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黑篮/青黄] 日々然々

放放合本的舊文!黃瀨生日快樂!҉٩(*´︶`*)۶҉

這東西居然是2012的……


--


  「我愛你」這三個字的份量可以是多少?它可以是一小塊碎裂的蛋殼,可以是一條忘記擰乾曬起來的抹布,可以是你堆在水槽懶得洗的碗盤,可以是一份隨手帶回家的宵夜……

  我知曉你說不出口,那麼就一輩子保持甜蜜的緘默也無妨。

 

 

 

 

 

                  日々然々

 

 

 

 

 

  說起來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習慣這樣的生活的?真要說的話黃瀨涼太也僅存一些模模糊糊的概念,回過神來就已對另一個人的存在感到理所當然。幸福是這樣定義的嗎?日常是這樣構築的嗎?算了,那些太困難的事他從不去想,就像青峰大輝從來也對那些纖細情感的枝微末節不屑一顧。

  ──即使是那樣的人,在詭異的地方倒是很有處女座本色的堅持。

 

  「喂,黃瀨。起床了。」

  「唔……什麼……?嗯……」

  「起床了。」

  「你以為現在才……幾點……啊……?」黃瀨呻吟著,硬是把臉埋在鬆軟的枕頭中不肯抬起頭來。

  「早上七點,所以你該起來陪我出門晨跑打籃球了。」

  「打……打什麼籃球……說起來哪有成年人會在週末早上七點起床啊!小青峰自己要過小學生作息自己去,不要拖我下水!我可是年輕有為擁有正常社交生活的模特兒!」

  面對已經開始胡言亂語的黃瀨,青峰十分習以為常的冷笑說道:「是是,模特兒大人的起床氣我可承受不起──」說罷便一把將棉被抽了開來,再以令人拍案叫絕的精湛動作漂亮閃過迎面飛來的枕頭。

  表情帥氣,技術滿分。黃瀨發出不成聲的慘叫,於十二月的早晨中將自己縮成一團在大尺寸的雙人床上滾來滾去,毫無形象可言。

  大約在他一邊發出意義不明的嗚咽一邊在床上掙扎了五分鐘後,黃瀨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撐起身子,惡狠狠瞪向站在床邊好整以暇的青峰,可惜浮腫的雙眼和一頭凌亂的金髮有失平常的殺傷力。

  「小青峰大白癡!笨蛋!智障!白癡!」

  「你罵了兩遍白癡……算了,跟你計較的我才是白癡。」青峰聳聳肩說道:「真想拍下來給你的粉絲看看她們的偶像起床氣有多糟。」

  「要你管!」

  「啊?再說一遍?」他揚起半邊眉毛,半示威的晃了晃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冷凍火腿:「我青峰大輝是這樣隨便給你兇的嗎?不想吃早餐了是吧?」

  「……對不起,請給我早餐。」方才囂張的氣燄馬上退了下來,黃瀨低聲下氣的補上一句:「咖啡半糖不要奶精謝謝。」

  「這下倒是很老實嘛。」青峰哼了一聲,一臉嫌惡的伸手趕了趕還坐在床上發呆的人:「快去把臉洗一洗,噁心死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打理乾淨的黃瀨此時正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的努力吞嚥著同居人的愛心早餐,渙散的眼神充分表達出了睡眠不足的訊息。根本從和小青峰住在一起後就再也沒在假日睡飽過了,可惡,總有一天要搬出去……那是幾年了啊?應該是從高中畢業後?第一次看到作息如此可怕的社會人士,真不知道在健康什麼……他到底還記不記得我有工作要做啊……算了,就算記得也肯定不在乎因為他就是個籃球笨蛋……

  「喂。」青峰放下叉子,睨了一眼對面不停撥弄著盤中食物的黃瀨:「吃東西乾脆點好嗎?我看了很煩。」

  他抬頭哀怨的瞪了從小到大都健康無比吃飽就睡睡飽就吃還頭好壯壯的長到了一米九以上的青峰一眼,「你不懂啦,吃東西要先嚼三十下是維持體重的基本好嗎,模特兒對這個要求可是很嚴苛的……」

  「是嗎?聽起來無聊又麻煩。」

  「這是專業!專業!」他憤慨的敲了幾下桌子抗議,隨即又垂頭喪氣起來:「算了,跟你認真的我真是個笨蛋……嗚嗚好想睡覺……」

  「不要學我講話,還有趕快把你的早餐吃完,吵死了。」

 

  於是他們便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度過了寧靜的早晨,之間青峰還不忘打開電視轉到每天必看的天氣預報,無比認真的看著女主播帶著甜美的笑容和嗓音向觀眾報告今天降雨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是假日出遊的好機會……最後一本正經的下了個結論:好胸。

  「小青峰是看胸部大小決定看哪台天氣預報的嗎?太低級了。」即使早已習慣黃瀨還是忍不住吐槽道。

  「啊?早上當然就是要看賞心悅目的東西保持心情愉快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天氣預報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啦,沒聽過一日之計在於晨嗎?」

  「那句話才不是給小青峰那樣用的……而且真要說的話我覺得胸形比大小重要多了。」

  「你那是邪魔歪道。」青峰攬著手,義正辭嚴的說道:「第一重要的當然是大小,再來是觸感,當然所有都能兼具是最好……」

  「反正你現在只有平胸可摸,對吧?」黃瀨俐落的結束了這個話題。

  「唉,對,只有平胸……」他有些沮喪的說。

  「你是有什麼不滿嗎?長不出胸部真是對不起啊,不過我倒是覺得小青峰的胸肌挺不錯的。」

  「這算什麼?性騷擾嗎?而且那是因為你太瘦了,作為運動員根本不合格。」

  「性騷擾這個名詞從小青峰口中說出來還真是格外不具有說服力呢。」他回嘴道:「我現在也不是運動員了好嗎?畢竟現在流行稍微有點骨感的……」

  「骨個頭。」他重重哼了一聲:「給我好好吃飯啊,抱起來不舒服多不爽。」

  於是所有話語就這麼被青峰大輝的一句話給全堵了回去。黃瀨嘆息著,今天也絲毫沒有勝算可言。

 

  既然是難得兩方都沒有工作、天氣又晴朗的假日,自然得好好利用才行。不過當黃瀨看到一手撐著頭斜躺在沙發上的青峰時,只覺得實在沒有什麼好期待。

  「小青峰這樣跟已經步入中年的老頭有什麼差啊?還是袒著啤酒肚邊看球賽邊配啤酒花生的那種。」

  「有什麼不好嗎?」他大大打了個呵欠,「反正陪你出去逛街也只是幫忙拎一堆衣服回來……」

  「我才沒有只買一堆衣服回來!那些都是需要補充的生活必需品!」

  「那堆漫出來的衣服堆又是怎麼一回事?」青峰嗤笑道:「而且根本好幾件都沒穿過幾次,之後又抓著我哀哀叫說為什麼不阻止我把卡刷爆……」

  「那是搭配!萬一穿著同樣的衣服走在路上被偷拍到多尷尬你知道嗎!」黃瀨如此問道,見到青峰還真的乾脆地頭給他點下去,差點沒氣炸。「算了,反正跟小青峰講這種事你也不會懂的,倒是你給我收斂下你的小麻衣收藏啊,隨便走都會踩到巨乳寫真集真是煩死了。」

  「那是生活必需品。」

  「不好意思,我完全看不出來。」

  「啊?」他掏了掏耳朵,有些心不在焉:「那個不都好好收在櫃子裏了嗎……喂,不要突然撲過來啊,很重的。」

  「嗚嗚嗚小青峰我要喜極而泣了……」

  「不准哭!也不准在我衣服上擤鼻涕!」青峰兇狠地說,伸手想把埋在他胸前那顆金燦燦的腦袋推開:「啊──煩死人了,陪你出去逛就是了!」

  黃瀨抬起頭,眨了眨有些水霧的蜂蜜色眸子問道:「那我幫小青峰簽名作為報答?」

  「不要,你的字醜死了,破壞畫面。」

  「什麼──小青峰的字才是小學生塗鴉吧!」

 

  基於再閒扯下去只會陷入無限迴圈的無意義爭吵中,兩人很有默契地當機立斷結束了對話,收拾收拾就決定出門。

  青峰一手抄起了籃球,伸手壓了壓有些雜亂的頭髮後十分帥氣地說:「我好了。」

  「啊?」還在跟瓶瓶罐罐奮鬥的黃瀨狐疑地掃視著對方全身,發現除了手上那顆籃球以外還真的什麼都沒有:「你也太隨便了吧?根本就只帶了籃球好嗎!」

  「男人只要有籃球就可以活了!」

  「從來沒聽過這種歪理!」黃瀨沒好氣地說道,又不禁覺得認真去吐槽青峰的自己實在笨得可以。

  「錢包什麼的你帶不就得了?還有你擦個防曬乳到底要擦多久啊?」青峰倚在門邊,看著小模特把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一股腦全塞進包包裏,又沾著乳液不停塗塗抹抹,不禁感嘆人幹嘛活得那麼辛苦。

  「萬一我曬得跟小青峰一樣黑還能看嗎!」他尖聲說道。

  「我倒覺得你太白了,半夜起來上廁所會嚇到。」

  「我半夜看到小青峰才會被嚇到好嗎,明明什麼都沒看到還撞到人,恐怖死了。」

  「黃瀨!」

  「怎樣,想打架嗎?」挑釁。

  「……沒,出門了。」

 

  大概是同居以來吵架的次數太多,青峰原以為自己的脾氣已經夠差了,卻沒想到黃瀨一碰到他的事竟是個比他還衝動三倍的人。雖然不致於像個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什麼的,但手段絕對比一般人還狠絕。離家出走什麼的不算稀奇,只是帶著所有家當(包括他的)一聲不響的離開就令人笑不出來了。由於自己對金錢不太上心,除了買買球鞋買買雜誌以外大概也沒什麼特別的開銷,翻翻冰箱挖挖零錢還是能過個幾天,但日子一久終究理解了什麼叫做山窮水盡。

  這時候他通常只能挨家挨戶的打電話過去詢問──黃瀨的落腳處多得驚人,有時候就直接搭車去京都還秋田之類的度假去了。青峰相信只要給他足夠時間以及更多衝動,沒准就直接搭飛機去美國找他口中的小火神哭訴去了。一想到這他就心驚膽戰,只能低聲下氣的四處去請模特兒大人賞臉回家。而通常當他真的找到人之時,對方也只會笑臉盈盈的奉上滿袋伴手禮和溫暖的擁抱,反反覆覆,樂此不疲。

  他們太瞭解彼此的軟處,所以比起真正的吵架,更像是固有的腦袋冷卻時間。在他人眼中──代表發言人黑子哲也──對著分分合合的兩人通常只會冷眼以對,說情趣培養夠了就請快回家好麼留在這裡真心礙眼。有時候工作太忙沒時間離家出走(是的,那傢伙居然還會考慮這點)就氣頭上互毆幾拳就解決了。事後黃瀨還不是會心疼地捧著他的臉為他上藥,完全不考慮一下身為一名模特兒到處跟別人打架成何體統。

  「反正我知道小青峰不會打我臉的啦,所以很放心──好啦,這樣就行了,紗布要記得換哦。」

  「痛──!你是故意往傷口上拍的對不對,混蛋!」

  「啊哈哈,那是你的錯覺吧?」

 

  和黃瀨逛街──美其名是採買生活必需品──大抵上都是同一個模式,等模特兒大人買完他一時好奇心發作(本人聲稱)而衝動購物的戰利品後,才會拉著已經滿手大包小包(當然都不是他的東西)的青峰一同加入超市限時搶購的戰場。得天獨厚的身高通常能讓他很順利的達成任務,躲在遠處觀戰的黃瀨便會眉開眼笑地說今晚加菜吧。

  順帶一提,他在很久以前便向黃瀨質疑過「你的腿也不短幹嘛不自己過去真是煩死人了」,沒想到對方理直氣壯地說「萬一那些婆婆媽媽轉過來攻擊我吃我豆腐怎麼辦」。青峰凝視著他不知該說是太過自信還是臭屁的漂亮臉蛋,心裡盤算著此話成真的可能性,最後還是嘖了一聲乖乖攬下工作。

  「小青峰真溫柔啊,晚上我會回去多COPY一些料理節目做給你吃的!」

  「呿,撒嬌也是沒用的……啊,今天我想吃漢堡肉。」

  「好喔!」

 

  諸如此類兜兜轉轉了好一大圈之後,最終兩人還是會拎著籃球來到街頭籃球場,來一場久違的1 on 1。正式進入職場後能碰球的時間明顯少了,即使同居之後相處的時光比以前來得多了,這方面卻是怎樣都無法彌補的缺憾。抓緊週末的空閒來一場痛快淋漓的球賽,對兩人來說是比什麼都還快樂的事。

  「小青峰好像沒當年那麼強了呢……是當上警察後每天閒著沒事幹坐辦公室身手退步了嗎?」

  「我再退步也比你這個嬌生慣養的模特兒強幾百倍!」他咧嘴笑道,隨即彎下腰身以再刁鑽不過的角度拋出手中的球,劃開完美的拋物線空心入籃。

  黃瀨沒有立刻撿回球,只是站在原地擦了擦汗,露出好看的笑容說:「哎呀,總覺得這時候的小青峰果然特別帥呢。」

  「你是在偷損我平常都不怎麼樣的意思嗎?」敢點頭回家就等著瞧。

  「我怎麼敢──只是在感嘆現在已經沒體力做以前那麼大量的運動了,真不知道當年怎麼撐過小赤司的魔鬼訓練的,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跟夢一樣……嗯,我想說的只是,打籃球的小青峰果然最帥氣了,是真心誠意的稱讚哦。」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開心的。」青峰抓了抓頭,疑似害臊的轉過身去:「喂,走了,回家前去租片DVD吧。」

  「好!今天我想看鬼片──」

  「為什麼又是鬼片!」

 

  無法告訴青峰的是,雖然黃瀨自己也對鬼片沒什麼特殊的喜好,頂多就是「有些噁心」、「好像有點可怕」的感想,片子看多了也早已對相似的劇情麻木。簡單來說,他之所以會表現的對鬼片有著無比熱忱,大部分都要歸功於明明怕的要命卻還死要面子的青峰身上。

  「小青峰該不會是怕了吧?」他竊笑道。

  「才、才沒有!」

  看吧,青峰的心思就是如此好猜,即使是破綻百出的激將法也百試不厭,完全給黃瀨帶來心靈上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滿足。這麼說好了,假使在出租店向青峰提出「我想看鬼片」的要求時,通常都能得到對方身體一僵、支支吾吾、欲蓋彌彰的反應,光是這樣就有趣極了。更別說當他把客廳所有電燈都關了起來,試圖營造出優質家庭劇院氣氛的時候,那隻明明超過一米九的野生動物就會反射性在沙發上蜷成一團,眼神飄忽,卻還硬要死鴨子嘴硬說出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這什麼啊看起來就是個很無趣的爛片之類的違心之論。

  黃瀨總是笑一笑就在旁邊坐了下來,欣賞青峰的反應可比看恐怖片來得精采多了。也只有這種時候青峰才會勉勉強強暴露出示弱的一面,拉著黃瀨的衣角硬是不肯放開,睡前還會多討一個抱抱,多要一個晚安吻。啊,要是小青峰一直都這麼可愛就好了,黃瀨無限遺憾地想。

  畢竟平常都是名暴君啊──才剛這麼想就被對方拖著往浴室走,即使大聲抗議兩個大男人塞在一個浴缸中(他們的浴缸還已經是比一般家庭大的尺寸了)實在太過擁擠,也被當耳邊風聽過。

  衣服什麼的就隨便脫了扔地上吧,就像格林童話中在森林尋找糖果屋的小兄妹一般,沿路皆是遺留下的曖昧記號。在浸到滾燙的熱水之前,全身赤裸的黃瀨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還硬要挑釁──「小青峰該不會是怕到不敢一個人洗澡吧?」

  「閉嘴。」

  語畢,溫熱的雙唇便欺了上來將所有字句都堵了回去,在被吻得有些缺氧的同時,黃瀨不禁想道:啊啊,果然是平常那個暴君。

 

  儘管如此,當他面對戀人的任性時卻總會習慣性的退讓幾步,以一種溢於言表之外的溫柔。例如說現在正趴在青峰的大腿上,等著對方幫他吹乾頭髮的自己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從一開始還不時燙到頭皮,到現在能讓他安穩的躺在懷中直打呼嚕(你是哪來的大型寵物啊?青峰埋怨道。),中間的努力可不是一時說得清的。

  「因為這時候最能感受到被小青峰愛著的幸福啊。」大概只是如此簡單一句,很久以前隨口說出的話語,就這麼一直被惦記在心上。

 

  不是什麼多重要的承諾,都已經到了這個年紀還要用有形的約束才能維持感情也太過可笑。而所謂的幸福也只不過是點點滴滴的、散落在那每分每秒,再普通不過的生活之中。

  早晨起來看到你沉靜的睡臉就在身邊,共用的棉被捲起一角,下床時老是搞不清拖鞋哪一只是誰的,身形相仿的衣服隨便亂套,踏進浴室便看見兩隻牙刷相互依偎。偶爾吵個架,拌些嘴,回頭就當作笑話拿來下飯。回家時總能從窗外看到燈火通明的心安,一時衝動便手拉著手去了街頭籃球場,用徹夜未眠歌詠他們曾經的青春。

  吶,儘管並不是一切都很順遂,偶有摩擦和不愉快,但至少我不曾後悔過。即便分分合合,聚少離多,我也有自信我們能一直幸福下去。

 

  「小青峰……」

  「幹嘛啦。」睜開眼就看見枕邊人雙眼發亮的看著他,一臉興致勃勃的鐵定沒好事。

  「我們養隻狗吧。」

  「啊?現在凌晨兩點了,乖,快睡覺。」

  「我沒有在說夢話!不要拍我頭!」黃瀨大聲抗議:「我是認真的!」

  青峰一臉凝重的看著他,他也毫不服氣地看了回去,兩人僵持了好一會兒後終於由青峰敗下陣來:「我說,狗只要有一隻就夠了。」

  「我已經受夠你說我像狗了。」

  「我說的是實話,不信你回去問你的前隊友。」

  「唔……」這大概是沒什麼自信的意思:「夠了,不准搔我下巴!」

  「我以為你很喜歡?」

  「誰會喜歡啊超癢的……喂,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嘛!」

  「啊,一時手癢,不好意思。寵物的話題可以結束了嗎?除非你也要我一天到晚去幫別人搔癢。」

  「你那個說法真的很奇怪……算了。你明天還要執勤吧?晚安。」

  「晚安。明天別太晚回家。」

  「那是工作不可抗力的好嗎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早點……嗯,睏了。」

  「那就真的晚安。來個晚安吻?」

 

  啾。

 

 

Fin.

评论
热度(1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