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アイナナ
一織推し/71/41/25/TRIGGER三人行/etc.
全職高手
周黃/葉藍/喻王/雙花/葉All/All王/etc.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周黃 11

不是說就隨便記個梗嗎,不就是個小黃文設定嗎,結果回過神還是話癆起來了……

中途轉職的神槍小周x其實是把劍的黃少。

前情提要在這邊→ http://easter207.lofter.com/post/c1f28_111be65


--


02、

劍靈守則第一條,劍靈不得碰觸劍身本體。

劍靈守則第二條,劍靈不得離開本體三公尺之外。

 

感謝如此蠻橫不講理的無聊設定,讓周澤楷可以拉著喻文州到角落去講悄悄話,就算黃少天在不遠處豎著中指朝他連罵了五分鐘不帶標點也沒關係。

喻文州看了好生感嘆:「唉,一百多年不見了少天還是這麼精神。」

周澤楷:?!

喻文州好心幫他科普了一下:「少天是在一百多年前封印的,我現在大概三百……三……我也記不清了,大概就三百多餘歲吧。」

周澤楷好震驚,不過轉念一想這名靠著索克薩爾之名橫走大陸多年的死靈術士的確配得上這麼高端洋氣的背景。他有些事想搞清楚,於是用著艱難的語言能力虛心請教了一番,大部分都是夜雨聲煩的八卦之類的。

 

喻文州聽了他的問題後,目光縹渺的開始講起古來:「想當年,我也是個立志成為一名劍客的熱血少年……」

周澤楷點點頭,這麼巧,他也是。

「後來找到少天後,旅行了一陣子,發現暗夜魔法才是我的真愛。」

前因後果呢?!轉職太超展開了好麼?!不過仔細想一想周澤楷就特別感同身受。

「太吵?」目光同情。

「真的,太吵了。」惺惺相惜。

 

男人八卦起來也是可以讓黃少天在原地罵到嗓子痛的,等到他的現任主人終於回來拎他回家時他已經連個髒字都罵不出來了。

在縮回劍鞘睡覺前他瞥了一眼周澤楷帥到天怒人怨的側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看起來特別容光煥發,特別可怕。

 

這事倒是挺有豐富的前因後果的,簡單說來周澤楷終於搞懂了兩個問題:

 

一、可以對劍靈醬醬釀釀嗎?

喻文州高深莫測的笑:我沒試過,你可以試試看。

周少年向來都很有實驗精神的。

 

二、實體化可以一直維持下去嗎?

當代術士權威表示,由於術士的靈力比一般人豐沛許多,可以不間斷的提供黃少天實體化的靈力,至於神槍手嘛,靈力也就是比普通老百姓高出那麼一點點的水準。

周澤楷慌了,那該怎麼辦?

喻文州更加高深莫測的笑了:補魔呀,少年。

 

唉,您怎麼就這麼懂啊。

 

 

03、

你可曾記得夜幕時分總依著誰的溫度入睡。

 

黃少天迷迷糊糊醒來時發現自己正窩在周澤楷懷中,地點大概是在路邊某個不知名的小旅館。說起來這個視角他還挺熟悉的,一時之間也沒覺得有哪裡古怪。這事還得說起當初他從封印中被周澤楷挖出來時,百餘年前的記憶霎時蜂擁而上──那時的喻文州說,這封印不會有任何時間流逝感,只消睡一覺,醒來你就會遇到更好的主人。

你值得更好的。

當時黃少天就想說,好,就聽你的吧,反正聽起來也跟任何一個午後的短暫歇息沒有差別。而事實也跟喻文州說的差不多,他連夢中的烤全牛都還沒碰著半分呢,就老大不爽的被冒失的周澤楷叫醒了。

無辜的少年莫名其妙就被他的劍兇了一頓,很委屈,故鄉的長老也沒說過劍會有起床氣的。

 

回過神來才發現一跟就跟了周澤楷這麼久,當年還生澀的少年早已長成了英俊挺拔的青年,早上被起床氣遷怒也不會再站在原地手足無措,而是溫順的用棉布幫夜雨聲煩拭去灰塵,搽上劍油,細心保養著刃面再一邊聽黃少天喋喋不休的跟他講著話。

一直到旅行了一陣子之後,周澤楷才認識到並不是每把劍都會有起床氣的,而他手上這把劍究竟有多珍貴,實在很難用普世價值去斷言。

外人聽不見黃少天說話,因此跟劍自言自語的行為在第三方視角中純粹像個神經病。所幸周澤楷也不怎麼愛說話,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黃少天的廢話,路過的小姑娘依舊看得臉紅心跳如癡如醉,據她們所說,保養配劍時的周少爺看起來特別溫柔特別深情,是個人都得認栽。

 

但黃少天不是啊,這該怎麼辦才好。

 

此時兩人(人?)都還沒發現有什麼問題,因此他們還是快快樂樂的繼續結伴旅行著。哦,好吧,也不是一直都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周澤楷嫌他吵,作戰時容易分心砍錯人,黃少天說不爽你就放老子走啊,拿著兩把破槍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算兩人白天吵得不可開交(還沒人發現),周澤楷就寢時依舊沉默的抱著劍睡,把冰冷的劍身捂得溫熱。

 

黃少天從漫長的封印中醒來後就發現自己晚上特別容易做惡夢,連同黑暗都跟著討厭起來。他想自己之前也沒這種毛病啊,每天睡得日上三竿的,喻文州每次叫他都叫得很無奈。仔細想了一圈後也只能說是封印太久後的後遺症了,雖然意識上沒什麼感覺,身子還是實打實的躺了一百餘年。哎,這麼長一段日子沒人可以說話該有多寂寞,想想就無聊得發慌。黃少天隨口抱怨完還加了一句,還好喻文州許了他一個美夢,雖然中間被打斷了。

周澤楷當時捧著夜雨聲煩想了很久,很有行動力的決定當晚就把黃少天拎上床抱著睡,數十年如一日。

 

黃少天覺得彆扭,抗議了兩天,發現睡眠品質飛也似的改進了,於是悻悻然的閉上嘴。周澤楷覺得這樣挺好的,睡覺時間是唯一他握著黃少天也不會聽到任何吵鬧話語的時刻,偶爾還會像只貓似的在他腦內打呼嚕,聽上去特別可愛。

再後來,他們旅行到了更遠的地方,在旅人傳唱的戲曲中聽到了更多不思議的傳奇。黃少天發現故事中那些英勇的劍客總是劍不離身,半夜遇襲,隨手就能拔劍斬去不速之客的頭顱。

那天他心情特別的好,比平常還聒噪了一些,周澤楷能感受得到他的好心情卻一頭霧水,摸不清黃少天究竟在開心什麼。

但墜入夢鄉之前,黃少天突然有感而發的對他說了句:周澤楷,你很好。

评论(6)
热度(52)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