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蓝] 卧槽我家隔壁住了尊大神该怎么破

拉郎開心嗎?開心!!!!!!!!!!!!!!!

……其實這又是祭品來著。啊,何等魔性的幸運CP,我就是為了轉珠遊戲而出賣靈魂的遊戲廢。

這次試著來一發原作背景唄,私設如山。

 

--

 

其實踏上往S市的歸途時藍河還有些陌生,三年未歸,險些連自己老家住在幾層樓都忘了。

他暗自反省起是否自從大學考去了G市,正大光明從家裏搬出去,從此過著沒日沒夜作息顛倒每天對著網線另一端嘶吼(「看緊BOSS!要紅血啦注意!拉緊仇恨!」)的日子實在過宅了些,偶爾也該趁著陽光明媚的暑假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才怪,他根本就是被自家爹娘喊回來當幫傭的。

盛夏本來就是網遊公會特別忙碌的一段時間,學生黨放假意味著上線時間激增,管理層的工作也跟著激增,唯一的好處是職業大神們也跟著放假,偶爾會披著馬甲下凡來跟他們一起攪和,想想就特別振奮人心。藍河原本也抱持著報效我大藍雨的豪情壯志想一頭鑽進榮耀世界,暑期計畫什麼的都見鬼去吧,宅男本來就不適合在這種酷暑出門曬太陽……然後,家裏電話就來了。內容大意是好不容易放假了就回來S市老家一趟吧,爸媽都很想你小花(貓咪名)也很想你。哦對了,咱們要去南歐度個蜜月,一兩個月不會回來,小花沒人照顧很麻煩啊好兒子你就順手幫幫忙唄。

……說好的很想我呢?!都度幾次了還叫蜜月嗎而且根本也沒想帶上你們的好兒子啊?!敢情根本只是想把我抓回去照顧寵物好倆人出門逍遙啊?!

藍河摔手機的心情都有了,但無奈話筒另一端是他的爹娘,沒有違抗的餘地。幸好網遊的工作只要有根網線到哪都能做,就是不能在辦公室外東張西望看能不能捕捉到野生的黃少。最後藍河還是認分的收拾了行囊,跟同事們道了別,最後依依不捨的朝俱樂部門口望了一眼。

當然沒有野生的黃少天啊,別傻了。

 

藍河家住在公寓的五樓,說來丟臉,他站在樓下大門發怔了好一段時間才想起這個數字。唉,實在是太久沒回S市,小區周遭的店家都快換過一輪了。他一邊盤算著晚餐該出門找個新店家試試,還是乾脆自己下個麵解決,但想想時間也有點晚了還得先安頓下行李還什麼的,再出門大概店家也都關了個精光……出了電梯後藍河低著頭心不在焉的往右轉,他家門牌是最裏面的那個號,還得先過兩個門才行,誰也沒想到就這麼一頭撞上了杵在走道中央的青年。

 

藍河捂著額頭一邊連聲道歉,抬頭想看清被撞的人有沒有什麼大礙,慌亂的眼神定焦在對方的臉上時卻怔住了。

好帥……不對,不是這個。臥槽這張臉是不是有點眼熟啊,怎麼看怎麼熟悉啊,但一時之間卻反應不過來到底是哪個啊?!他下意識轉開了視線,眼角餘光瞄到自己手上才剛買回來的電競雜誌,封面上穿著COS裝的周澤楷和他的一槍穿雲被P在一塊兒,藍河方才才在感嘆,跟個系統臉擺在一起還能俊美的像個雙生子似的還真不容易。

哎,他剛剛提到了什麼來著,周澤楷。

周澤楷?

周澤楷。

 

艾瑪,眼前這不是,野生的,周澤楷嗎。

 

藍河幾乎就要驚叫出來,一個「周……周……」字卡在嘴裏卡了好久才硬憋了回去。

周澤楷倒是很習慣被粉絲認出來而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友善的笑了一下。他想只不過是在公寓的走廊上被認出,四周也沒有第三個人存在,沒什麼好擔心的。反而是眼前的小年輕緊張兮兮的朝周圍看了看,確定根本無法造成騷動後才一副安心下來的模樣。這反應倒是挺特別的,好像不是普通的粉絲啊?周澤楷有些疑惑。

其實藍河作為俱樂部員工也幫忙辦過不少活動見過不少大神的本尊,照理來說也不至於像個少女似的嚇得六神無主,只是這巧遇的地點未免也太驚悚了?!雖然他透過雜誌八卦欄早早知道輪迴隊長是個土生土長的S市人,輪迴的大本營也就在附近沒錯,但也不帶這麼巧的吧?!

藍河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一邊在心裏吶喊著鎮定、鎮定,一邊努力勾起看起來不至於太失禮的笑容:「周、周隊好……啊,那個,我是藍雨俱樂部公會部門的員工,知道大神們不喜歡被打擾私生活,保證不會說出去的。」

原來如此,剛剛那個是職業反應啊。周澤楷點點頭表示理解,又朝他笑了笑,難得補充了句:「夏休,回家。」

「那、那有什麼困難的話儘管跟我說啊,畢竟是鄰居嘛互相幫忙是當然的,哈哈。」藍河臉上一熱,近乎語無倫次的話自己都說得尷尬,揮了揮手趕緊躲進自己家裏去了。

 

確定大門關上之後藍河做的一件事就是扔掉行囊,全身脫力的癱在沙發上發呆。

臥槽,他家隔壁住了尊大神,還不是普通的大神,是榮耀第一人啊。說出去都倍兒有面子……不對,他答應了周澤楷不能說出去的。藍河捂著臉有些懊惱,也說不清在可惜些什麼,混亂的腦袋依稀想起相隔兩地的娘親平日跟他視訊電話的內容:小遠啊你知道嗎你搬走之後我們家隔壁就新搬來了一戶,姓周,挺親切的,我和周太太特別聊得來,還一起去報名了插花班。對了她還給我看她兒子的照片,唉唷怎麼同樣是吃白米飯的人家就能長得這麼帥……

聽到最後藍河只有「我真的是妳親生的嗎」一個感想,剩下的就不怎麼重要了。

 

啊對了還有,三樓的蔡太太家生了一窩小奶貓,她們兩個感情好的就分別去抱了一隻回來,其中一隻就是他們家的小花。

藍河胡思亂想著該不會周澤楷也是從俱樂部被喊回來顧貓的吧,想著想著突然就笑了出來。怎麼可能嘛,那可是榮耀最金貴的一尊神呢。

正當他打算重振精神去廚房弄點食物來吃時,門鈴響了。

 

藍河正詫異著,想破頭也想不出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間來按他們家門鈴,不過還是一邊朝玄關移動順道喊了一聲「來了」。

結果一打開門他又怔住了。

 

周澤楷一臉狼狽的抱著一隻長得和小花特別像的三花貓站在許家門口,帥氣的臉龐上還掛著一小道新鮮的血痕。

他開口問道,嗓音既低沉又性感令藍河有些恍惚:「……抱歉,能借點,貓糧嗎?」

 

唉,大神落入凡間什麼的也不過是分分鐘的事,藍河再度深刻的體會到這個事實。

 

--

 

TB不一定有C,試下次抽獎結果而定(喂)

順道一提周家的貓叫花花。

 

試著想像一下沒動物緣的周男神拿著逗貓棒喊:花花、花……呃,不理我,怎麼辦。

藍河想著你朝我賣萌做啥我才想知道該怎麼辦。

评论(28)
热度(179)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