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三千里

三不五時搞失蹤。
Plurk = easter207

[旧剑梅林] Lonely Lonely Lonely 01-03

突如其來的掉了新坑!

*現PARO

*梅林與他愉快的千里眼小夥伴的嘮嗑下午茶

 

 

01.

「亞瑟那小子昨天向我告白了。」他極其沉重的說道。

「哦。」吉爾迦美什冷淡的應了聲,手上翻閱文件的動作依舊俐落,絲毫沒有為這個八卦停頓的跡象。

梅林立刻就不服了,憤慨的視線越過待客用沙發試圖引起一些關注:「我說你怎麼就對同事的感情煩惱這麼冷漠?!人與人之間的愛與信任呢?!」

「敢在我加班的時候來打擾,沒立刻把你從十九樓丟出去就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吉爾迦美什十分不屑的回道。說起來為什麼隔壁部門的看起來總是那麼閒,還有時間到處串門子?!

梅林像是看穿了他內心的疑惑,十足誠懇的主動招認:「因為我把能推給下屬的工作全都推掉了,啊哈哈。」

「……窗戶在那邊自己解決,別髒了我的手。」

「別--!別--!你就當聽茶餘飯後的故事消遣一下嘛?可憐可憐我唄?」

吉爾迦美什心想管你去死。但多年同事經驗告訴他此人的煩人程度絕非一朝一夕可躲掉,這話終歸是得聽的。他不耐煩的咂了聲,表示勉強有在聽,梅林立刻從善如流的接了下去:「這故事要從他五歲開始講起……」

「給我講重點!我不想聽你的育兒經!」

「哎我只是想給你點前情提要嘛。好吧,既然前面你已經聽了很多次了,你也知道我從亞瑟毛都還沒長齊時就開始幫忙顧他……」

「那恭喜你可以看到他下面毛長齊的樣子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講話呢!」梅林痛心疾首,「那可是我一手養大的孩子!結果現在成天想往你床上爬!雖然小時候也是這樣子但小孩很好玩弄沒關係,現在爬上床就是在覬覦你的屁股了讓我心情很複雜你懂嗎!」

「完全不懂。」他剛剛聽到了玩弄對吧?想想這素未謀面的孩子也是挺辛苦的,該不會有被虐狂吧,吉爾迦美什心想,「更何況你的屁股有什麼好可惜的。」

「全天下美麗的少女們都會為之心碎呀。」梅林偏頭一笑。

「那他可真是拯救世界的勇者了。」他冷笑道,「廢話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自己滾蛋。」

「唉。」被下逐客令的人充耳不聞,「想當年他還會不小心把老師喊成媽媽……多可愛啊……現在只有圖謀不詭的時候才會乖乖喊老師……」

「滾!」他終究還是忍無可忍的把手中的文件用力砸到男人的臉上。

 

 

02.

「小姐,」所羅門招來服務生溫和的笑了笑,「能再給我一塊蛋糕嗎?對,這次要杏仁巧克力那個……」

梅林咋了咋舌。雖然是他說要請客,才勉勉強強把特休積太多在家裡當了好一陣子快樂家裡蹲的同事拉出來閒嗑,但這貨擺明了是要來吃垮他啊。他墊量了一下自己的錢包,想了想後便放心了。反正這家店都已經認識他們的臉,等下就把帳都記在吉爾迦美什頭上吧,總之他是拒絕留下來洗碗盤的。

 

「所以說,」所羅門咬著叉子含糊的問道,勉強盡一下被請客的陪聊義務:「你們進展到哪啦?」

「進展到……」梅林想了想,「因為見到人很麻煩所以乾脆不回家的部分?」

「你可真是個混蛋啊。」所羅門目瞪口呆。「呃,不對,應該說原來你們同居?!我怎麼沒更新到這部份?!」

「這就是你太久沒追連載的問題了。」梅林挺高興這人比起吉爾迦美什還是蠻有同事愛的,「好吧,其實是我缺室友,他大學剛好考到附近,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所羅門沉思了一會兒,「這孩子深不可測啊。」

「我這不是沒想到嘛。」

所羅門一臉你少騙我我上的當可多了總之這次我不會信的見鬼表情:「你老實說,你之前真的一點都沒有感覺到?」

「我只感覺到我為他買了個三門大容量冰箱好虧啊。」

「你說這話就是YES了。」他信心滿滿。

梅林矢口否認,「你哪來的自信啊?」

「因為吉爾迦美什跟我說,要是你再說些打太極的屁話就把蛋糕砸在你臉上。我覺得這樣不好,多浪費食物啊。」

「……」梅林摸了摸前兩天剛被砸過的臉,心想大王可真是用心良苦。

「我聽瑪修說這幾天他天天來公司給你送便當,送手機,送錢包,能送的都送了,一樓大廳的服務台天天在談論那個站著就像模特外拍的帥氣小伙子今天來送什麼,賭盤都開到和飲料外送單一樣長。」所羅門苦口婆心的勸道,「你想想,你這種渣男都有人愛了這不是真愛是什麼?要是我早上去打死你了。」

臉皮厚如梅林絲毫沒有被攻擊到的跡象,他只是歎了口氣,「你說的這些我怎麼會沒想到呢。」

「嗯,想請我吃下午茶可以直說嘛,多浪費些錢我不會介意的。啊,小姐,請再給我一個,草莓奶油的謝謝。」所羅門興致勃勃。

是的,他可真是來花冤枉錢的。連所羅門都可以看得通透,那他自己又怎麼會想不清。只是愛的話語說出口總是輕易,他能坦言他愛亞瑟,他愛每一個有過短暫因緣的女孩,而其重量又豈是一名剛成年的男孩子擔得起。他說他願意,但梅林可怕了,怕這終其一生他都無法理解也不願理解的事物化在了清晨的陽光,煎蛋吐司的溫熱,以及太過透徹的碧綠眼眸之中。教人無處可躲,令人窒息。

或許那已經不是他的男孩了。一旦認知到這一點,反倒讓他覺得非常的、非常的寂寞。

 

「所以你的結論是?」所羅門珍惜的叉起了獨留在盤中的草莓,保留到最後的總是最美味,畢竟能像這樣狠削梅林一頓的機會可不太多呢!

梅林想了想,一臉釋然:「今天讓我住你家吧?欲擒故縱都是這樣演的。」

「我說真的,」所羅門嚥下甜美的果實,發自肺腑的說道:「你還是去死一死吧。」

 

 

03.

梅林是被冷醒的。

他眨了眨視線有些模糊的眼睛,花了一點兒時間才意識到這個過分熟悉的房間是自己的屋子,而運轉遲緩的腦袋還停留在記憶的最後一幕--他和所羅門開了滿桌的酒,一邊收看,深夜的魔法少女新番。

好吧,二次元美少女無關緊要,他是怎麼回到自己的家的也待會再煩惱,重點是他現在真的好冷。很快他便發現了大概是自己十分不良的睡姿把被子給一腳踢到了床下,經過了漫長的心理掙扎後梅林還是決定挪動僵硬的手臂,艱難的從地上撿起寒冷中唯一的依靠,將自己光裸的身體給裹得緊實。是的,他身上的衣物為何會不翼而飛這件事也不太需要去深思,不如說思考了會讓人腦袋很痛,還是別想了。唯一可以確定的事只有過兩天一定要去和所羅門算帳,說好一起看新番的情誼是這麼簡單就可以背叛的嗎。雖然沒皮沒臉的跑去蹭住了,好歹他也是付了足以嚇死人的下午茶費用當房租的啊。梅林恨恨的想著,完全忘記自己把帳單都記到了無辜同事的頭上這回事。

正當他想著如何打擊報復輕易出賣他的損友時,門把傳來轉動的聲音。那一瞬間梅林有股想把被子給蒙上頭的衝動,但多年的經驗告訴他--對,這種時候裝睡就對了。就裝睡吧。

來者在床邊坐了下來,在一旁的小桌上放了些什麼。是水吧。從年少時期就常常在照顧醉鬼真是辛苦了,即使是梅林也稍微感到了一絲身為不可靠大人的歉疚。儘管歉疚歸歉疚,也絲毫沒有要改正的意思就是了。

少年的手指輕輕梳理著他的髮絲。啊,此刻已經不能稱呼為少年了,畢竟亞瑟十八歲的生日蛋糕姑且還是他買的,梅林不無遺憾的想道。指尖的動作小心翼翼,溫柔而繾綣的,如對待珍視的寶物似的,以令人屏息的力道觸碰著他。辮子被解開了吧,碎髮落在面頰上又麻又癢。

「老師,」他的學生開了口,「您醒著吧?」

沒有回應。

「所羅門先生打電話給我,一副很困擾的樣子,所以我就去把您帶回來了。您還在玄關把自己吐了一身,只好幫忙處理了一下。」

哦,所以他的內褲也沒了。但這種更不能出聲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亞瑟.潘德拉貢見他親愛的老師依舊緊閉著雙眼,想了想,最後下定決心以足以讓萬千少女迷醉的溫潤嗓音問出他困惑了一整夜的問題:「老師,我想知道魔法☆梅莉是什麼?」

他瞬間清醒了。無視於亞瑟那寫滿了「您果然醒著啊」的眼神,梅林用力咳了咳:「你是從哪聽到那個名詞的……啊我的頭好痛……」

「先喝點水吧?」忙不迭遞上了水,亞瑟老實回答道:「揹您回來的時候,您說了很長一段讓人聽不太懂的話……說什麼你知道嗎現在的宅男要求越來越多啦網路偶像也是很難經營的……之類的。」

「咳咳咳。」他一本正經道:「那不就是所羅門喜歡的網路偶像嘛。邊喝酒邊討論了現在二次元的殘酷生態,唉,只有愛果然是很難發電的呢。」

「哦。」亞瑟乖巧的點了點頭,「可是您連帳號密碼都說了。」

這孩子學壞了啊--!怎麼說話還帶大喘氣的--!

梅林腦內生成了十種版本能作為藉口的故事頓時都被噎了回去。啊,酒精誤人,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一定殺了至今還被蒙在鼓裡的所羅門。

其實他也一直沒想清為何這會是個必須得對亞瑟隱瞞的祕密。說穿了也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小小興趣,作為閒暇時間經營的副業對比他糟糕的生活習慣可說是完全無傷大雅。

並不會覺得難堪或是羞恥,僅僅是種,被人挖掘的恐懼。

亞瑟注視著他,最後輕歎了口氣,喃喃道:「……老師,總有很多秘密呢。」

 

 

TBC

评论(7)
热度(63)
©狂奔三千里
Powered by LOFTER