穿著單薄的睡袍,半個身子倚著酒店的浴室門框,髮稍未擦乾的水滴落在白皙的鎖骨上。

「例如說嘉世……喂,你倒是好好聽我講話。」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唄。」葉修聳聳肩,一隻手不慌不忙的去解他繫帶,「我都沒在煩惱了,你別想太多。」

「你是該想多一點。」王杰希沒好氣的回了句,最後還是認命的環上葉修的頸子去吻他。

那年葉修二十四歲。

 

總體來說他是個很幸運的人,有一群很好的夥伴願意陪他走這條艱難的路,還有一個總愛擔心他包容他就算他退役搞失蹤了兩次也沒真的拿掃帚往他的臉上招呼的戀人。

但他拿王不留行跟他PK時就真的特別不留情,葉修心有餘悸的想。

 

王杰希從不向他追問任何理由,因為他足夠了解葉修,知道他肩上背的東西沉甸甸的一點也不比他差,只是用著一貫平淡的語氣說:「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葉修在螢幕另一端笑著說。

他是那麼愛他,所以從不講做不到的承諾。

 

所以再讓我找回你一次吧。不是期滿了就登出的短暫遊戲,你待我足夠真心,而我回以同樣溫暖的懷抱;你要一個解答,那我便捧著全世界的星光給你。人麼,不就是相遇又分別,別離又追尋,在洶湧的現實沖散我們之前,緊緊擁抱就再也不鬆開。

 

葉修掏出手機反覆確認著上頭雙胞胎兄弟傳來的地址,劃開通訊錄,「王大眼」那欄的號碼是空的,他在確認對方已經將號碼停用後就果斷刪掉了。但是沒關係,沒關係,將來它會被填得滿滿噹噹,連同尚不可知的未來一起。

他按下牆上的門鈴,聽見對講機傳來有些變質卻依舊熟悉的嗓音,平淡的問:「哪位?」

「順豐快遞。」葉修笑著說。

 

我找到你了。

 

Fin.



BGM:尋人啟事/徐佳瑩

评论(10)
热度(208)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