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全职/多CP] HP paro 08

※喻王(๑•̀ㅂ•́)و✧

※HP paro(相關系列設定前提可點標籤進去閱讀)

※葛來分多→興欣、嘉世

 雷文克勞→藍雨、微草

 赫夫帕夫→雷霆、百花

 史萊哲林→霸圖、輪迴

※點題是兩人互叫對方起床

 

--

 

喻文州總是起得很早。剛進魔法學校時養成這個習慣是為了早早去圖書館佔個燈光好氣氛佳的位置,被迫跟著早起的黃少天只能揉著佈滿血絲的眼睛抱怨道,泥馬怎麼每天都可以在圖書館看到王大眼,坐在他方圓五公尺以內的位置讀書也不會得到學霸BUFF啊。

--這還真不好說。

儘管偷窺前輩的小心思被摯友給無心戳破了,喻文州依舊臉不紅氣不喘持之以恆的到圖書館報到,事實證明,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雖然深諳此道的機會主義者最後還是被這地下戀情(?)給瞞了整整一年而不滿的哇哇大叫,想起他們低年級時在圖書館度過的種種,各種細思恐極。黃少天痛苦的捂著臉決定不要再回想了,真是毀童年,毀三觀。

 

再後來,儘管已經不用早早去圖書館佔位置,喻文州依舊貢獻了大部分的早晨時間給魁地奇練習。身為隊長的王杰希當然也起得早,他們同樣享受著在無人的清晨勾著手並肩走過還帶著潮濕露水的草地,在球場中央等待著隊友到來的時光。

黃少天對此評價:泥馬比正午十二點的陽光還刺眼。

其他隊員們點頭如搗蒜,也只有他們的當家打擊手敢如此不怕死的發言,被多罰跑兩圈球場也不痛不癢。

 

不過即使是總是嚴以律己的王杰希,遇上聖誕節假期時也總能稍微放鬆一下吧。

 

喻文州從自己的寢室踏出時已經比平時起床的時間晚上許多,梳理好衣裝後還反射性的想喊上黃少天去吃早餐,這才想起適逢聖誕節假期,城堡裏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回家過節去了。自家父母倒是挺沒良心的表示上個月就已經包袱款款去大溪地度假了文州你就別回來了啊--此番行程跟王杰希老家有著驚人的相似,沒準還會在南半球相遇。兩人面面相覷,突然覺得在只有兩人的城堡中度過聖誕節假期還真是奢侈的浪漫。

走廊上空蕩蕩的有些不習慣,喻文州正想著要去交誼廳等人,還是乾脆直接去六年級的寢室碰碰運氣。照常理來說他是不被允許踏進高年級寢室的,但反正整個雷文克勞都空了,誰還管那麼多呢。

如此一想腳步都跟著輕快了起來,三不五時就到王杰希寢室串門子的喻文州對路線熟悉得很,熟門熟路就直接摸了進去。

角落的四柱大床上有著規律輕微的呼吸聲,證明他們的隊長大人今日的確是偷了個懶覺。喻文州躡手躡腳的走過寢室,深怕腳步聲吵醒一向淺眠的王杰希,一走到床邊看見戀人的睡顏,下意識繃緊的眉頭也不禁舒展開來。

毫無防備的放鬆神情令王杰希看起來比平時年輕一些,帶了些難得幼稚(這可真是稱讚,喻文州想)的學生氣,讓他終於像個符合自己年齡身分的青少年。散在枕頭上的柔順褐髮有些凌亂而不似平時梳得整整齊齊,本人在意不已的大小眼緊閉著也不甚明顯了。更令喻文州在意的倒是那輕輕搧動起伏的濃密睫毛,像隻蝶似的搔舞過他的心尖。

他蹲下身子,將目光與床上的人齊平,正想著該用哪句台詞當開場白,睡夢中的人卻倏地睜開眼來,迷迷糊糊的,又連眨了好幾下,似乎不太能反應眼前還有著一個人的事實。

溫熱的唇比言語更先一步貼上,氣息之間盡是慵懶繾綣的味道,喻文州也不急著把舌尖探入,只是這樣清清淺淺的吻著,直到床上的人終於從睡夢之中回過神來。

「早安,前輩。」他親暱的碰了碰對方的鼻尖,眼底盡是清晨耀眼的笑意。

 

--

 

被抗議了早上別老搞這齣,對心臟不好。

喻文州聳聳肩表示,行,這次換前輩喊我起來吧,禮尚往來一下,心裏偷偷期待一下應該可以賺到一個甜蜜的早安吻。

 

王杰希叫人起來的方式可暴力多了--朦朧之中感受到有毛茸茸的不知名物體掃過面頰,讓人好想打噴嚏。睜眼就看見雪白的狐狸和你對著眼看,兩個掌印毫不留情的就踩在臉上。

這還真是,甜蜜的負擔啊。喻文州對著鏡中兩道爪痕苦笑道。


评论(4)
热度(4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