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全职/叶蓝] 时空旅行

去年八月出的薄薄小突發舊文,應景丟篇最喜歡的上來(其他的就不放啦)……請一定要幸福(つд⊂)


--


  藍河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蕭山體育館,他看著大門怔了好一會兒,確信自己的確是在做夢沒錯。為什麼呢,因為那時的體育館門口還寫著兩個大字,對所有榮耀玩家而言如傳說一般的輝煌代表:嘉世。

  他困惑的走進體育館,裡頭歡聲雷動,似乎是正在比賽的樣子。儘管體育館內工作人員們進進出出,但卻沒有人出聲阻攔他,彷彿他根本不存在似的。因為是在作夢吧,他篤定的想,也就沒有去思考其中的合理性了。

  走進會場內時比賽似乎已經接近了尾聲。那時還沒有全息投影的技術,只有大螢幕重播著戰鬥法師一葉之秋施展了一計漂亮流暢的大招,痛快解決了對手,為比賽劃下完美的句點。

 

  一葉之秋。他的呼吸一滯。

  全場觀眾瘋狂的呼喊著葉秋的名字──啊,對了,這時候他的確還用著葉秋的名字沒錯。早已習慣對他直呼其名的藍河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歡呼聲在場中久久不能停歇,那股狂熱的氣氛讓藍河的胸口彷彿也有一把火燒了起來,有股想跟著所有人呼喊他的名字的衝動,而他的確也付諸實行了。

  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葉秋!

  葉修。

  那是他所錯過的,只能透過影片捕捉些許記憶的,葉修所擁有的最張狂爛漫的歲月。那一點一滴的過去逐漸沉澱,把所有最美好最瘋狂的人生萃取釀製,才成了今天的葉修。他瘋狂的喊著,像是要聲嘶力竭般。

 

  那彷彿永遠不會止息的歡呼終於還是靜了下來。觀眾們逐漸散去,吵鬧聲傳進有些悵然的藍河耳裡,他才回過神來。葉修呢?對了,這時候他還不肯在媒體前露面的,一定是躲人去了。

  藍河熟門熟路的往人群反方向走去,他知道那裡有葉修專門逃走用的隱蔽通道。在他為數不多偶爾到興欣主場這邊作客時葉修曾帶著他走過幾次,習慣了之後他總會在散場前先一步到那邊等候,笑著對他說,比賽辛苦了,然後給他一個很深很深的擁抱。

 

  而藍河知道,他今天所等候的,並不是他熟悉的葉修。反正也沒人看得到他,應該沒什麼關係吧?他莫名有些不安的想。那可是活生生的、年輕的大神耶!除了少數幾個職業選手以外有誰看過啊!

  終究是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藍河幾乎是有些猴急的小跑步過去。既然賽後的記者會他也不會出席,照理來說應該是會比平常還快才是……才正這麼想,輕快的腳步聲就從通道不遠處傳來。

  陰影中走出尚有些稚嫩的少年,眉眼間滿是喜悅和自豪。少了一點長大的葉修獨有的沉穩氣息,但那股青春活力卻是不再年輕的葉修所無法擁有的。他正想著賽後要去哪裡吃一頓好的慶祝呢,卻沒想到自己一慣用的逃跑通道竟然站了個人,一時怔怔的停下了腳步。

  用著假名的少年警戒的問道:「你是……?」

  藍河頓時也手足無措了起來。他居然看得到我嗎?這什麼亂來的設定啊?我該說什麼才不會嚇到他……呃我看起來應該像個奇怪的人吧不對為什麼自己說起來有點心酸呢?!總之、總之他應該只是不想被記者認出,隨便矇混過去應該可以吧……

  「我,呃,只是過來找廁所的。」那慌亂的語氣倒是很真實:「你知道怎麼走嗎?人潮一多就不小心被擠過來了,等回過神才發現自己迷了路……在這裡遇見工、工作人員真是太好了!」

  少年見對方似乎以為他是工作人員便鬆了口氣,指點了幾句之後就揮了揮手要離開。

 

  藍河按下想走上去和他說好多好多話的衝動,一邊目送他離去,一邊告誡自己此時的葉修還有自己的人生,那個什麼效應啥的電影不都說這樣會影響未來嗎。

  即使身處於夢中,即使只是如蝴蝶拍翅般微小的一句話,但他眼前的葉修卻是如此真實,有血有肉。萬一他害葉修錯過了他應開啟的嘉世王朝怎麼辦,萬一他沒有成為君莫笑回到網遊怎麼辦,萬一他沒有捧起他人生中最奇蹟輝煌的一頂皇冠怎麼辦,萬一他們沒有相愛又該怎麼辦。

  藍河這麼想著,忽然間就覺得不怎麼難過了。

 

  他一直等到少年離開了自己的視線許久以後,才忍不住朝空無一人的通道另一端大喊,那裡有他最喜歡的人在:「你要一直努力下去喔!今後也要這樣一直喜歡榮耀下去!就算中間遇到許多困難,也要堅持下去!只要你堅持到了最後,你最喜歡的榮耀就會永遠在那等著你!」

  想必這番話沒有人會聽到吧。但是無妨,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即使沒有這樣的話,也會堅定而筆直的朝未來走去。


--


  「早安。」他一睜開眼,就看見葉修撐著頭對他笑,裸露的肩頭還有幾道被抓紅的痕跡:「做了個好夢?」

  藍河盯著他好一陣子沒說話,最後才翻了個身把自己重新塞進被窩裡咕噥道:「做了惡夢,糟心。」

  「唉?那我怎麼聽見你在喊我的名字?」

  「……那不就是實打實的惡夢嗎!醒著睡著都要看到你的臉!」

  「鬧彆扭。」葉修篤定的下了結論。

 

  他捏起藍河的下巴欺上前去咬他的脣,紊亂的呼吸中還帶了些前晚猶存的餘韻。分開之後他瞇起眼睛想從對方的表情中看出些許端倪,沒想到卻是藍河先一步噗哧笑了出來。

  「笑什麼?」

  「沒什麼。你小時候警戒心很重吧?也還沒這麼厚臉皮?」

  「……啊?」就算聰明如葉修也想不出對方突然提這個做什麼。

  「就只是突然覺得,」藍河捧著他的臉輕吻了下鼻尖,笑說:「你長魚尾紋的樣子也挺帥的。」

评论(6)
热度(104)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