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蓝

終於做了一回驕傲的拉郎!一直想搞一發把我的本命(攻)跟本命(受)拉在一起之類的東西!

趁著P&D這次神祭一發玄武來上一下祭品233 但我好想要代行者和火龍妹啊……要什麼祭品我都給你啊金馬桶……

 

架空,作家x編輯。大概在交往中(吧)。指定題是吃醋來著!

 

--

 

說實話,藍河站在周澤楷家門前時還有些忐忑。

算算日子,距離截稿日還有好一段時間,但手機不接、短信不回、QQ不上線、座機也沒人理等跡象都充分說明著周大作家正在躲著他。這些路數藍河見多了,幾乎每隔一段週期就得上演一次,危急時刻還得帶著乾糧破門而入,對著昏迷在電腦前的帥哥欲哭無淚,也不知道該先救稿子還先叫救護車才好。

但日子一久,他也不再是那個對著寡言到難以溝通的周澤楷手足無措的菜鳥編輯了。大帥哥對他靦腆一笑,把家裏鑰匙輕放在藍河的掌心上,用充滿期待的眼神告訴他下次闖進來先人工呼吸也沒關係的。

……手段和目的錯了吧!有什麼很奇怪啊!而且不覺得進展太快了嗎!藍河憋了一肚子的吐槽,最後還是在對方閃閃發亮的注視下硬生生吞了回去。說真的,誰看到那雙眼睛都會棄甲投降的吧。那天他恍惚的晃回了自己的住處,反省起自己的人生到底出了什麼差錯,最後想起那張彎著眉眼的帥氣臉龐,還是紅著耳根一頭撞進了棉被堆。

 

周澤楷說,你能讀懂我。

藍河反駁道,江老師也行啊,他比我在行多了。現在還是得猜上好一陣子呢。

那不一樣。周澤楷在心中想著,那不一樣,寬厚修長的手就牽上了還在微微顫抖著的指尖。那樣認真的你,那樣可愛的你,跌跌撞撞試圖克服每個困難的你,並不是誰都能真正了解到。

 

最後藍河還是嘆了口氣,將糾結已久的鑰匙塞進鎖孔間。如果可以的話,他不太想用職務上獲得的這份權力去處理私人感情的範疇,然而面對周澤楷,一切卻又變得如此難以切割。

他躡手躡腳的踏進明亮乾淨的客廳,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跟著屏起了呼吸,作賊似的。周澤楷的書房沒關,一眼就能看到對方正窩在椅子上看著電腦屏幕發呆,修長的左腳屈起,即使隔著寬鬆的居家服也能一窺美好緊緻的大腿線條。他像是隨時都要睡著般,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頭,有時又突然驚醒,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幾句話,又回到兩眼無神的放空狀態。

「周老師。」藍河忍不住出聲喚他。

周澤楷有些茫然的抬起頭,看向站在門口的青年一時還反應不過來。藍河見到那張即使憔悴也好看得要命的臉在短短幾秒內流轉過錯愕、懷疑、不敢置信、驚訝、快樂、與狂喜,漆黑的眼瞳一瞬間有了繁星般的璀璨,深深感受到對方成天窩在家裏作個閉不見日的作家實在太浪費了。

周澤楷三步併作兩步的跑過來抱他,力道之大令藍河踉蹌了下,險些重心不穩兩個人一起倒地。

溫熱的呼吸貼在耳邊,周澤楷認真的訂正道:「澤楷。」

藍河無奈了,「就說了我喊著彆扭……而且工作的時候喊錯很糗的……」

「不是工作。」

「我知道現在不能算是工作,但習慣的話就……很……」

「名字。」他很堅持。

藍河被那雙眼睛盯得沒輒,他深刻懷疑周澤楷早就知道只要使出這招他就老被吃得死死的。

他小聲囁嚅了下兩個音節,緊接著像是要掩飾什麼似的迅速掙脫了這個懷抱。

 

周澤楷很滿意,只是有些遺憾沒有抓緊時間親上去。

藍河很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但身為編輯的尊嚴還是讓他努力立正挺胸,重重咳了兩聲後試圖導回正題:「你這兩天躲我做什麼。」

這似乎踩到周澤楷的痛處,他一臉委屈的提醒道:「三天前。」

「嗯?怎麼了?」

「不接電話。」

「不是說手機沒電了,隔天我就給你發短信了呀你也不理!」

「黃少天。」

藍河「啊」了一聲,線索拼湊完畢,腦袋似乎轉過來了。三天前是黃少天的新書發表會,憑藍河的職務要弄到第一手的簽名書容易得很,但他依舊每次都不缺席的漏夜去排簽名,就是俗稱的,腦殘粉。手機在排隊時就刷到沒電了,抱著簽名書開心回家後才發現周澤楷給他連撥了好多通電話,急急忙忙回撥也沒人應。

想來是吃醋了。不過周澤楷應該也不是什麼玻璃心的人啊,但藍河想了一圈他們兩個的競爭關係,又想想自己一向毫不掩飾的迷弟情結,莫名有些心虛。

……反正、反正現在也不是正式工作時間,應該沒關係吧。

 

藍河微微踮起腳尖,蜻蜓點水的在周澤楷的唇上落下一吻,聲音溫軟卻清晰無比:「沒事,還是最喜歡你。」


评论(6)
热度(126)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